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另一个灵梦-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六十章 另一个灵梦

    “喂喂喂,开什么玩笑。”蕾米莉亚不知何时又去而复返,“今天的宴会已经够乱套的了,为什么现在又来这样一出戏?黑化吗?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黑化啊博丽的巫女!”

    “不,这不仅仅是黑化而已。”听见蕾米莉亚的抱怨之后,魔理沙却摇了摇头,“灵梦以前也曾经出现过这个样子,在这种状态下她不仅仅是力量变得狂暴,而且还拥有完整的意识,感觉上就像……是另一个灵梦一样,一个不认识我们的,或者说脑子里只有本能的灵梦。”

    “以前出现过,哈?”我勉为其难的从地上爬起来,一喝多就腿软,唉,真是老了,“那以前是怎么解决的?”

    “耗时间,只能这样,这个灵梦似乎不能长时间的稳定存zài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不伤到灵梦身体的情况下阻止她进行破坏直到她自己消失。”魔理沙解释。

    “耗时间?那就好办了。紫妈……哦,回家了。”我环顾四周看看有没有能当肉盾的倒霉蛋,“老板呢?老板去哪了?”

    “梅蒂欣*{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喝高了,风见幽香带她回去了。”慧音表示我那不着调的老板回家奶孩子去了。

    “……好吧,八意永琳在哪?”找肉盾当然是越强越好,八云紫的能力最合适,风见幽香战斗力最高,然后就是综合性能强dà

    的八意永琳了。

    “辉夜那死neet说一会要有个什么wcg联赛直播,永琳送她回去了。”妹红喝成这样居然还能记清楚事让我甚感欣慰,不过她说出来的实在算不上什么好消息。

    “……哦,那……现在这里的最高战力是谁?”这群死老太婆一个两个都特么关键时刻派不上用场,干什么吃的……

    “不就是你吗?”然后我就感受到了一大堆关爱傻子的眼神。(注:由于幽幽子本身的特殊性,大部分人并不清楚其战斗力。)

    “哦,我啊?我不行,腿还软着呢。”我往前挪了两步,转身,“所有人……小心!快闪!”

    “哈依!”在场九成九的人马上就跑了,只剩下自认能帮上忙的以及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嘿!妹红你特么的打算跑哪去?”我一把拉住跟着人群一起跑的妹红的后衣领。

    “啊?你不让……让我们所有人快跑嘛……”好吧,看来我刚才白特么欣慰了,这位还糊涂着呢。

    “我没特么让你……卧槽!”我正把妹红拎到眼前打算教xun

    两句,鬼巫女灵梦就一拳朝我打了过来,我下意识的把妹红在面前一挡……

    ‘嘭……’妹红被一拳打飞到远处的树干上,翻着白眼,当机掉线了。

    “什……”身为蓬莱人的妹红竟然会在一击之下就丧失意识,我这才明白我之前可能太低估鬼巫女灵梦的力量了,而就在我惊愕的瞬间,灵梦的另一只拳头又到了。

    ‘咚……’这一次,灵梦的拳头被我伸出的左手手掌抓住了,即使如此,我脚下的地面也完全碎裂,我也在这一拳的力量之下向后滑动了一截,“别想着什么伤到不伤到了!就这种情况再不反抗我们都要栽在这了!有博丽大结界加成的灵梦的身体近乎不灭,攻击!”

    “了解了小哥!魔炮「finalspark」!”魔理沙利用速度优势绕到灵梦背后抬起八卦炉就是一发魔炮。

    “嘿……”一直低着头的灵梦突然抬头看着我,露出一直隐藏在刘海下的一对已经变成血红色的,散发着血光的双眸,对我露出了一个崩坏的狞笑,处于待机状态的那只手向身后一扇,魔理沙一直引以为豪的魔炮就被灵梦徒手防御住了,“你也没什么不同……”

    “你说什么?”虽然早已有了心理准bèi

    我还是被灵梦的变化吓了一跳,就这么一停顿的功夫灵梦已经挣脱了我的左手蹿到了半空。

    “别再给我的宴会抹黑了!给我下来啊!”蕾米莉亚再次凝聚出了长枪的雏形,“神枪「spearthegungnir」!”

    “不错的玩具,不过玩具就是玩具。”灵梦徒手接住了神枪,然后轻轻一捏,神枪顿时破碎化为乌有。

    “开玩笑的吧!这就是……博丽巫女的力量?”蕾米莉亚似乎无法接受自己的符卡被用如此可笑的方式破解,虽然这正是她萌的地方,不过现在可不是讨论萌不萌的时候。

    “博丽巫女是幻想乡的最高战力,只要在幻想乡之内就堪称无di

    ,这可跟与我作战的时候不同,不做好觉悟的话真的会死人的,小蝙蝠。”我对蕾米莉亚使用了摸头杀,然后在她反应过来之前就跑远了,“慧音,把妹红带走,就算是蓬莱人这个样子也帮不上任何忙。”

    “嗯。”慧音背起妹红准bèi

    战略转移(跑路),但似乎灵梦不太同意。

    “还是只知dào

    逃跑啊,脆弱的生物们……”灵梦再次显露出了那渗人的笑容,抬起了手,“虎符[流……”

    “「幻想风靡」!”突然袭来的巨大风刃打断了灵梦的攻击节奏,“别老是给人找麻烦啊你这家伙,搞成这样你要让我怎么报道啊!「无双风神」!”

    “生藥「國士無雙之藥」!”铃仙少见的嗑了一瓶三无制药,反正肯定又是八意永琳黑心作坊出品,“赤眼「望見圓月(lunaticblast)」!”

    “你们都一样……”灵梦看着来势汹汹的两张符卡,仅仅是伸出了双手,看起来很普通的,少女的双手,文文和铃仙的攻击就在这双手之前停滞,再难寸进,“毫无变化……”灵梦的双手突然交错,竟然就这么将攻击反射了回来,文文的攻击射向了铃仙,而铃仙的攻击则飞向了文文。

    ‘砰砰……’我平静的拔出光束手枪开了两枪,在半空中引爆了两张符卡那原本就已经在灵梦的反射下开始不稳定的能量,“啊……搞什么鬼……一个宴会搞成这样……我真的是灾星吗?这种蛋疼的宴会……我现在就让它结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