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梦-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五十六章 梦

    “……觉醒吧,索德布雷加,混沌之光已然降临,我们所剩下的暗之力不多了,我们必须在那骇人的光芒把一切都吞噬转化为白色之前,激活这最后的黑暗之种,在那一切的初始也是终结之地……在……归一神殿……”

    “呃……归一神殿……”我突然惊醒,发xiàn

    自己满头都是冷汗。

    “怎么了你又?睡个觉也不老实?我的腿都被你睡麻了我都没说什么呢。”文文依然在为我提供膝枕,我也依然在宴会之中,看起来刚才的声音只不过又是一些该死的令人蛋疼的记忆碎片,不过……

    “归一神殿……是什么东西呢……”在梦境之中一共出现了四个名词,分别是:索德布雷加,混沌之光,黑暗之种和归一神殿。索德布雷加我知dào

    是指我,混沌之光看上去是某种能吞噬转化任何东西的作为我方的敌人出现的能量,而黑暗之种则是我方仅剩的能对抗混沌之光的能量源泉,那么就只剩下最后的归一神殿了,那是什么,一切的初始和终结之地又是在指什么?

    “归一神殿?你还知dào

    这东西呢?”八意永琳突然就出现在了文文旁边,〖三五?中文网

    m.35zww.

    n

    e

    t吓了我一大跳。

    “八意永琳,你怎么突然就出现了?话说你不是喝消毒乙醇喝趴下了嘛?”我清楚的记得之前文文告su

    我的是八意永琳喝多了被铃仙带走了,那现在这个突然出现的八意永琳是怎么回事?是冒充的吗?

    “你真以为我能喝醉?我只是想躲开你的邀歌行为而演了一场戏而已,要是真被你拉上去了,我堂堂的月之贤者的脸面往哪放?”八意永琳不屑的扔过来一瓶药片,“吃了吧,解酒用的。”

    “没什么副作用吧,比如吃了会变性什么的?”我看着手上的药瓶,无名称无效果无副作用,典型的永琳三无制药厂出品,简称三无产品,【还有,当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趴在地上手脚抽抽口吐白沫的装醉的时候你那月之贤者的脸面就已经被你丢光了。】当然,后面这句我并没说出口。

    “你还会在乎变性?”八意永琳又不是古明地觉,自然看不穿我心里在想些什么,“放心,只不过是吃多了会减寿而已。”

    “好吧,我不怎么在乎,无所谓变性还是减寿什么的。”我往嘴里倒了半瓶药片嚼了嚼,嗯,感觉上好多了,“对了,你刚才说你也知dào

    归一神殿?”

    “知dào

    一点,但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所以我才奇怪你怎么会知dào

    。”在八意永琳看来即使我算上没失忆之前的年龄也最多就几千岁,“归一神殿最后的一次记载可也是在距今三亿多年以前,就连我也是听说的。”

    “为啥?三亿多年前的时候你不是早已经在了吗。”八意永琳的年纪绝对比三亿岁要长,不然为啥叫‘八亿’永琳。

    “那会我是已经在了,但是归一神殿又不在太阳系,我当然只有靠听说了。”我曾经在八意永琳面前点破了她的来历,自那以后她也就不在我面前装嫩了,不过其实装嫩这种事也只有某个十七岁少女干得出来。

    “好吧,那对于归一神殿,你都知dào

    点什么?”我把剩下的半瓶子药片收好,不定什么时候用的上呢。

    “一点点而已,我只知dào

    归一神殿其实是一座人造太空平台都市,上面的住民都是来自于一颗被莫名的力量毁掉的行星,这些人中九成都是科学家,他们一直在归一神殿上研制可以帮他们重返母星的强dà

    战斗兵器,不过最后好像失败了,那之后归一神殿就再也没有任何消息了。”八意永琳抿了一口杯里的酒,又看回我,“怎么还不起来,药效应该都过了吧。”

    “呃……我的……腰好像……扭到了……”大概是之前从台子上掉下来的时候摔到了,当时不觉得,不过睡了一觉之后感觉腰好像又动不了了。

    “我看看。”八意永琳放下酒杯把手按到我的腰上,然后我就听见‘咔嚓’一声,腰当时就能动了,“好了。”

    “啊,好多了好多了。”我这才终于能爬起来,文文马上飞起来开始活动腿,“对了,你听说过混沌之光嘛?”

    “没有,从来没听说过。”这次八意永琳也无法为我提供什么了。

    “好吧,没听说过就算了。”我活动着有些僵硬的脖子,“我睡了多久了文文?”

    “不长,那小丫头还没下台呢。”文文敲着自己的腿,示意我往台上看。

    台上,芙兰居然还在唱,只不过唱的歌跟我睡着前听到的不一样罢了,而最让人惊讶的是,台上的芙兰居然是……四个?

    “这就是……禁忌的四重存zài

    吗?太方便了吧这也有点。”我看着台上包揽了主唱,贝斯手,鼓手,电吉他手四项的四只芙兰,不禁想到如果我也有这种能力不就可以一边在家里躺着一边去解决异变了吗,顺便剩下的两个还能分别跟文文和铃仙出门约会!

    “怀着渴求的心飞奔而来

    却什么也做不到

    对不起就连与你一起分担痛楚

    你也始终不愿容许

    坚持纯粹人生从不回头

    只留下背影

    你渐渐离去

    走在孤独的人生上

    跟我一起走吧

    无论世界多么艰辛多么黑暗

    你一定会绽放光彩

    跨越未来的尽头

    不让灵魂因脆弱而受伤

    跟上我的脚步

    愿神保佑我们……”

    “这么唱嗓子受得了嘛……”回想我当年第一次跟人出去唱歌的时候,那是整整一宿没闭嘴,结果第二天结账的时候所有人都只能打手语了,“分成四人的话疲劳不是也会累加吗。”

    “毕竟是吸血鬼嘛……再说了,一个人的时候不是经常会想要唱歌什么的吗。”有人出声回应我,但我环顾四周发xiàn

    我周围根本没人说话。

    “sir,是我,西斯特姆。”刚才而声音再次出现,“sir,您是不是睡糊涂了,除了我之外没人能直接把声音传到您脑子里了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