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逼我上台?我特么放毒!-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四十九章 逼我上台?我特么放毒!

    在我上台二十分钟之后,台下哭号之声响成一片。

    “噗……你……秦钺炀……你居然在……歌里下毒……”八云紫吐出这一句,终于栽倒在了地上铺着的毯子上。

    “呼……呼……呼……呼……”风见幽香剧烈的喘着粗气,手指已经深深的卡进了矮桌子的桌面。

    而台上,我依然在嚎叫。

    “濒临极限的眼神!

    禁忌的边界线!

    即便难度是g也好我也要破坏一切给你看!

    濒临极限的感觉!

    朝着更深的g进发!

    意识快要溶解!”

    &nb〖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sp;“够了!风见幽香终于忍不住了,把矮桌子扔了过来,然而矮桌子却被我一拳打成了碎木块,丝毫没能阻碍到我的下毒大计。

    “于月色升起之际

    以点燃的红色灯笼

    祭典配乐是暗号

    将娇柔的蝴蝶勾引而出

    (似有似无的睥睨窥觎)

    一旦深陷其中便无法脱身

    (既然想要寻欢作乐)

    欢迎来到极乐净土

    欢声歌唱顺从内心

    来吧让我听一听你的声音

    翩翩起舞忘记时间

    今晚啊啊一同狂热地绽放……”

    音乐不停,我的歌声也一直存zài

    ,骚灵三姐妹早在第一轮的时候就阵亡了,现在的音乐我是用随身带着的播放器播放出来的。

    “有破绽!”蕾米莉亚突然从我身后窜出来,一把抢走了麦克风,扭头就飞。

    “干得好小蝙蝠!”八云紫瞬间复活,高声叫好,“没有机甲他不会飞!”

    “谁说我特么不会!”我已经彻底陷入了暴走状态,敢逼我上台唱歌就要付出代价,我连这么羞耻的事情都做出来了,我还有什么不敢做的?“索德布雷加,神剑勇者,再一次有人需yào

    我的力量了,我要回去战斗,所以,把力量还给我,回来!”的确,没了机甲的我是没办法飞的,但是,在那拥有****装甲的漂亮大姐姐的索德布雷加形态下,我,可是有翅膀的!

    白光闪过,我再次变回了拥有****装甲的漂亮大姐姐,文文和铃仙的眼神在一瞬间凝固了。

    “跑?你跑得过我吗!”我在台上重重一踏,挺身而飞,瞬间就拉近了和蕾米莉亚的距离。

    “铃仙,拦住他……”文文的脸色黑得像锅底一样,“然后再让他好好为此解释……”

    “明白……”铃仙把我送的ex增幅眼镜的增幅提高至最大,“赤眼「望见圆月(lunaticblast)」!”

    “不要给他机会!一起攻击!”魔理沙一把摘下帽子,从里面拿出了八卦炉,“邪恋「易结成的masterspark」!”

    魔理沙的这一下简直如同引爆了导火索一般,在场有符卡的人全特么打出了符卡,而且还全特么是高伤害符卡,然而我是谁啊,能这么轻易的狗带吗?

    “我才不会这么轻易的狗带!”我大喊一声,转身挥出了左拳,正打在首当其冲而来的铃仙的镭射上,巨大的镭射居然在我的一拳之下偏转了方向,直接撞爆了魔理沙的魔炮,二者双双爆zhà

    ,爆zhà

    的余波影响了周围飞来的符卡的能量稳定性,造成了一场蔓延整片天空的大爆zhà

    ,然而,我毫发无伤,“看到没有!你们也想拦我?”

    “你这已经是异变了!白痴!”蕾米莉亚突然停止了逃脱,反而转身挥舞着小拳头朝我冲了过来,“多讽刺,你解决了我的异变,我也要解决你的!”

    “就凭你?”我向着蕾米莉亚迎上去,区区一只小蝙蝠罢了。

    “欧拉欧拉欧拉欧拉……”蕾米莉亚把麦克风往裙子里一塞(具体塞到哪里了自己想吧,污妖王们,哈哈哈……),冲着我的脸就挥起了拳头,“看看你把我的宴会毁成什么样子了!”

    “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我单用左手就挡下了蕾米莉亚所有的拳头,“我不过是唱了一会儿歌罢了,再说了,又不是我自己要上台的!你们请我上台就要做好承shou我上台之后发生事情的准bèi

    ,人是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的!”

    “欧拉欧拉欧拉欧拉……”蕾米莉亚继xu

    挥拳,“我们是让你唱歌,没让你下毒!”

    “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我也继xu

    单手格挡,“你们也没说不让我下毒,我有什么错!一切都是时臣的锅罢了!”

    “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木大木大木大木大……”灵梦突然出现在我俩旁边,在我们头上一人扇了一巴掌,“欧拉木大你dio爷啊!还有你那什么时臣什么鬼啊!这特么是幻想乡,不是特么幻想嘉年华,你小子进错棚了吧!”

    “啊,你居然敢打我!连我爸爸都没有打过我!”我跟蕾米莉亚同时捂着脑袋怒视着灵梦。

    “爸爸?你们两个的爸爸是谁啊?”灵梦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微笑,“说出来让老娘听听啊。”

    “我忘了。”蕾米莉亚回答得理直气壮。

    “我特么怎么知dào

    我爸爸是谁!”我回答的比蕾米莉亚还理直气壮。

    地面上,红魔馆众人无奈的看着这一切。

    “我早说过了,大哥哥一脑袋都是勾的芡,不过其实姐姐大人也比大哥哥精不了哪儿去。”芙兰骑在红美铃的肩膀上,看着半空。

    “这您可就说错了,妹妹大人。”咲夜向芙兰摆了摆手,“大小姐的脑子比秦钺炀差远了。”

    “嗯?”芙兰一脸好奇的看向咲夜。

    “不是,我那意思是……呃……大小姐是个实在人,不然要我们有什么用啊?”咲夜这才发觉自己说秃噜嘴了,马上改口试图补救。

    “这还差不多……哎?你这意思是说我不实在?”自从蕾米莉亚每天都去陪芙兰玩之后,芙兰的脑子也不知dào

    是在我那次去了之后被我给传染了还是怎么着,别的方面不说,挑人话茬是一挑一个准,整一个隐性腹黑。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啊哈哈哈哈……”咲夜突然觉得可能以前的芙兰朵露更好应付(忽悠),现在这个绝对已经是熊孩子典范了。

    “算了,就当是这样吧。”芙兰低下了头拍了红美铃脑袋一下,“美铃,别睡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