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姑娘,我敬你是条汉子-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五十九章 姑娘,我敬你是条汉子

    “为啥,我哪知dào

    为啥,你特么得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你老问我有个卯月,老子现在还特么是处男滴干活呢……”虽然知dào

    原因,但我却不能直说,没错,这只是为了让妹红能自己学会,而不是出自我的恶趣味什么的……

    “你说我特么要你有什么用,瞧你这瘦的,下锅炖了都不够塞牙缝的”妹红没得到答案,心里很不爽利。

    “嘿,你还别特么跟我叫这个真,告su

    你,别看哥们瘦,一身腱子肉。”说起来妹红也好意思嘲笑我?就她那个平板身材我这么绅士的人都只拿她当兄弟。

    “贱肉?对对对对对,你特么小子就是一身贱肉……嗝……”妹红又给自己的杯子里倒满了,也特么不知dào

    给我续上,有点眼力价儿没有?

    “藤原妹红!”我把酒杯往桌子上一砸,“老子特么敬你是条汉子,嘴上留点德行不行?”

    “得得得,对不住了兄弟,这个心里一别扭嘴上就没个把门的了,我给你赔不是,啊,别往心里去。”妹红又是一口闷了〖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

    “算了吧,我也就那么一说,我还能真记你仇咋的?来来来,喝酒喝酒,我特么给你满上。”大老爷们儿的这点事说过去就是过去,一杯酒下肚,什么破事都过去了。

    不远处的另一桌,三个人六只眼睛正齐刷刷的盯着我们这桌。

    “哎,真是丢人……”慧音单手捂着脸。

    “你这算什么丢人,看看我们那位,酒是喝着,心里不定憋着什么坏水儿呢。”文文一只胳膊杵在桌子上撑着自己的脑袋,另一只手拿着酒杯有一下没一下的呷着。

    “秦大人好像喝不晕啊。”铃仙仔细的对比着我跟妹红的样子,“妹红明显脑子都已经不清楚了。”

    “她这人就是这样,一喝酒就糊涂,所以我一直不愿意陪她喝大酒,平时还好,像这种宴会上大酒一喝她嘴里指不定蹦出什么来呢。”慧音抚摸着自己的额头,“有的时候实在收不住场了,我都得用头槌把她打到晕过去才能解决。”

    “那她喝多了之后有干过点别的没有?比如试图乱*性什么的?”文文的记者(八卦)之魂又上来了。

    “乱*性?她也得会啊……她那个时代本来就没就受过正统的这种教育,之后又一直跟辉夜在一起,再后来就变成蓬莱人了,又是无尽的打怪练级……她现在最多也就知dào

    点男的比女的多点东西,女的也比男的多点东西这样的……”慧音的说法还是比较委婉的,按照直接的方法来说就是,妹红除了知dào

    男的多一座巴比伦塔,女的多两座珠穆朗玛峰(理论上)之外什么都不知dào

    ,“那你呢?铃仙一直不在就算了,你跟秦钺炀同居那么久了发生过什么没有?”

    “你啥时候也这么八卦了慧音?”文文没想到随口问个问题居然把自己掉进去了。

    “这不都跟你学的吗?”慧音摸了摸旁边铃仙的脑袋,“说说吧,铃仙也挺想听的。”

    “诶?”原本耳朵都已经竖起来了的铃仙慌忙摆手否认,“没有没有,想知dào

    什么的我才没有……”

    “别关键时刻掉链子啊铃仙,你就是胆子太小。”慧音的身上其实有一种奶妈光环,让人不由自主的亲近和信任,所以她做出摸头这种事情的时候完全不会让人觉得违和,“说说吧,文文,你们现在到底什么关系了?”

    “关系?尚未发生。”文文简单明了的回复了慧音的八卦疑问。

    “我一猜就是。”慧音放开了因为文文刚才一句话而再次满面通红的铃仙的头,“虽然他一直自称是个坏人,但在我看来他从骨子里其实就是个伟大的人,你觉得呢?”

    “是是是,伟大,围的太大了,把我都围进去了。”文文换了条胳膊撑脑袋,“他要真是个坏人我会往他家里搬嘛?”

    “那可说不准。”结果慧音赤*裸*裸的打了文文的脸,‘啪啪’的啊,“不怕你不爱听,在大部分人眼里你的节**灵梦也高不到哪去,也就秦钺炀才把你当个宝贝似的供着。”

    “宝贝,实话告su

    你,比起我来,秦钺炀才是个宝贝呢。”文文跟我混了这么久,脸皮早已跟城墙拐角的基座差不多了,怎么可能因为这么一句轻飘飘的话就动摇。

    “怎么说?”慧音没理解文文啥意思,“他怎么是宝贝呢?”

    “一男的活了一百多年了还是处男这不是宝贝是什么啊?”文文瞬间就把我的隐私给卖了。

    “说的也是……”慧音居然认同了?夭寿了!我去,处男有什么好的?谁要要我现在就跟他换。

    ‘嗤……’一直处于面部装备过热中的铃仙终于冷却完毕了,“刚才提到灵梦,我记得好像自从灵梦之前在台上跟秦大人闹了一通吐了之后就再也没出现过了吧。”

    “是哈,诶,会不会掉水里淹死了?”文文一张嘴就不是什么好话。

    “瞧你这话说得,能不能想人点好?什么就淹死了,她就不能是吐多了呛死了吗?”慧音马上对于文文这种行为进行抨击。

    “噗……”铃仙把刚喝到嘴里的酒全喷出来了,“慧音,你这话更损。”

    “啊!”不远处突然传来惊叫声。

    “怎么了?”三人马上站起身来,但有两条人影比三人更快,谁呢?当然是我跟妹红。

    事发xiàn

    场,灵梦正抱着满是呕吐物的赛钱箱站在那里,浑身散发着黑红色的血气。

    “都把钱交出来……不交就去死……交了……也得去死……”灵梦瞪着无神的双眼,嘴里念叨着恐怖的话语。

    “灵……灵梦……嗝?你……搞什么飞机啊……”灵梦现在明显是陷入了什么奇怪的状态,不过妹红看起来也好不到哪去……至于我?我正在妹红旁边的地上摊着,至于为啥?废话,我腿又喝软了呗。

    “糟了,这下大条了。”魔理沙又骑着扫把出现在我旁边,话说你是npc吗,这么神出鬼没的给提示?“灵梦这个样子是真会打死人的……不……这已经不是灵梦了……这是……鬼巫女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