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算计辉夜-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一十二章 算计辉夜

    “rs。”对于我的震精,永琳不为所动,“nsns?”

    “?”我真心觉得永琳是在开玩笑,我特么自打来了幻想乡就没掏过医药费,永琳以前也从来没跟我要过。

    “nrbnn。”永琳把账本扔到我脸上,“还有,如果你想要继续拽你那垃圾一样的英语,我奉陪,但最后接不上话的一定是你,我精通七十二种语言。”

    “,,r。”我认栽了,但我一向不是嘴上积德的人。

    “你没那本事。”当然八意永琳的嘴比我的更不积德。

    “这是什么意思?”我把账本递回去,“在辉夜得游戏机和电脑上做手脚,启动过一小时就会自动当机,当机时间不低于八小时?你这是打算要辉夜的老命啊。永琳,你在外面这么月之都知道吗?”

    “你能做到吗?”永琳看来是铁了心要板正蓬莱山辉夜的生活习性了,但是我很怀疑,毕竟俗话说得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狗改不了那啥。

    “简单,但也不简单,我能做到的前提是辉夜不在屋里,但是让辉夜离开屋子,你做得到吗?”修改系统,做些小手段对我来说不比喘气难到哪去,但辉夜不出屋子我就没法行动。

    “我会想办法的。”八意永琳难得有搞不定的事,而蓬莱山辉夜正是她最大的软肋,“你需要多久?”

    “只要她离开的时间过抽根烟的功夫,我就能搞定。”我指的是我抽一根烟的时间,辉夜不抽烟,幸亏如此,不然辉夜每天都要睡在烟灰堆里了。

    “好吧,那就简单了,我现在就把公主大人绑出去。”永琳拎着绳子就出去了,不一会我就听见了蓬莱山辉夜的尖叫声,我知道是我行动的时候了。

    主角潜入中。

    “啧啧啧。”辉夜的屋子乱得简直像猪圈一样,我见过无数死宅的屋子,但从没见过这样的,我小心翼翼的避开地上散落的汽水罐和薯片渣滓,再不触碰任何房中物品的情况下接近了辉夜的游戏机,“嗯一台ps4真特么土豪。”

    给游戏机做完了手脚,电脑就简单得多,但我已经听见门外辉夜的叫嚷声了,很明显,永琳比想象中还要没用,没办法,为了不被现,我在给电脑做完手脚后只能再浪费一次次元穿梭来逃离房间,幸好这次不用穿过永远结界。

    当我穿回永琳实验室坐下喝茶之后,永琳才推开门进来。

    “怎么样?搞定了吧。”永琳看上去跟刚从火葬场出来一样,形象全毁。

    “当然。”我淡定的喝着茶,“不过现在可以说说了吧,为什么突然要对辉夜的习性下手了?”

    “你看看这个就知道了。”永琳递过来一张单据。

    “电力缴费清单?我擦,这么贵!”永远亭的电力是从河童重工引线过来的,所以要向河童重工缴纳电费,这我明白,但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会这么贵,怎么说呢,这上面的数字我看了都肉疼。

    “现在你明白了吧,虽然药店也开起来了,但是就这么高的电费都会入不敷出,家底基本都已经耗空了,我要是有别的选择也不会出此下策,这种数额就算是你,你能出几年?”原来归根结底还是钱的问题,我还是那句话,世界上没有用钱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有,那只能证明你的钱还不够多,只不过这一次,我的钱也不够多就是了。

    “好吧,那你一开始跟我直说不就行了,干嘛还搞出个医疗费来。”当了这么久邻居了,如果永琳跟我说实话我肯定也不会不干。

    “我可不敢相信你的人品。”好吧,看来在八意永琳眼里我的人品不是一般的不是东西,就像在我眼里八意永琳也是个心黑手毒不积德的黑心大夫一样。

    “我们都太擅长动脑子,有时候反而会走弯路,下次简单点吧。”聪明人往往是最大的傻子,因为看的过于全面而忽视了最明显最表面的东西,八意永琳是,八云紫是,我也是。

    “简单点吗,我也希望,但一直以来的事情都太复杂了,不管是幻想乡的,还是月之都的”简单点,说起来容易,但已经习惯于把一切复杂化的人是很难再改回去的,阅历越多,经验越高的人,就越难化繁为简,返璞归真。

    “月之都对了,能和我说说月夜见吗?”当铃仙第一次跟我提起月夜见的时候,我恢复了一小片记忆,但我只知道她是月之都的领导者,女性,除此之外什么都不知道了。

    “月夜见?她是跟我同一时期的月球移民,但跟我不同,她很擅长政治,而且人脉广泛,还有,她的力量一直比我强,但打起来我也不怕她就是了。”虽然有些奇怪我为何问起月夜见,但对于八意永琳来说,现在身为月之都叛徒的自己已经没什么不能说的了。

    “为什么,就凭你的医术吗?”永琳最为强大的不是实力而是医术,这点所有人都很清楚。

    “严格来说是凭我的药物,不过你的说法也不能算错。”世上本就没有绝对的公平一说,嗑药本身也是实力的一种体现。

    “毒药毒药,毒和药本来就是一体的,在正确的用法下,毒药也会变成良药,相反,如果反过来用,原本救人的药物也会变成强力的催命符。”对相同的药物进行不同的运用就会呈现完全不同的效果,这种连我都明白的道理身为医术大师的永琳自然更加熟悉。

    “你挺明白的嘛,怎么,以前吃过亏?”永琳知道我不懂什么药学,最多也就会几手治疗跌打损伤的推拿。

    “我怎么会吃亏。”我当然没有自己吃过亏,但却见过别人吃亏,为了防止自己以后也吃一样的亏,我才会去做些了解。

    “永琳!你在哪!”辉夜的大叫声从外面传来,永琳向我做了个息声的手势,我点点头表示明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