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咲夜的忠诚心-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八十八章 咲夜的忠诚心

    “诶,我说,你要的是不是这个?”文文从破烂山里拎出一套铁灰色的机甲,看起来磨损很严重,但整体上还算完整,“我说啊,这真的是你做的?这手艺也太糙了点吧。”

    “嘛,原型机嘛,毕竟那时候年少轻狂,放*荡不羁,整天想着炸别人屎什么的。”我把原型机拎起来,打算带到工作间去,“没了西斯特姆,我只能自己检测了,希望别想我想象的那么糟糕。”

    “糟糕?为什么?”文文跟着我来到了工作间。

    “因为这原型机太古老了,所以……”我开始检视原型机的内部构造,“该死,果然如此,因为零件太旧了,所以这机体跟我现在手上的大部分武器都不兼容,比如你看这里。”我打开了机体左臂上的装甲,“我现在所用的三联装高能光束炮,因为同时拥有两种不同的射击模式,所以需yào

    两个能量接口,但是你看,这台机甲上只有一个能量接口,而且,原本的蓄力模式因为单次能量输出巨大,所以接口也要更大,这个接口完全无法满足蓄力的需求。”

    “那不是只能用单发射击了?”文文明白了,“那可确实够恶心的。〖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

    “还不止呢,你看看这个纳米核心,因为是实验性的,所以大小上要小两圈,能量输出也弱,但是原本机体预留的空间就只够安装这么大的纳米核心,所以我现在用的成品纳米核心根本就换不上去,能量输出不足是肯定的了。”我打开了纳米核心外甲板,把里面的实验性纳米核心拿出来看了看,“幸好,虽然是试验品,不过还能用……文文,拿上纸和笔,帮我记录一下。”

    “哦,说吧。”文文不知dào

    从什么地方就把纸笔掏出来了,“我听着呢。”

    “右臂单接口完好,可安装拳击型光束剑……左臂单接口完好,可安装旧式光束炮……喷射背包可用……左臂内置纳米护盾可用……右……诶?这台机体只有左臂装护盾了?”因为时间过于久远了,关于这台机体的记忆早已被我沉到了生化计算机深处,“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你确定这些都要记下来?”文文停了笔。

    “啊?哦不不,只要把机体相关记下来就行。”把无关的事情甩出脑袋,我示意文文继xu

    ,“实验性纳米核心可用,右臂可安装死神速射炮,外装甲不需替换,可添加动能泡沫装甲,面甲需替换,能量护盾发生器可用,变形系统可添加,奈瑟装甲可添加,魔法弹药可添加,亚空间弹匣包完好,成了。”

    “给,记完了。”文文把记好的纸递给我,“你这还有旧式光束炮呢?”

    “有啊,当时就是计划安装在一些小功率机体上的,不过后来项目搁浅了,跟三联装高能光束炮的半自动模式一样有九发弹容,不过只有单炮管而且没法蓄力。”我当年也曾希望将流亡者量产来适应各种环境,但后来发xiàn

    这样还不如直接做一套全环境适应型机甲来得方便,所以项目搁浅了,不过虽然项目不做了,当时研发出来的武器还是留下来了,“我记得以前也跟你说过吧,量产计划的事。”

    “啊……对,你是说过,当时还是铃仙问你为什么要做那么多机库来着。”被我这么一提,文文也想起来了,“不过就凭借旧式武装能行吗?”

    “唉……谁知dào

    呢,八云紫连到底是什么任务都没告su

    我,只告su

    我可能有作战,问题是,跟一群拿着弓箭长矛的人战斗也叫作战,跟掌握着阴离子脉冲发射器的人战斗也叫作战,鬼知dào

    八云紫指的到底是哪一种。”说实话我也没什么十足的把握,但眼下我又能有什么办法,用旧式装备总比什么都没的用强。

    “……决定了,如果可能,我陪你去好了,万一你又关键时刻掉链子了,我还能有机会救你。”这倒不错,俗话说得好,一个不如两个,一人不如两人。

    “到时候看吧,应该没什么问题。”对于文文的关心,我就满怀感恩的收下了。

    门铃响起(西斯特姆处于无法工作状态的时候门铃才会启动,平时都是西斯特姆直接通知)。

    “动作真快。”我嘴角一翘,拉着文文回到了客厅,我打开了大门,“怎么样,决定好了?”

    “就是这样。”咲夜进门的同时把手里的包裹放在了茶几上,“大小姐已经同意了,我把血液样本带来了。”

    “那好,那就让我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吧。”我一边拆开包裹,一边想象着蕾米莉亚泪眼汪汪的忍着疼痛给自己放血时候的萌态,然后……咲夜突然喷着鼻血倒在地上了,我一瞬间还以为咲夜学会读心术了,“……你怎么了?”

    “……呃……没事……”咲夜从茶几上的纸巾盒里抽了几张纸把鼻子堵住了,“之前回红魔馆的时候出了点小问题。”

    “这样啊,注意身体啊。”我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很明白是怎么回事,看来威严酱放血的时候真的有够萌的,把咲夜的忠诚心都萌出来了,“那我先去检测,你先好好休息休息吧。”

    留下咲夜在客厅休息顺便回血,我和文文又回到了工作间。

    “她刚才怎么了?”文文转头问我。

    “忠诚心爆fā

    了。”我把手中装了血液的小瓶子放到操作台上,“你能想象到吧,蕾米莉亚那个小威严酱放血……”

    “哦……我明白了。”文文顿时领略到了咲夜强dà

    的忠诚心,“这忠诚心也是没谁了。”

    “的确如此,不过如果不想遭受咲夜的报复,这件事我们还是烂在肚子里的好。”真要是把咲夜惹急了,她发动能力之后想从我这顺点东西走我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好了,我要开始检测了,下面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哦哦哦……”文文‘啪啪啪’的替我鼓掌,“你确定不是见证机器的时刻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