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永琳的特别照顾-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六十五章 永琳的特别照顾

    “所以你的意见呢?”文文分析的这么透彻,应该也有自己的想法,“你现在打算做点什么?”

    “我能做什么啊……”文文摇摇头,“我做什么也没用,所以我什么都不打算做。”

    “文文,我把饭送来了……诶,秦大人,您没事了吗?”铃仙拎着一个食盒从楼梯口下来。

    “哟,铃仙,如你所见,我还健在。”看到铃仙手上的食盒,我的肚子不争气的‘咕噜’了一声,不过该问的还是要问,“为什么会送饭过来?”

    “因为师匠给您特制了恢复食谱,但是又不知dào

    您会在哪天苏醒,所以我就每天都送来。”铃仙的解释把我吓出了一身冷汗,我曰,八意永琳居然也这么有良心了?夭寿了,天塌了,世界要终结了吗?“额,秦大人,您是不是在想什么失礼的事情?”

    “不,并没有。”笑话,这种时候当然要否认,正所谓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傻叉才会说实话出来,“话说西斯特姆说我泡在池子里三天了,那前两天送来的…〖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

    “我吃了,不能浪费对吧。”文文用小拇指的指甲剔了剔牙。

    “嗯,很好。”浪费是可耻的,没浪费就好,“那,现在吃饭。”

    少女进食中。

    “诶,对了,刚才说到灵梦,她那性格真的很容易钻牛角尖啊”我吃的满嘴流脓,对,就是流脓,真不知dào

    八意永琳这食谱都是什么鬼,这特么是贝爷用的食谱吧,根据西斯特姆检测,这食谱的营养成分高的吓人,而且性质温和,完全不用担心虚不受补的问题,但是这材料也太内个啥了吧,这圆了咕噜的是什么?沙虫卵?这东西一口下去满嘴浆糊啊。

    “是啊是啊……”文文和铃仙躲得远远的,时不时地往我这边瞥,“铃仙,前两天的食谱不是这样的吧?”文文看着我面前的‘食物’捂着嘴小声问。

    “我也不知dào

    ,今天的东西不是我做的,是师匠亲自做的,我也没想到会是这些东西啊。”问题是铃仙这也糊涂着呢。

    “别的先不说,这材料也太恶心了吧……”文文看得都快要吐了,“八意永琳到底在搞什么,这些东西真的能吃吗?”

    “刚才西斯特姆不是扫描过了吗,这些东西理论上完全是能吃的,但是师匠到底怎么想的我也不知dào

    啊。”铃仙的忍受力比见多识广的文文还差一个等级,此时已经把脸转过去了。

    “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告su

    他了吧,关于今天的食谱跟前两天不一样的事情。”文文看着我惨不忍睹的样子已经不忍心再给我造成二次伤害了。

    “反正我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西斯特姆插话,“主人不知dào

    也许是种幸福。”

    “我也不打算说了……呕……”铃仙已经恶心到了光听动静就要吐的地步了,用手玩命的捂着嘴不敢开口,生怕一张嘴隔夜饭就出来了。

    “嗯?你们为什么站得那么远?”我其实倒没觉得有什么,虽然恶心了点,但食材的处理都挺到位,味道还不算太差,只能说是微妙,最关键的是,以前为了生存我吃过比这更恶心几千倍的东西,异形肉啦,丧尸眼什么的……等等,我这跟贝爷有什么区别?难道八意永琳就是因为这才给我开了个贝爷营养食谱的?算了,先吃饱了再考lu

    那种无聊的事情,“我觉得我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

    “你去倒是可以,毕竟你跟她也算是损友,何况这次也是你阻止鬼巫女的。”文文不知为什么说话的时候用手捂着嘴,不过我淡定的忽视掉了这细节。

    “其实……这次最后阻止鬼巫女的不是我。”我这次真心只是把自己大卸八块了然后打了个酱油而已,“真zhèng

    阻止她的是幽幽子,西行寺幽幽子。”

    “也许,但在大部分人眼里可不是这样,再说了,刚开始也确实是你把鬼巫女引开的。”文文知dào

    我不会在这时候开玩笑,但她觉得我的行为也确实有意义,并非可有可无的存zài

    ,“所以你去看看也好,而且安慰人你也不是第一次了,你当年的嘴遁我至今还历历在目呢。”

    “那我还真是荣幸啊。”我打了个哈哈,没太在意,博丽神社我肯定是要过去看一看的,但具体要不要用嘴遁还要再看情况。

    “对了,说到西行寺幽幽子……”铃仙终于把快漾出喉咙的呕吐物压了回去,想起了什么,“昨天冥界的半灵剑士不是来过吗,不过听说秦大人还没醒就离开了,说是改日拜访什么的。”

    “半灵剑士?魂魄妖梦吗?”说到白芋头麻薯就是魂魄妖梦了吧,虽然据说她还有个爷爷,不过已经失踪好久了,打那之后幻想乡的白芋头麻薯就只妖梦一家了,“她会来干什么?诶,对了……”我突然想起来当时我自作主张的使用了妖梦的白楼剑,而按她当时说出来的话,只有魂魄家的人才能使用白楼剑,就好像只有岛田家的人才能驾驭神龙一样,我觉得妖梦十有八九是放不下这件事才回来,不过这并不是什么难以解释的问题,“不用在意她,虽然古板了点,但是个好人啊。”

    “哦……那个,我还要取材,先走了。”文文拿上相机就往楼梯上走。

    “我……我也要先回药店,食盒我晚上再来收,秦大人,您慢慢吃……”铃仙紧跟着文文打算离开。

    “哦,这就走了?”我夹起一颗沙虫卵晃了晃,“不一起再吃点东西了吗?话说你们两个什么都没吃吧。”

    “不……不必了……”铃仙听到我话的瞬间脸色变得翠绿翠绿的,“我……赶时间,赶时间……”

    “我也算了。”文文的反应比铃仙就好上不少,脸色变得惨绿惨绿的,“你就别让了,你都饿了三天了,你不吃我们就好意思吃嘛,吗,就这样,我们走了。”

    “哦。”我目送着文文和铃仙以比香港记者还快的速度跑上楼梯,默默的把沙虫卵放进了嘴里,“嗯,有点咸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