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蕾米莉亚复活-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五十八章 蕾米莉亚复活

    随着眼前一黑一亮,我再次回到了宴会会场。

    “你刚去哪了……你脸怎么了?”文文发xiàn

    这才刚几分钟不见,我的脸居然就肿了。

    “没什么,刚刚出了点难以言明的鸡零狗碎的麻烦事。”我还能说什么,难道还要说我刚才酒劲上撞差点把蓝给特么吃了,幸好打了自己一拳才缓过来吗?“诶,怎么没人唱了?”

    “演歌时间已经过了,现在是狂欢时间。”蕾米莉亚和十六夜咲夜打着一把阳伞走了过来。

    “哦?是……这样吗?不过你看起来没什么事了啊,可喜可贺可喜可贺。”蕾米莉亚刚刚还处于被击倒的战斗不能状态,能这么快恢复是件好事,不然要是主办方就这么一蹶子不振了,那就不好玩了,“对了,狂欢时间指的是?”

    “就是想干什么干什么,只要别太出格。”蕾米莉亚解释,“基本上宴会最后都会回到这种行为方式上来,不过说起来上次在你胸口开的洞堵上了没?”

    &nbsp*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早就堵上了,不然我还会在这吗?”劳资的胸肌可是长得比胡子都要快的,不信要来试试吗小蝙蝠?

    “你是好了,帕琪肩膀上的洞现在还包着绷带呢,虽然说起来也不是你的错啦……”蕾米莉亚摊了摊手,结果不小心把手伸到了阳伞外面,吓得她尖叫了一声把手缩了回来不停地甩着,真是……噗……太特么萌了……

    “呃……关于这个嘛……找八意永琳看一看不就好了……”虽然说我的医疗舱治疗起外部损伤来绝对比任何药物都要快,但奈何那破玩意只有我的dna才能用,早些年为了防止被盗用而做的防护措施现在看来反而鸡肋,毕竟那是我也是孤家寡diao一只。

    “早就找过了,但是八意永琳说帕琪的身体太虚,不适合用太猛的药物,必须先调理内部。”蕾米莉亚用小拳头‘哐哐’的砸着桌子。

    “这也没说错啊,倒不如说这么做才是对的吧。”对于身子虚弱的人来说下猛药真会要命的,温养和调理才是正途,八意永琳说得一点都没错,我不明白眼前萌萌哒的威严酱为什么要这么气急败坏。

    “可是我们哪有那种时间啊。”蕾米莉亚抬头看着我,“你说过的吧,在之前你跟帕琪战斗的时候,你所过能治好帕琪的毛病的。”

    “啊嘞……我有那么说过吗?啊哈哈哈……”记忆中我是那么说过,可是难度……明显比造一台流亡者出来还要大。

    “盯……”蕾米莉亚直勾勾的盯着我的眼睛,看得我心里直发毛,“说过的吧,你说过的吧……”

    “好吧,我是那么说过。”糊弄不过去,我很光棍的承认了,“不过此一时彼一时,我当时说的是如果她放我过去,不给我找麻烦,我就能治好她的毛病,可现在这已经是一句废话了,所以……我的确能做到,但我为什么要做呢?”没错,当时的交yi

    已经超时了,现在又想破镜重圆哪有那么容易,学过物理学的都知dào

    ,因为分子间斥力的影响,一般来说破镜是不能重圆的,除非……有外部因素影响,给它施加一个更大的力,比如说……利益,归根结底我是个无利不起早的坏人,不给钱我不会干活,反过来说,只要给我足够的利益,就是神我也上给你看。

    “你想要什么?”蕾米莉亚还没明白我的意思,咲夜先反应过来了,毕竟也是有过黑历史的妹子,反应比蕾米莉亚这只萌物快得多。

    “跟我交yi

    ,不是看我要什么,因为我想要的东西太多了,而我偏偏又有选择障碍。”人的贪心永无止境,我的贪心永无止境,如果我能统治整个世界,我为什么要满足于仅仅统治一个国家?“所以,归根结底是要看你们有什么,能拿出什么,有没有能让我觉得交yi

    可行的东西,我这个人很公道,公平交yi

    谁都不欠谁,这样最好。”

    “的确,公平交yi

    最好。”咲夜点了点头,“然而很遗憾,我不觉得我们能拿出能跟帕秋莉大人身体健康等价的东西出来。”

    “并不需yào

    等价,只要我觉得可以就行。”话虽然不好听,但有时候你觉得是无价之宝的东西在我这里一文不值,你觉得是垃圾的东西在我这里则被视若珍宝,因为不同的人的价值观不同,思想上就会有差异,要求绝对的公平是愚蠢的,因为根本不切实ji

    。

    “魔法怎么样?”蕾米莉亚提议,“帕琪的图书馆中有近乎无穷的魔法存zài

    ,总会有你喜欢的。”

    “很诱人的提议,然而遗憾的是不死人完全无法修liàn

    任何异力,所以多好的魔法对我来说都是鸡肋,因为我放不出来。”不死人虽然拥有常规人类难以想象的寿命以及其他方面的强化,但却无法像人类那样进行异力的修liàn

    ,只能单纯的强化肉*体而已。

    “那真是遗憾,请容我们再考lu

    考lu

    还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吧。”这下原本处变不惊的咲夜也犯了难,要说红魔馆最富裕的是什么,一是财产,二就是魔法,然而这两样都无法打动我,钱我不缺,甚至比红魔馆还多,魔法给我我也用不了,这就很尴尬了。

    “请便,我随时恭候。”所谓顾客就是上帝,买卖不成仁义在,本来我就是出售劳动力的,什么时候接活不是接活呢。

    过了一会儿,我正跟妹红喝的欢实……

    “我干……嗝……”妹红跟我碰了下杯子,又一口闷了,然后打出一个难闻的酒嗝,“你……你喝……没喝干净……你这养海……海……海豚呢……”

    “嘿嘿嘿嘿,你特么往哪看呢。”其实我早把酒喝完了,妹红刚才指着的根本就是桌子旁边的酒缸,“这边……你特么喝糊涂了你!”

    “我想糊涂啊,你说,慧音为啥就是不愿意陪我喝酒……啊?你说为啥?”妹红特么舌头都喝大了,居然问出这种蠢问题,呵呵,就她现在喝完酒的这个鸟德行,慧音要是愿意陪她才真是日了椛椛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