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这是替身攻击!-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六十二章 这是替身攻击!

    当我再次握剑之后,一切就如同我所预料的差不多,索德布雷加还有残留的力量在我体内,还有就是身为神剑勇者,我能无视任何使用限制的使用任何被定义为‘剑’的武器。

    “哦,还留有这种力量吗?”鬼巫女慢慢飘了过来,看来她似乎不太喜欢走路,忠实地继承了灵梦的懒成虫属性啊……啊哈哈哈哈哈……

    “这种台词,早已经说过了……你无不无聊啊……”这句台词几乎都已经烂大街了好不好,每次主角爆fā

    力量的时候反派就来这么一句烦不烦啊,接下来是不是还要再来一句:但是即使有这样的力量也是完全没用的……之类的啊?不就是要打架吗!唧唧索索的膈应不膈应啊!“实之剑-风舞流刃击!”

    “一言不合就出手的家伙是不会招女人喜欢的,你妈妈没有教过你吗!”鬼巫女伸出了左手抓住了白楼剑的剑刃,我在那一瞬间甚至感受到了白楼剑在恐惧,鬼巫女的力量竟然强dà

    到了可以污染白楼剑的程度,不过幸好,白楼剑还没那么不坚挺。

    “我不知dào

    我妈是谁,我也一点都不想要招你喜欢!虚之剑-风舞流刃*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击!”只是变了一个字的招式效果却完全不同,白楼剑的全身骤然虚化,挣脱了鬼巫女手掌的束缚,从她的额头斜斜的斩过,身影交错之间,我已经来到了鬼巫女背后,把白楼剑往地上一插,捂住了自己喷血不停连带着某些散发着异味的黑色的需yào

    打上马赛克的东西一起流出来的肚子,靠,肠子好像被扯断了,幸好大腰子好像没事。

    “直接攻击灵魂?这种无耻的能力……居然也想伤到我?”鬼巫女转过头来,她看上去没有在我刚才的一击之下受到丝毫的损伤,但那暴怒无比的语气和扭曲的表情证明了我刚才的攻击还是有点效果的……大概吧……“你想用这种方法让我提前消失吗?你成功了!”鬼巫女再次发动亚空穴,再出现时已经在我面前,我只来得及拔出地上的白楼剑,就被一脚踢倒在地上。

    “喂,用这种瞬间移动太无耻了吧。”我感觉断裂的肋骨好像扎进什么不得了的地方了,大腰子什么的。

    “如你所愿,我会消失,不过在那之前你先给我消失吧!”鬼巫女踩住了我的右腿,我都能听见大腿骨被踩碎的时候发出的‘咔嚓’声,听的我突然有点想吃烤鸡脆骨了,那撒点孜然,在撒点辣椒面……诶?跑题了?好吧,踩断我的腿骨之后呢,鬼巫女朝我的脑袋砸了一拳。

    我的右腿还被鬼巫女踩着,我根本避无可避,而以鬼巫女这一拳的力量我更没有格挡的可能,不过还好我的手里还握着白楼剑,虽然我不可能砍掉鬼巫女的拳头,但我却能砍掉自己的腿,反正连骨头都碎掉了。

    白楼剑划出一道白光,该说真不愧是魂魄家祖传的大宝剑吗,白楼剑切断我的右腿就跟切豆腐的感觉差不多,我甚至没感受到有什么实质上的阻力,不过也正常,本来骨头都碎了,我背后双翼一展,在千钧一发之际擦着地面滑开了身体,鬼巫女的拳头砸了个空。

    “哇哦,好累赘。”我本打算顺势飞上天空进行空中战斗,毕竟像我这种本来有三条腿的生物来说突然变得只剩下一条腿再留在地上是很别扭的事情,最关键的问题是站不稳,结果我没想到的是因为少了一条大腿,重心偏移,没找到平衡点的我差点一头撞到树上,失策了,之前因为少了一只手改完了重心之后习惯过头了,我开始考lu

    着是不是要暂时先把自己的下半身,也就是腰部以下全都切掉,但却又舍不得我的小伙伴……虽然他现在根本不在线……“没关系的吧……能接回去的吧……一定能再接回去的吧……”

    “你不会再长了!”鬼巫女再次轰过来一记拳头,看来比起用灵力和符卡鬼巫女更喜欢直接肉搏,我横握白楼剑,用左肩抵住刀背,勉强挡住了这一拳,说实话,虽然激发了剩余的索德布雷加之力让我的力量凭空提升了几倍,但怎么想我都不可能打得过这种玩意吧,我当时为啥不逃跑呢……正这么想着的我被鬼巫女骤然增大的力量一拳打入地面……不对,不是鬼巫女的力量提升了,是我的力量下降了!

    “sir!坏消息!您体内残留的索德布雷加之力已经耗尽了!恐怕您以后虽然依然可以无限制的使用任何被定义为‘剑’的武器,但无法再获得任何加成了!”西斯特姆一直在密切观测我的身体内的状况,如今终于有了回应传来的却是坏消息。

    “嘁……到此为止了啊……偏偏在这种关键的时候……”鬼巫女虽然也因为我的灵魂攻击导致存zài

    时间下降,但相比我算是好多了,我这下可相当于把老底子都打光了,而且就算这样,我都未必能看见明天的太阳,不,我觉得我肯定见不到,因为就我计算,明天应该是阴天。

    “人符「现世斩」!”正想朝我补刀的鬼巫女被突然袭击,不得不放qi

    了补刀的想法,转身应对攻击,就与当时应对我的攻击时差不多,鬼巫女单手抓住了来袭的剑刃,然而不同的是,这一次鬼巫女还打出了另一只手将来袭之人的胸口洞穿。

    “?”打穿了来袭之人的鬼巫女却感觉有点奇怪,因为手上传来的感觉完全不像是肉身,在鬼巫女的注视之中,被打穿的‘妖梦’渐渐的软化变形,最后变成了一只……白芋头麻薯?

    “是半灵啦!”真zhèng

    的妖梦把我从地里拉出来,“抱歉之前没来帮忙,不过现在在下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那家伙的速度,剩下的就交给在下吧。”

    “替身攻击?小孩子的把戏。”鬼巫女对于手上的半灵飘走了这种事情完全不在意,“概念[絕對干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