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采蘑菇的秦钺炀-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九十五章 采蘑菇的秦钺炀

    “任务结束。”落地的瞬间我换回了本体,推开了香霖堂大门。

    “啊……欢迎光临……”有气无力的声音。

    “怎么了你这是?没吃饭啊?”我往柜台上一靠,手指敲打着柜台桌面。

    “哦,你呀……”霖之助这才发xiàn

    进来的是我,“吃了,不过昨天晚上没睡好,困啊……”

    “那你比我强多了好不!我不光没睡好,还特么没吃饭!”我随便找了张椅子坐下了。

    “行,你厉害,行了吧……”霖之助打了个呵欠,“你这大忙人突然跑过来不是跟我斗嘴皮子来的吧。”

    “我没那么闲……”我开始说正事,“前些日子,我受骚灵三姐妹所托,去了骚灵三姐妹的废弃洋馆调查一些事情,却意wài

    地发xiàn

    了些东西……”

    描述中,这里略过。

    br

    />

    “……它当时假死,趁机逃跑了,我没能彻底摧毁它,不知dào

    什么时候它又会冒出来。”这真是我人生的一大败笔,唉,丢死人了,“本来我该负责到底,但是我现在找不到它,而我在三个月后有别的事情要处理,可能会无暇顾及,如果在那个时候它再次出现,我需yào

    你,干掉它。”

    “……我长这么大还没打过人呢。”听了我的叙述,霖之助沉默了许久,然后憋出了这么一句,真让我失望。

    “没特么让你打人啊,我让你打光之圣杯。”没打过人怕什么,光之圣杯又特么不是人,就一个破杯子而已。

    “你觉得我打得赢吗?”这倒是个问题,霖之助不会打架……

    “……至少……撑到我回来是没什么问题……”流亡者特装型的装甲再加上八尺镜的防御能力,霖之助的防御是极难被摧毁的,“再说了,它还不一定出不出来呢,我就先买个保险,省得到时候抓瞎。”

    “行吧,不过你别抱太大希望。”霖之助勉为其难的答ying

    了。

    “这就行了,我走了,不用送了。”我拍拍屁股出门了。

    “我也没打算送你……”霖之助往躺椅上一瘫,睡了。

    出了香霖堂没走多远,迎面就撞上了背着大包飞回来的朱鹭子。

    “啊,秦先生,早上好。”朱鹭子落地朝我打招呼。

    “啊,早上好,又捡东西去了?”早起的鸟儿有货捡,这话一点都没说错,“收获如何?”

    “托您派兵把守的福,最近的收成比原来还好。”曾经我为了防止自卫队枪支泛滥而派遣流浪者突击型守卫再思之道,却顺带着拦住了其他可能会去捡东西的人,结果全便宜霖之助了,“您这是……”

    “啊……我啊……我这是……出来溜溜……溜溜。”其实我是想顺带着从魔法森林采点蘑菇回去,不过走了一道别说蘑菇,连特么狗尿苔都没见着,但是这话我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呢……

    “哦,那我先回去了,您慢慢溜达。”朱鹭子又起飞走了。

    “嗯……蘑菇……说到蘑菇就想到魔理沙……啊……可爱的魔理沙……想到魔理沙就想到坚硬的臀部……嗯……刀枪不入的臀部……想到臀部就想起拉珠……哎……邪恶的拉珠……想到拉珠就想到京宝梵……哦……悲剧的京宝梵……”这么漫无边际的开着脑洞,我继xu

    漫无目的的走着,然后就有一坨坨白色的东西映入眼帘,“……蘑菇?”

    在不远处的树下,一小片白色的蘑菇生长在那里。

    “白色的蘑菇……”我凑了上去仔细观瞧,结果发xiàn

    是空欢喜一场,“唉……真特么倒霉,好不容易看见蘑菇居然是白色毒鹅膏,我要是打猎倒是能用得上……”毒鹅膏菌的毒性很恶心,虽然左臂特异的我是不在乎,但是这东西还是少吃为妙,除非必要。

    “小哥你在这里转悠什么da☆ze?”刚刚才想到魔理沙,魔理沙就出来了,我是先知吗?

    “魔理沙,附近有没有蘑菇众多的地方?”我用脚踢了踢旁边的白色毒鹅膏,“最好没有这种带毒的蘑菇的。”

    “蘑菇?小哥你什么时候也对蘑菇感兴趣了?”魔理沙用扫把柄指着北边,“那边多的是。”

    “我并没有对蘑菇感兴趣,但是我的肚子对蘑菇感兴趣。”我的肚子适时的发出了‘咕噜’一声,“你呢,你来这干什么?”

    “直觉告su

    我今天来这会有好事发生。”好吧,魔理沙这个幸运s的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傻小妞。

    “好事?好吧,那我就发一次善心。”我从亚空间超级仓库里拿出伊利丹……哦不,一粒蛋,好吧就是一粒药丸,“拿去,回家准bèi

    好了再吃。”

    “什么啊这是?”魔理沙接过药丸端详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门道,“准bèi

    什么啊?”

    “你自己不会感觉不出来你的身体现在有多差了吧,一直依靠些奇怪的蘑菇提升魔力,毒性在你的体内积累,已经快到临界点了。”我随手摘掉了魔理沙的帽子,然后把她的金发揉的乱七八糟的,“真到了那个时候,你打算怎么办?”

    “啊呀……有这么严重吗?”好吧,魔理沙自己真的还没有意识到,这傻小妞,死都不知dào

    自己怎么死的。

    “这颗药能清除你体内存积的毒素,还能保留已经提升的魔力,但是,你给我记清楚,我只有这么一颗药,以后把你那些奇怪的蘑菇都给我戒了!”我用乱揉魔理沙头发的那只手把她的脑袋拉了过来,恶狠狠地盯着她,“听见没有?”

    “呃……好吧……”比起魔力还是命更重yào

    ,魔理沙毕竟不是真的傻。

    “乖……”我的表情转换为笑眯眯的样子,“记得回家再吃,吃的时候做好准bèi

    。”

    “所以说我要准bèi

    什么啊?”魔理沙努力把自己的头发捋顺。

    “你需yào

    一个马桶,还有大量的卫生纸。”我转身往有蘑菇的方向走去,随手把帽子扔回魔理沙的小脑袋上。

    “诶?”魔理沙愣住了,立kè

    扶好了帽子抬头,“小哥你啥意思……”

    然而魔理沙的视线之中只有无尽的森林,我早就跑去采蘑菇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