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博丽灵梦,老子来安慰你了!-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六十七章 博丽灵梦,老子来安慰你了!

    “我说,能不能不提我胸*部装甲的事?”天了噜,就是因为这莫名其妙蹦出来的胸*部装甲,老子遭了特么多大的罪,别的不说,前两天宴会的时候老子的胸差点被特么灵梦揪下来,“这胸*部装甲是性转的时候自带的,又不是我自己选的。”

    “行行行,不说了。”姬海棠极继xu

    话题,“头上的羽翼一样的装饰其实是特种型呆毛,可用来防御来自其他呆毛以及兽耳的袭击,拔掉之后是否会导致本体黑化目前不明……这就是我收集到的所有关于你的情报,最早的时候我完全不理解你这种人哪里好,不过现在……你看上去比表面上危险的多。”

    “我一直很危险,不过那只是对于我的敌人来说。”我不会对非敌对目标造成危险,事实上,一般来说我还是个不错的人,“所以,你的最终评价呢?”

    “我大概能理解为什么文文会看上你了。”

    “谢谢夸奖。”休息了一阵时候,体力也恢复了一些,我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土,“我也该继xu

    走了,我不是什么狗屁英雄,只是个坏人而已,虽然我需yào

    做的好事倒是挺不少的。”br

    />

    “你这就是英雄。”姬海棠极却不同意我的说法,“英雄不在于是好人还是坏人,而在于他干的事情的最终结果是好事还是坏事。”

    “是吗,好吧,那我重说,我干的也是些坏事。”既然姬海棠极这么说,那我也只好换种说法。

    “你为什么一心要当坏人呢?”姬海棠极被我的突然改口惊着了,她似乎完全无法理解我在想些什么,“为什么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个好人?”

    “因为好人会有顾忌,而坏人没有,所以好人总是斗不过坏人。”我总觉得我似乎解释过这个问题,不过既然姬海棠极都这么问了,我也不在意告su

    她一遍,“当危机来临,有顾忌的人往往死得最快,瞻前顾后是大忌,只有百无禁忌而不择手段的人才能活下来。”没错,百无禁忌而不择手段,我一直都是这么活下来的,“你们觉得我会做好事,只是因为那在我的能力范围内,在不会对我自身的利益造成影响的情况下我当然也不介yi

    做点好事,但是别因为这就把我当成什么好人,假如有无法抗拒的大难临头,我绝对会第一个逃跑。”什么舍己为人,什么大公无私,狗屁!只有你自己活着才有希望,只有你自己活下来了才有机会再去奋斗!如果你自己死了,一切都是空谈!

    “我不信。”结果我说了这么一大堆,姬海棠极就特么回了我三个字:我不信。“如果文文遇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你会扔下她自己跑路?你说这话谁信?你自己信吗?”

    “呃……咱能换个问题吗?”靠,这一句把我噎的,打脸打得‘啪啪’的啊,你说说这姬海棠极,怎么这脑子转的比香港记者还快,我的大忽悠嘴遁居然没混过去。

    “要不要脸?还要不要脸?我说你不要脸这一点倒挺像个坏人的啊。”姬海棠极突然发xiàn

    在对我的调查里漏了一条,就是在我的性格记录里还要加上逗比这一条。

    “哼,你懂什么,要知dào

    这可是我流亡在宇宙之间摸爬滚打一百多年总结出来的成功秘诀三部曲,第一:坚持;第二:不要脸;第三:坚持不要脸。”说真的,虽然不是说做到这三条的人都能成功,但成功的人,基本上都能做到这三条。“好了,我还要去博丽神社,你自便吧。”我不再停留,快速移动(落荒而逃)了。

    “……秦钺炀……真是个看不透的人……或者说他的本性就是这么逗比?”姬海棠极完全颠覆了对于我的认知,站在原地久久不语。

    博丽神社,宴会时的布置已经被完全清空,神社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和冷清,唯一不同的是,以前一直在院子里一遍抱怨神社不人气一边清扫落叶的红白巫女,此时却并未出现。

    “灵梦!博丽灵梦!穷-鬼巫女!”我站在院子里连喊三声,“你特么给我出来!你要是再不出来老子就……真的喊不动了……好累……”

    神社里没有任何回应,如同真的没有人一般。

    “灵梦,如果你听得见……我……好困……”我扶着墙往神社里走,一直走到灵梦卧室的位置,我实在站不住了,直接栽了进去。

    “呃?”躺在被子里的灵梦被声音吵醒了,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往我栽倒的方向看,“什么啊,秦钺炀啊……”

    “好困……”我近乎无意识的念叨着。

    “困?那一起睡呗……”灵梦迷迷瞪瞪的拉着我的头发把我拉进了被子里,神社的位置在山上,即使是夏天也相当凉快,盖着被子也不会觉得热,“别老让我拉着,自己不会动吗……”

    “哦……”我也是困得不行了,莫名其妙的就钻进了被子,感觉挺舒服的,特别是被子里面的大抱枕,好软,跟特么真的一样……“嗯……”

    就这样,三个小时过去了。

    ‘嗖……’魔理沙的强化型破空扫把奔腾而来,降落在神社的鸟居之下。

    “灵梦,我又来了,你的感觉怎么样?体力恢复点了没?还是那么困吗?我听说秦钺炀小哥也来看你了,你没干什么出格的事吧?”魔理沙以根本让人来不及回答的速度不停地喊着问话,一路走到了灵梦的卧室外面,发xiàn

    门是开着的,“我进来……了……”魔理沙的话语停止了,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小……小哥……和……灵梦?这这这这这……什么鬼!!!!”

    魔理沙巨大的嗓门将我从美梦之中惊醒,特么的,老子都梦到跟文文零距离接触了,就特么差一点!诶,怎么感觉抱着的东西不太对劲?这胸围只有b吧……文文缩水了?我低头往怀里一看,正赶上灵梦揉着眼睛往上看。

    “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