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博丽-灵梦露-醉酒式样-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五十四章 博丽-灵梦露-醉酒式样

    “……真很难以置信。”梅露兰看着我胸前两坨沉甸甸的胸*部装甲,表示无法相信我所说的话。

    “伴奏就是了!”我拿着麦克风走回原位,“任务结束!”

    画风一转,我变回了拥有大丁丁的粗犷的纯爷们。

    “只要有蓝天的存zài

    ,风儿载着时光

    只要有勇气的存zài

    ,梦就一定能实现

    即使泪水流淌,也要奔走

    在远方的红色地平线上,才有明天的希望

    没有谁比得上,没有什么比得上

    我只想守护你

    无论何时何地,我只想守护你

    &nb*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sp;喔喔喔,大声呐喊世界永远存zài

    ……”

    “呼……”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指着台下看傻了的一群人妖(人类+妖怪=人妖,笑),“看到没有!老子还特么是纯爷们!”我随手翻出一瓶偷藏起来的好酒(别的不敢说,至少不是河童那个恶心的机器酿出来的),一仰脖喝了个干净,爽……

    “不……从你接受自己的性转之后,你就无论如何称不上纯爷们了……”在我来之前号称幻想乡第一纯爷们的妹红一边偷偷地往辉夜的坐垫上撒钉子,一边默默的吐槽,幸好我没有听见,不然我绝对会在她把这话说出来之前把她打到失忆。

    “我说,大过节的……你不来唱点什么吗,八云紫?妖怪闲者大人?”既然已经下海了,那我干脆把所有大佬都拉下来海,这样就跟一切都没变一样了。

    “免了,我突然想起来我家的被炉忘了关了,我先回去一趟。”八云紫找了个拙略的借口,拉开隙间跑路了。

    “老板,你呢,不上来现个眼什么的吗?”献丑和现眼的意思差不多,对吧,我就是这么理解啦。

    “你是想找死了吗?”风见幽香用冰冷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看得我差点那啥。

    “我不是想找死,我是想让你唱歌。”我没事找什么死啊,我只是想让风见幽香上台来现个眼……呃,是唱首歌罢了。

    “没兴趣。”风见幽香直接把脸扭过去了。

    “那……八意永……诶?”我转看向旁边的八意永琳,结果却发xiàn

    八意永琳已经抓着酒瓶子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永琳在装醉呢,看来是不想上台。”辉夜这个队友卖的我给八十二分,剩下的十八分以六六六的形式给她。

    “呃,她真的是在装醉吗?她都口吐白沫了诶。”妹红觉得事情没真么简单,很可能有什么巨大的*****话说回来我记得八意永琳不是戒酒了吗?”

    “这个不是酒哦。”因幡帝突然蹦出来,从八意永琳的手上拿起了酒瓶子摇晃着。

    “骗谁啊,这么大酒味还说不是酒?”妹红喝了这么多年的酒了,怎么可能连有没有酒味都闻不出来。

    “这可是戒酒时的好伴侣,消毒用乙醇。”因幡帝笑嘻嘻的拎着瓶子走过来,“不来一杯吗?”

    “我可没有直接喝酒精的习惯。”妹红表示虽然自己死不了,不过还是想多活几年。

    “啰嗦死了你们这群大妈!”哦,是谁这么大胆,居然敢在幻想乡里直呼大妈?嗯,当然只有一个人,也是到场者中仅剩的大佬(咸鱼),博丽-灵梦露-醉酒式样,“都说了让开了你这大妈!”灵梦的步伐忽左忽右忽高忽低,真不愧是博丽的巫女,这份轻功绝对远远超过楚留香啊。

    “不,我觉得她只是喝多了不知dào

    该迈哪条腿而已。”红美铃在我身后默默的吐槽。

    “让开啦!”博丽-灵梦露-醉酒式样一脚踢开了趴在地上装醉的八意永琳,八意永琳在空中转了个圈又摔倒了另一边,除了嘴里冒出的白沫更多了之外一点动静都没有,看来果然是在装醉……哈?你问为啥?没听说过世界上最难叫醒的就是装睡的人吗?我就是喝死过去要是有人对我来这么一脚我都醒了,“你,滚一边去,把麦克风让出来!”灵梦用手一指我,手指往旁边一拐,示意我哪凉快哪带着去。

    “得得得,你来你来,大佬你来。”我把麦克风往灵梦手里一扔,直接跳下了台。

    “乖……嗝……”灵梦接住麦克风后差点因为重心不稳摔成个扑街,幸好稳住了,开始往台子上爬,然后,爬了三次都没爬上去。

    “你特么爬个屁啊,你特么不是会飞吗!”看看她这德行,还有一点城管的威慑力吗?看得我都想直接过去给她一脚踹到台上去了。

    “嗝……废……废特么什么话,我还不知dào

    ……我能飞……嗝……飞妈(田中你幻想入了)……飞嘛!!”灵梦脚往地上一跺就特么的上天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废话,她都特么上天了我哪知dào

    她飞哪去了。

    “秦先生,还是麻烦您追一下吧。”一直充当背景的红美铃突然走上前来拜托我。

    “哈?为啥啊?她都上天了就让她上天呗。”这么无聊的追击事件我才不要计算嘞,当我小学生吗,这种数学问题直接去找八云蓝解决啊。

    “可是麦克风在她手里呢。”红美铃双手合十拜托我,“拜托了,我就算追上了也拦不住她,如果咲夜小姐知dào

    我把麦克风弄丢了我的头上绝对要多开几个洞的!”

    “嘛……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知dào

    她现在飞哪去了啊……”我挠着头皮,然后感觉指甲里黏糊糊的。

    “秦大人,我们正上方的大结界上有什么东西撞上去了,估计是灵梦。”好吧,托八云蓝的福,至少现在我们知dào

    灵梦在哪了,“还有,您把头挠破了。”

    “嗯,好吧,她下来了。”我抬头看着天上的一个黑点不断的下坠变大,“不过她好像没有减速……红美铃,去接一把。”

    “啊?”红美铃指着自己的鼻子,“我去?”

    “废话,你不去难道我去啊。”头皮挠破了,我只好改成抠鼻屎,然后就感觉整个指头都湿乎乎黏答答的,“快点吧,再不接住别说麦克风,台子都要报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