第一百四十七章 宴会-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四十七章 宴会

    “……”我隐蔽的点点头,示意梅蒂欣我已经知dào

    了。

    “阿啦,这里不错啊。”烦人的恶趣味的声线,马蛋,一听就知dào

    是八云紫。

    “你过来干什么?”我二话不说的挡在了来人和桌子之间,要问为什么,那是因为来者一行五人中有一个已经对着我们桌子上的下酒菜流哈喇子了。

    “凑个热闹而已,她们不也在吗。”八云紫抬了抬下巴指向八意永琳和风见幽香。

    “凑热闹?可以。”我一把按住朝着桌子扑过来的幽幽子的头,“这个大饭桶不能在这。”

    “幽幽子大人才不是饭桶!”幽幽子一口咬在了我手上,然后就捂着嘴躺地上打滚了。

    “幽幽子大人!”幽幽子这么一闹,妖梦顿时慌了神。

    “我说什么来着,他不可能同意幽幽子待在这的,他什么时候干过〖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吃亏的事?”灵梦和魔理沙越过三人到桌子边坐下,“给钱!”

    “特么的,又输了。”魔理沙很是不爽的掏出赌资。

    “别吵。”我示意她们看向台上,“赶紧找地方坐下,蕾米莉亚的演唱会开始了。”

    “那我呢?”幽幽子内牛满面的捂着嘴看着我。

    “呃……你也凑活着坐下吧。”我特么的还是心软了,废物,我真是个废物!

    “灵梦,把钱还我!”结果魔理沙听见我这句话马上伸手打算跟灵梦把钱要回来,真是傻孩子,灵梦身上的钱什么时候拿出来过?她就是个貔貅,光吃不拉的主。

    “还什么啊?哪有啊?我什么时候拿过你的钱啊?”灵梦直接来个死不认账,比我想象的更直接,“说话小心点知dào

    吗,魔理沙?说谎是要遭天谴的,诬陷好人更是要遭雷劈的。”

    “你……我……我呸!”魔理沙被灵梦的臭不要face彻底打败了,“你特么算什么好人啊!你还特么不如我呢!”

    “呵呵,老娘可是博丽的巫女,专门解决异变的,能是坏人吗?”灵梦对于魔理沙的讥讽嗤之以鼻,“敢问您对于您自己被称为黑白小偷有何感想?”

    “得了吧,你解决异变,小哥也解决异变,你敢不敢去人之里打听打听,看看你跟小哥在他们眼里谁才是好人?”魔理沙平生最讨厌被叫做黑白,更何况后面还加了小偷两个字,自己那明明是借,文化人的事,能算偷吗?

    “闭嘴你们两个。”我被她们两人的争吵搞得烦不胜烦,都快听不清威严酱在台上说什么了,“怎么,蓝和橙没跟你一起来?”

    “我让蓝去厨房帮忙了,毕竟这么大的排场,橙的话……大概在蓝的尾巴里睡觉吧。”八云紫端起酒杯,“不走一个吗?”

    “先别忙喝。”我捂住了她的酒杯把她拦下了,“你会这么好心的让蓝去帮小蝙蝠的忙?”

    “我一直都是个好心的妖怪……噗……”八云紫说着说着自己都笑场了,明显这话连她自己都不信。

    “那么,实话呢?”老规矩,这时候一定要问一句。

    “难得有人出资开宴会可以把幽幽子喂饱,我再不抓住机会就真成了白痴了。”幽幽子的伙食费一直都让八云紫伤透了脑筋,而这次难得有机会可以让自家的财政赤字减缓一点,八云紫怎么可能不抓住这种机会,估计八云蓝也是因为这才会去帮工的吧。

    “唉,辛苦你了。”我还能说什么?幽幽子的伙食费就是换了我我也扛不住,“走一个吧。”

    “唉,你明白就好。”八云紫把手上的杯子跟我的碰了一下,然后我们两个一饮而……喷。

    “噗……”我跟八云紫同时喷出了嘴里的酒,混合着唾液的酒滴一点没糟践,全落到风见幽香脸上了。

    “……”风见幽香被我们两个同时喷了一脸,完全呆住了,紧接着就是完全的暴怒,“湮符【fantasys……”

    “别一上来就开大啊!”我在千钧一发之际把风见幽香的手抬向了天空,巨大的魔炮将云层都打穿了一个洞。

    “冷静,幽香,冷静。”梅蒂欣也拉住了风见幽香防止她二次开火,“我觉得这应该是有原因的。”

    “原因?好啊,那我就来听听你们有什么遗言,这影响到你们的死法。”风见幽香擦干净了脸,用和善的眼神看着我和八云紫。

    “一上来就判了我们死刑了吗?那我们还说个屁啊!”我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纸扇重重的拍在了风见幽香头上。

    “不说了?好啊,死刑!”风见幽香又举起了手,“湮符【fantasyspark】!”

    这次,八云紫提前打开了隙间,把魔炮再次引到了半空,可怜的云层又被开了一个洞。

    “发生什么事了?大小姐让我过来问问。”红美铃荡着树枝跳到我们旁边,也难怪,刚刚两发魔炮打出去那么大的动静,也就是在幻想乡,所有人都跟没事人一样,要是在外界这会人肯定早就跑光了。

    “啊,没什么,只是放烟火而已。”我打了个哈哈,打算把这件事糊弄过去。

    “秦钺炀先生,我看起来很好糊弄吗?”红美铃瞪着一对死鱼眼盯着我。

    “我知dào

    你不好糊弄。”红美铃只是不喜欢动脑子,但实ji

    上智商并不低,但我本来要糊弄的就不是她,“但是蕾米莉亚好糊弄啊,你就这么跟她说呗,反正她也不会真自己跑过来研究。”

    “……说得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真要说起来,蕾米莉亚恐怕比芙兰都要好糊弄,这点其实红魔馆的人都很清楚,恐怕也只有蕾米莉亚自己不知dào

    了,毕竟是威严酱不是?

    红美铃被我说的回去糊弄威严酱了,但我们眼下还有更为难的事情,就是风见幽香。

    “我就说一句话解释,然后随便你了!”我朝着被梅蒂欣死死拉着的风见幽香树起了一个手指头。

    “你疯了?”风见幽香还不置可否,八云紫先急眼了。

    “信我一次能死啊?”我对于八云紫的不信任表示愤慨,虽然本身我也不信任她。

    “这次真的会死啊!”八云紫表示这次真的会出人命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