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准备蹲点-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一十三章 准备蹲点

    “怎么了,公主大人?您有什么事吗?”永琳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回应辉夜。

    “事情大了,永琳!我的游戏机突然当机了!”辉夜激动得手足无措。

    “大概是您开的时间太久了吧,您不是还有电脑吗?”永琳顾左右而言他。

    “我两个是一起用的,电脑也当机了!”辉夜表示没有屁股玩我要死了,“秦钺炀,对了,快找秦钺炀!让他来看看!”

    “你找我?”我知道到了我出场的时候了,“干什么啊?”

    “诶,你在啊。”当你刚想要找一个人,而这个人就马上出现的时候,很多人第一反应是惊愕,辉夜也不例外。

    “我来找永琳检查一下身体出现的问题,诶,你不知道啊,我来了一会儿了。”我的表情装的比永琳还无辜。

    “我哪听得见,我忙着打游戏呢,对了,你还有脉吗?”辉夜已经急的语无伦次了。

    “废话,我没脉了谁站这跟你说话呢?”辉夜这话问的简直找抽,也就我脾气好,不跟她一般见识,反正已经报复过了(笑)。

    “哦,那就行,赶紧过来给我看看游戏机和电脑出什么问题了?”辉夜连男女有别都顾不上了,拉着我的手就往屋里闯,我悄悄回头,永琳正做出询问的表情,我点点头,示意没问题。

    检修中(伪)。

    “非常抱歉,我只能告诉你,你这两样东西,什么毛病都没有,当机可能只是因为你用的时间太长了。”我表示东西毫无故障,当然没有故障了,手脚都是我做下的,“建议你等等,没准自己就好了。”

    “等?那要等多长时间?”辉夜讨厌等待,尤其是游戏不能玩的时候。

    “哟,那我可说不好,总之你先等个半天试试吧。”当机时间是八小时,等上半天是绝对够了,但只要启动超过一小时就会再次当机,我迫不及待要看辉夜的表情了。

    “半天?你疯了?”辉夜炸了,“你知道半天是多久?那可是十二个小时啊!你知道十二个小时我能打多少游戏吗?”

    “我没疯,不过你的样子看上去快疯了。”说真的辉夜现在的状态,披头散发歇斯底里的,看着真的跟个疯子一样,“你要是不信可以再找别人修,反正我是没辙了。”

    “我要你何用!”我明摆着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辉夜也拿我没办法,叹了口气,把我推出来了,然后自己把门一关,闭关锁国去了。

    “怎么样?公主大人要是真找别人修……”永琳知道辉夜的设备在幻想乡也是独一份,再无其他的了,想换也换不了,但就怕有其他人能修得好。

    “安心,我的技术搞出来的东西,全幻想乡除了我自己之外不会有第二个人能解开。”就像永琳对自己的医术自信一样,我对自己的科技能力也是相当自信的,“就算是河童也无法发现任何问题的。”

    “那就好,我终于可以省省心了。”永琳也是殚精竭虑,心力交瘁,现在终于能松口气了。

    “送我出去吧,既然我的事和你的事都解决了,我也该再去找点事了。”力量和速度的突然激增我现在还有些控制不灵,得加快熟悉的速度,我觉得削牙签是个不错的方法。

    “嗯,走吧。”没再麻烦那只蠢兔子,由于各种原因,这次永琳亲自带我出了永远亭。

    少女银笑中。

    流亡者工厂,我刚一进门就被两台流浪者工作型架住了。

    “嗯,你看上去没缺胳臂没少腿嘛。”文文在我身上检查了一溜够,才把我放开。

    “我怎么可能缺胳膊少腿。”我摸着文文的头哈哈大笑,“胳膊腿要是掉了我也会拿回来重新缝合的好不?”

    “到了那种地步就晚了!”文文把我的手拍掉,“怎么样,发现什么了?”

    “该说有发现还是作战失败呢,不过在这之前,你的伤看起来没什么事了嘛。”记得我走之前文文还摊在床上呢。

    “差不多了,只要不碰它。”文文好歹也是妖怪,伤好得快也很正常,“好了,该你说了。”

    “这次我什么都没调查到,从我们原本的目的上可以这么说。”单从调查方面来说我确实什么都没干成,正主我一个都没遇到。

    “那从其他目的上来说呢?”文文知道我这么说话通常都有下文。

    “我遇见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她被关在红魔馆的地下室中,我无意中挖开了结界才见到她。”虽然实际上结界是我故意挖开的,但遇上芙兰朵露是真的在我意料之外。

    “谁?”

    “芙兰朵露斯卡雷特。”

    “我会说我从来没听说过吗?”文文表示自己身为记者,居然从没听过这名字。

    “你不知道才正常,她的存在只在幻想乡缘起里有粗浅的提及”芙兰朵露的存在完全是被隐藏的,文文不知道很正常,“你听我说就是了。”

    我详细的介绍了我所知道的关于芙兰朵露的记录以及我自己的补充。

    “好可怕的能力……更可怕的是拥有这能力却无法控制这能力的人……”文文吓出一身冷汗,她想象了一下自己遇上芙兰朵露的情景,发现自己绝对凶多吉少。

    “发动异变都需要一个理由,想要统治幻想乡是一个理由,闲得无聊到奶疼也是一个理由,现在,我在红魔馆找到了一个理由,如果是为了芙兰朵露,红魔馆完全有理由发动一场异变。”除了没有证据,我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红魔馆就是即将发动的异变的主谋,现在,我只需要守株待兔,全副武装的守株待兔,“我十分钟之后行动。”

    “我也去,有新闻的地方,就有我射命丸文。”文文表示异变可是难得的大新闻,值得自己为此蹲守。

    “可以,但你不能出手。”八云紫跟我的协议里还有我不能自己请外援这一项,我自然还得遵守。

    “如果你不出事的话,我才懒得动手,我是记者。”记者的职责是记录,而不是参与,当然,情况紧急除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