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倒霉的狗仔文-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十一章 倒霉的狗仔文

    “要跟你说清楚这件事,那还得从我住进博丽神社的第二天说起。”

    在过去,我住进博丽神社的第二天。

    博丽灵梦一如既往地扫着地,而我却飞在半空修着屋顶。

    “我说。”我钉好了一块木板,直了直腰板,“我明明是花了钱住进来的,为什么还要我穿着机甲上来帮你修屋顶呢?”

    “我们不是朋友了吗?”灵梦露出一个完美的笑容,“诶嘿。”

    “卖萌也没有用!你要是不解释清楚我就把黄金收回来了!”

    “诶??好过分!”灵梦突然摆出泫然欲泣的表情,“昨天晚上明明都已经把人家……现在居然……”

    “停停停停停!”我制止了灵梦不着边际的鬼话,“昨天晚上怎么了?我干什么了?昨天晚上你别说别的,连饭都是我替你做的吧!”

    “嘁……”见这招没有用,灵梦撇了撇嘴,“都是朋友了,你的钱不就是我的钱吗?”

    “从没听说过这种说法啊!亲兄弟还要明算账啊!”我突然一愣,“慢着!别把话题转移到无关的东西上!我们讨论的应该是为什么我要修屋顶!”

    “无关?还有比钱更值得我们讨论的东西吗?”灵梦不屑的掏了掏耳朵,然后用嘴一吹。

    “哟!灵梦!”一阵狂风扫过,文文以一个潇洒的姿势着陆,“文文·新闻的射命丸文参上。”

    “啊……又来了个神烦的。”灵梦叹了口气。

    “在这大好天气下您不大张旗鼓的行使妖怪退治之责吗?”文文突然把脸贴近灵梦,“八云之家的妖怪怎么样?”

    “我吃饱了撑的啊!”灵梦不爽的挥挥手,“走开走开,别打扰我扫地。”

    “这位是?”我从半空中降下来。

    “哟,你好!”文文充满元气的打着招呼,“我是清正廉明的幻想乡首席记者,射命丸文是也,文文·新闻承蒙惠顾……诶,我怎么没见过你?”

    “你见过我才有鬼,我刚进幻想乡两天。”

    “难怪,你这是住在神社?”

    “是啊,我想住的地方还没找好。”

    “哦!大新闻到手,灵梦和外界男子的同居日记!明日见报!”文文突然掏出照相机对着我和灵梦一阵‘咔嚓’,“风神少女!”然后果断的跑路了。

    “喂,姓秦的,你不想修屋顶是吧。”灵梦的脸黑得像锅底一样。

    “是啊,你待如何?”我的脸也白不到哪去,我们两个往这一站,整个一对非洲提督。

    “你的机甲能飞是吧。”

    “你不是看见过了吗。”

    “快不快。”

    “星际旅行用的,你说快不快。”

    “那好,抓住她,我就不让你修房顶了!”灵梦猛地把手向半空中一指,“给老娘把她抓回来!”

    “我们成交了!”我往地上重重一踏,“流亡者零式,出击!”

    与此同时,半空中。

    “大新闻到手,今天运气真好。”文文正高兴的查看照相机里的照片,“这下看极还怎么跟我争!”

    “争什么啊?”

    “当然是争幻想乡首席记者的位置……诶?”文文回答了一半突然觉得不对,扭头一看,我正伸头看着她的相机,“你什么时候……我跑!”

    虽然好奇我是什么时候追上来的,但明显是感到了我的不怀好意,文文将速度提升到了极限,试图将我甩开。

    “目标能量等级……a……正在计算……目标速度……未超过最大值!”流亡者零式的喷射孔中迸发出的强大推力让我完全能跟上文文刚才的速度,而经过计算,她现在的速度依然未超出作战范围,“流亡者零式!全速推进!”

    “警告,流亡者零式仍处于损坏状态,如长时间处于最高速度下可能使机体崩解。”西斯特姆弹出警示音。

    “少废话!做就是了!”

    “了解,全地形喷射背包功率达到80%,90%,100%,推进达到最大值。”

    “抓到你了!”在文文惊愕的目光中我一把抓住了她的后领,然后紧急减速。

    “恭喜您,sir。”西斯特姆向我道贺,“再晚7秒进行制动,流亡者零式就要解体了。”

    “好了,乌鸦小妞。”我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文文,“把相机交出来吧。”

    “才不要!”文文把相机紧紧地抱在怀里,紧到什么程度呢?这么说吧,紧的连cup都整整大了一号,“还有,我是鸦天狗!才不是什么乌鸦小妞!”

    这下我反而有点犯难,并不是因为她说的种族是鸦天狗的问题,事实上,她是什么种族对我来说没有半毛钱关系,真正让我头疼的是怎么从她那高耸的胸围里把相机拿出来。

    在此声明一点,我是个绅士,绅士懂吗,不是变态!

    想了许久,我终于想出了好主意,就是把她扔回去让灵梦解决。

    “看呐灵梦!”我拎着文文降落下来,把她放到地上,“我抓到一只超大的乌鸦,今天晚上炖汤喝吧!”

    “呜呜呜呜……”文文满眼泪水的摇着头试图反驳,但可惜的是,她的嘴已经被我堵住了,至于用的什么……你猜☆。

    “你居然还真追到她了?真令我惊讶。”灵梦啧啧称奇的打量着泪眼汪汪的文文,“狗仔文啊狗仔文,你也有今天。”

    “呜呜呜呜……”文文还想说什么,但却说什么也不飞了。

    “她怎么不跑啊?”灵梦饶有兴致的看着我。

    “两个原因,第一,我的眼睛里的解析系统,也有摄像功能,而且距离超远。”我笑嘻嘻的拍着文文的脑袋。

    “然后呢?”

    “然后?然后我把她的胖次脱下来塞到她嘴里了。”我努力的把文文的头发弄得一团乱。

    “所以呢,你想说什么?”

    “所以我想说的是,如果她还敢飞,我只要一抬头,明天她就见报了。”

    “好吧,屋顶不用你修了。”灵梦把文文的相机一把抢过来,“给,把照片删了吧。”

    回忆结束。

    “就是这样。”

    “原来如此,我说她怎么一看见你的脸就要跑。”妹红咂咂嘴,“不过你那么干……是不是太没节操了点?

    “节操?有节操的办法是给有节操的人准备的。”我晃了晃手里仍然是蚊香眼的文文,“你觉得这小妞有节操?”

    “啊……当我没说吧。”这下妹红也没有反驳的理由了。

    “诶,已经到了啊。”不知不觉间,我们已经走到博丽神社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