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天大地大,宴会最大-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五十二章 天大地大,宴会最大

    灵梦的这颗阴阳玉十分巨大,即使以我左臂的力量都难以支撑,但是凭借我的力量想让它改变一下方向还是可以的,于是,在我的刻意引导之下,阴阳玉不偏不倚的朝着十七岁少女砸了过去。

    “小喇叭!秦钺炀你不厚道!”八云紫刚一抬头就看见一颗巨大的阴阳玉朝自己脑袋过来了,气得她强行打开了一道巨大的隙间将整个球体吞没,半晌,八云紫再次打开隙间,隙间中传出的阵阵黑烟让她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我这才想起来,八云紫似乎对自己的隙间内部有独特的设计,为了打造自己的隙间行宫八云紫可是在隙间里装备了不少东西,现在估计全报销了。

    “啊,抱歉抱歉,手滑了一下。”我挠着头道歉,结果手破了,特么变成有胸*部装甲的索德布雷加形态之后头上那个羽翼一样的头饰摘不下来就算了,为什么还那么扎手啊!把我当成初号机了吗混蛋!(注:eva初号机与其他机体最明显的不同处在于平坦的片状胸*部装甲版,以及有棱有角的外表。有此一说,初号机棱棱角角的外表,就是为了在暴走时,带给敌人身体巨大损伤所配置的。)

    “你……”八云紫怎么可能被我这种话骗到,不过她也没有再发怒的机会了,〖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或者说是对除了八云紫之外的所有人来说,宴会都要比八云紫那恶心的隙间重yào

    多了,谁知dào

    里面会不会突然蹦出一只罪袋什么的。

    “那么看来……嗯……宴会继xu

    。”蕾米莉亚落到台上宣bu

    宴会继xu

    进行,然后上台的是……幽幽子?

    “怎么,惊讶?幽幽子当年可是……”八云紫还在为隙间爆zhà

    的事情跟我怄气,一有机会就对我冷嘲热讽,“当然,你这种低等猴子是不可能理解的了。”

    “我也许是不能理解幽幽子,不过我更不能理解的是……老娘现在胸特么比你大!”没错,根据西斯特姆的计算,现在全幻想乡cup不比我小的最多只有三个人,而八云紫很遗憾的不在此列,啊哈哈哈哈哈……虽然这没什么好高兴的,我自己长出来的胸*部装甲我自己又不能用。

    “开什么玩笑,我才不会相信你这种鬼话……”八云紫要捍卫自己身为女性的尊严,话说这玩意……有吗?

    “蓝的数学能力有目共睹,对吧。”我马上就想到了好主意,绝对能一击击沉八云紫,但是代价是在场的所有雌性甚至连我自己可能也被一起击沉,不过谁让今天是宴会呢,百无禁忌百无禁忌……“蓝,你来测量一下,看看我到底有没有胡说。”

    “呃,这个……”蓝偷偷瞄向八云紫。

    “怎么样,妖怪闲者大人?敢不敢让蓝来实ji

    测量一下?不敢的话你直接认输也行。”既然今天都作了那么多次死了,我也不在乎再多一次,我要断绝八云紫的退路,没错,就是赶鸭子上架。

    “量!量就量!我怎么可能输给你个男的!八云紫上钩了,我要的就是这个。

    少女测量中。

    “怎么样啊?”我活动着脖子,话说胸*部装甲变大了之后肩膀真的好累啊,连带着脖子都开始发僵了。

    “油咖喱大人,上胸围与下胸围差距二十六厘米,判定为g级cup,秦大人(fa),上胸围与下胸围差距二十七点八厘米,判定为h级cup,所以,很遗憾油咖喱大人,您的……各个方面都战败了。”蓝所说的结果跟我预想的一模一样,西斯特姆作为人工智能ai程序,计算上怎么可能出错,虽然她的脑子经常不正常就是了。

    “完胜,啧啧啧。”我蔑视地看着正失意体前屈中,全身灰白一副人生负犬样子的八云紫,坐在桌子边开始聆听幽幽子的演出,然后……马上就被嫌弃了。

    “秦大人,您能先变回去吗?这样坐在我旁边会让我很困扰。”铃仙头上的兔耳朵如同吾王的呆毛一般不停地往我的头上敲,然后……被我头上的羽翼发饰以各种奇葩的角度挡住了……球多麻袋……这东西原来是呆毛吗?原来跟呆毛是一样的装备吗?所以才一直摘不下来吗?还是说摘下来之后我也会黑化暴走觉醒第三次冲击吗?

    “就是,你这样子看着太别扭了!”文文踩着我的后背撕扯着我的鸡翅膀子,“换回来,把原来那个路人形象的变态秦钺炀换回来。”

    “嘛,先……先等等……我还有……最后的党费……什么啊,我还有事情要做。”我这鸡翅膀子是从我后背上长出来的,又不是我粘上去的,哪能说撕下来就撕下来,再说了,我还有个心愿未了,“先让我听完幽幽子这吃货的嗓子……卧槽,这吃货嗓子怎么这么好?”

    此时的幽幽子完全摒弃了过去那种饭桶姿态,她的歌跟舞看上去居然宛如浑然天成一般,竟然让我感觉到……绚丽?

    “今宵樱花缓缓飘落

    再也不会仰向我的爱

    这把充满留恋的眼泪

    只好****说不出的感情

    你留下来的一个

    成熟风格的簪子

    不可以扔掉的吧

    虽然都应该舍不得呢

    「再见了」再次想起你的声音

    我不能忘记你啊

    就请樱花回到原处

    想念的泪水渐渐溢满

    虽然都习惯了邂逅及分离

    但却舍不得你一个……”

    “美丽的震撼人心,对吧,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也是这样。”八云紫不知何时站到了我旁边,而我也早在不自觉之中站了起来,“她生前如是,死后……也如是,虽然她什么都不记得,在她死亡的同时,她过去的记忆也消散了,她也不知dào

    这首歌代表什么,但我却知dào

    ……”

    “我也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我跟她不同,那些记忆碎片,并未从我脑中抹去,也许……它们迟早会回来的,到那个时候,我不知dào

    会发生什么。”相比于我,幽幽子的记忆是彻底消散了,而我则是被打碎了,消散的东西不会再回来了,而破碎的东西,总有一天会长好的,“她什么都不知dào

    ,对她是件好事,对你来说也是一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