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只是个人罢了-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六十一章 只是个人罢了

    “你?你也没什么不同……没了左手,你还算个什么东西?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没了左手之后你也不过就是个杂碎罢了……”灵梦的身形在半空中突然消失。

    “小哥小心!是亚空穴!”魔理沙的提醒还是慢了一步,在我听到她声音的同时我已经感觉自己的左臂被抓住了,然后就是后背上重重的一脚。

    “!!”文文的吸气声伴随着生化计算机弹出的警告信号回荡在我的脑子里,我知dào

    我的左臂已经从我的左肩膀上被卸掉了,整个的,“啊……真是无理啊……偷袭什么的……”我从口袋里掏出半包皱皱巴巴的七星,往嘴里叼了一根,又掏出了打火机,只剩下一只手,我没办法给打火机挡风了,费了好大的劲才把烟点着,唉,早知dào

    不应该贪便宜,应该买个防风打火机的……“没了左手我算什么?根本就跟有没有左手无关吧,有没有左手……我都只不过是个人罢了……”

    “秦大人……不会有事吧……”铃仙有些六神无主。

    “……我也不知dào

    ,我只希望他现在还知dào

    自己在做些什么……”一直对我保*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持信心的文文也在我失去了左手之后动摇了,或者倒不如说正因为她们清楚我的左手有什么样的力量才会动摇。

    “你到底是什么呢?鬼巫女?”我用仅剩的右手夹着烟头呼出一口气,“你……不是灵梦吧……至少……不是我所认识的那个灵梦吧……”

    “我是灵梦,也不是灵梦,不用猜了,就跟你想的一样。”鬼巫女随手把我的左臂扔到一边,然后肯定了我的猜测。

    “那我们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我扔掉烟头,拔出波动军刀,“不管死活,我都得让你从灵梦的身体里滚出来。”

    “这像是你这种英雄该说的话吗?”鬼巫女突然笑了,跟刚才的狞笑不同,这次是发自内心的笑声,“为了救你认识的人而杀死其他人,看来你跟我本质上也没什么区别。”

    “我从没承认过我是什么英雄,我本来就个坏人,我们本质上没区别。”我拎着波动军刀走近,“我跟你不熟,我也不喜欢你,而且你是坏人,这三条证明了你对我没有价值,杀死一个对我没有价值的人,我也不会有什么负罪感,事实上对我来说,杀你跟解牛宰羊没什么区别。”

    “哼哼哼哼……呵呵呵呵……哈哈哈哈……知dào

    吗,说实话我有点喜欢你了。”鬼巫女的话很诱人,灵梦本来就长得漂亮,变成了鬼巫女之后又平添了一抹血腥的美感,但是,很遗憾,这对我无效。

    “是吗?不过我一点都不喜欢你,而且,当着我女朋友,而且还是两个女朋友的面,麻烦你不要在我的感情上找麻烦。”鬼巫女愿意废话,我也不在乎多说一会儿,反正有时间限制的是她又不是我,你看特摄片里从来都是奥特曼着急,什么时候见过怪兽着急的。

    “那的确遗憾……”鬼巫女笑得越发欢快,甚至让我感觉有点熟悉,“炼狱[天照大神]!绝望[鲜血之结末]!混沌[梦想封印?鬼]!”拖延时间结束,鬼巫女出手了。

    “秘法【走为上计】!”之前送八云蓝回到八云之家之后我就一直都没有解除索德布雷加形态,这下终于派上了用场,虽然鬼巫女的弹幕密集度和破坏力以及附加效果都达到了一种堪称鬼畜的程度,但是在我的逃跑加格挡之下暂时还没办法对我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不过也只是暂时,没法修liàn

    异力,机甲报废又失去了索德布雷加之剑的我无论如何不可能是鬼巫女的对手,更何况我现在连作为最后救命稻草的左臂都不能用了,“真是蛋疼,要是索德布雷加之剑没坏掉的话,至少使用索德布雷加自己的力量应该也可以挡一挡,好歹也是被称为什么神剑勇者的嘛……诶?神剑勇者?索德布雷加的意思是神剑勇者?那连把剑都没有怎么能叫神剑勇者!”

    “哈哈哈哈……说的那么漂亮,结果还不是只能逃跑!”鬼巫女再次加速,很快就拉近了与我之间的距离,看来她的极限飞行速度更在我这索德布雷加之上,“来用拳头交流一下如何?魔神[死狂]!”

    “物理性符卡?”我举起手中的波动军刀试图格挡,但结果就是波动军刀直接被打的脱手,然后我就被一拳砸到了地里,衣服被扯得破破烂烂的,差点就走光了,而且浑身脏兮兮的真让我不爽……这么逞能的想着的我挣扎着从地上砸出的坑里爬出来,一抬头却看到了可能是新的救命稻草,也许能验证一下我之前的想法……

    “挺厉害……居然还活着呢……”鬼巫女追着我降到地上,却看到了两个人,我和……正拿着一个西瓜的妖梦。

    “何种情况?”察觉到了鬼巫女身上毫不掩饰的杀气,妖梦知dào

    来者不善,放下西瓜的时候手已经握在了剑柄上。

    “有奇怪的意识占领了灵梦的身体,你直接这么理解就好,快逃吧,不然你也会死。”妖梦的实力不弱,但也不可能跟论外级别的鬼巫女对抗。

    “武士可不会在敌人面前退缩和逃避。”妖梦却没有移动脚步,“那样一生都别想再有进步了。”

    “迂腐的思想……”比起这种武士道精神,我更信奉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话说我现在说这话也没人信了吧……“打个商量怎么样?把你的剑借我一把用用?”

    “那是不可能的,只有魂魄家的人……”妖梦刚说出半句就被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惊呆了,顺带着把剩下的半句带了出来,“……才能使用白楼剑……怎么可能……”

    妖梦的惊讶绝对有充足的理由,因为我在说完‘用用’两个字之后就已经把妖梦身上的白楼剑拔出来了。

    然而其实更为惊讶的人是我,由于在我之前的形态转换后从未使用过一把真zhèng

    的剑,我一直都不知dào

    在我的身上居然还有着索德布雷加的力量残留,如今终于在我拔出了白楼剑之后被激发了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