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新的协议-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百零六章 新的协议

    “拿什么还?”永琳回头瞥了我一眼,“优昙华都给你了,你还想要什么?我们这穷乡僻壤还有什么你看得上的?蓬莱药要吗,我能让你当饭吃。”

    “不用那么大。”蓬莱药?我要那玩意有什么用,蓬莱药的原理是固定时间点,这种意义不明的效果十有八九会被我的左臂抵消,我就是真当饭吃也没有用,“上次的止痛剂药片,有空再给我做点,我好像不能免疫头疼。”

    “早说啊你,行,回头给你几箱。”永琳表示药片小意思,想吃管够。

    “说起来,你不打算把结界撤掉吗?你不觉得有点人气也不错嘛。”永远亭现在还被封闭在结界之内,虽然我现在能自己进来了,但是怎么说呢,我不太喜欢与世隔绝的环境。

    “自从你来了之后,永远亭的人气就旺盛多了,这确实挺不错的,不过我还没能下定决心,再让我想想吧。”永琳其实也想过多跟外界接触一下,不过那样所带来的麻烦她好像还没想好是否可以承shou。

    “随你,我只是给个提议。”永〖三五?中文网

    m.35zww.

    n

    e

    t琳的顾虑我也能够理解,长时间与外界隔绝之后突然接触总会让人产生一种无所适从感,即使睿智如八意永琳也是一样。

    “到了,谈正事吧,先把那些放到一边。”铃仙推开了实验室大门,永琳和我一起走了进去。

    “我说,这就是你最近研究的玩意儿?”我拿起一小块宛如皮肤一样的东西,“人造皮肤?”

    “啊,是啊,还只是个雏形。”与我所知dào

    的用来覆盖在机械表面进行战术伪装的那种战术用人造皮肤不同,永琳研究的是医疗用人造皮肤,也就是用来进行皮肤移植的。

    “还不错,看起来挺顺利的。”我放下那块人造皮肤,“铃仙,把门锁上,永琳,能布个隔音结界什么的吗?”

    “你居然主动为八云紫保密了?”八意永琳布下了一层隔音结界,“你们关系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好了?”

    “本来就差不到哪里去吧,我跟年纪大的人通常都很好相处,比如你,风见幽香,还有八云紫。”其实还有句话我没好意思直说,跟年纪不大的人我通常也挺好相处,毕竟我是个坏人,能跟任何人打成一片来伪装和隐藏自己,“更何况这是工作,我当然会重视,我可以为任何人工作,甚至可以同时为互为敌对的双方工作,这种情况下最重yào

    的就是保密,就如同我最早说过的那样,我不出售其他的,我只出售武力,我是个拥有强dà

    武力的雇佣兵。”

    “这点我相信。”八意永琳把弓挂到了墙上,“那么你到底来找我干什么?”

    “我从八云紫那里接了个特殊的任务,特殊就特殊在这次任务要去外界,而且是我和文文两个人一起。”永远亭只是我的第一站,为了能安稳的执行任务,我必须保证自己没有后顾之,“铃仙,在我们离开期间流亡者工厂的一切就交给你了。”

    “没问题秦大人。”铃仙满口答ying

    ,但又想起了其他的事情,“对了秦大人,如果您去了外界,那要是上次的光之圣杯再出现怎么办?”

    “那件事情我已经委托给霖之助了,还记得吗,我也给他做了一套盔甲,他应该足够应付,如果不行,铃仙,支援也得交给你了。”我觉得这次光之圣杯不会出现,毕竟上次被打成那个鸟样,就算出现霖之助也足以对付了,现在再跟铃仙说一声也只是下个双保险。

    “知dào

    了。”这下铃仙没有问题了。

    “永琳,在我离开期间让铃仙帮我打理家里你没什么意见吧。”我这一去也得几个月呢,家里总不能一个人都没有。

    “你有给我选择的余地吗?”永琳则表示我都已经敲定了再问她还有什么用,“知dào

    吗,要是在几亿年前,敢这么跟我说话你已经被浸猪笼了。”

    “笑话,要是在几亿年前我就认识你了,我肯定先把你追到手再说。”讲道理,八意永琳条件一点都不差,知识分子,武力又高,长得漂亮身材又赞,而且最关键的是,真追到手别说下半辈子,就是下辈子看病都不用愁了,不过奈何认识晚了,唉。

    “蛤?我姑且先问问,为什么几亿年前你会追,现在就不追了?”八意永琳一副我答错了就把我生吃的表情,而且最关键的是铃仙在一边耳朵都竖起来了,我去,这会儿你凑什么热闹啊,没看你秦大人我都要被吃掉了吗?

    “嘛……怎么说呢……最近不喜欢胸太大的。”八意永琳的胸围比八云紫还大,跟变身之后的我势均力敌,但是老看自己的胸*部装甲搞得我现在对大欧派有点审美疲劳,换句话说,现在我对e以上的cup没有兴趣,这里当然也包括八意永琳这个h级cup。

    “哦,这样啊……”八意永琳不置可否,但从她的表情上来看我似乎安全了。

    “接下来就是你的问题了,永琳。”我这次来可不仅仅是要把家里托付给铃仙的,“幻想乡这种地方鬼知dào

    会突然发生什么奇怪的状况,所以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永琳,帮我看着点我家,别让人把我房子拆了。”

    “不是有优昙华嘛。”永琳这么说,脸上的表情却完全是一副:你的房子被拆了关我鸟事……的样子。

    “如果拆我房子的人铃仙搞不定,那不就得靠你了。”虽然我觉得有这种实力的人不会这么无聊的用拆我房子这种方式找死,但是幻想乡嘛,没法用常理解释,备不住就有那不知死的。

    “行,不过我的雇佣金可不便宜。”永琳冲我搓着手指头。

    “你怎么比我还赖呢?这坐地起价的事我都干不来。”八意永琳要是去碰瓷绝对是一把好手,想让哪伤到就让哪伤到,而且绝对不会玩脱了。

    “我想想……对了,你答ying

    我件事就行了。”永琳示意我把耳朵伸过去,开始跟我咬耳朵,“月之都最近有些异动,如果真到了那一步,我需yào

    你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