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唤醒记忆的伤痕-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百二十六章 唤醒记忆的伤痕

    “杀了我也救不了你,我的哥哥不会放过你的。”嗯,最后的线索到手,他还有个哥哥,而且比他强,不过居然让自己的弟弟过来送人头,看来这哥哥的人品也不怎么样。

    “嗯,我已经知dào

    了,谢谢你慷慨的情报。”我一记左拳把他的脑袋打得像个破碎的西瓜,“尽管让他来吧,只要他出现,我就能送他去见你了。”

    “是吗?不打算解释点什么吗?”令我意想不到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

    “文文……你不该出现在这的……下午的课呢?”我掏出一块一次性手帕把手上的红的白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擦干净,扔到一边。

    “我逃课了,就跟你一样。”文文走过来看了看地上扭曲的尸体,“西斯特姆告su

    我的,说你又受了过去的刺激,觉得应该让我过来看看。”

    “啊……她还真会多管闲事……”我耸了耸肩膀,“如你所见,我没受什么刺激,我现在很好。”

    &nbsp*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你以为你瞒得过我吗?把敌人折磨至死可不是你的爱好。”文文把手放在我的脸上,“告su

    我,当年,在乌兰贝行星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不会想知dào

    的。”但是,我并不想提起关于那个地方的任何事情,“你就把这当做我的心里变态的爱好不就行了……”

    “别废话,赶紧的。”文文完全不认同我的说法。

    “……好吧,既然你这么想知dào

    的话。”我找了块突起的地方坐下,然后试图把子弹从我的胸口里挖出来,“我已经忘了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只记得当时我是受人雇佣,前去乌兰贝行星调查人员失踪事件的。”

    未知的时间段,乌兰贝行星。

    “流亡者到达,是谁要雇用我?”驾驶着流亡者零式落地,我打开了面甲看着眼前的人群。

    “是我,请进来说吧。”一个身着军服的年轻男人请我进了他身后的酒吧,“我是这座城市的治安官,阿利克斯-谢菲尔德。”

    “雇佣兵-流亡者,你知dào

    的。”一般情况下在接受任务的时候我不会报出自己的名字,为的是减少可能的麻烦,“说说吧,打算让我干点什么苦差事?”

    “唉,说来话长,这座城市虽然隶属于乌兰贝皇室的统治之下,但却是最为偏远的城市之一,换句话说,就跟贫民窟差不多,地方也不大,不过就像你所看到的,这里住的都是些好人,因此虽然贫穷,但我们的相处都很融洽,一直也没出过什么大事。”阿利克斯治安官摘掉了帽子,在昏暗的灯光下我能看见他的表情因为某种原因而扭曲着,“可是就在不久之前,这里突然开始出现人口失踪。”

    “失踪,不是死亡,对吧。”失踪听起来比死亡轻一些,但其实更加可怕,因为你永远不知dào

    失踪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对,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而且毫无征兆,这就是我们所有人都觉得恐怖的地方。”阿利克斯喝下一杯酒,让自己紧绷的神经舒缓了一点,开始讲述这几天的恐怖经li

    ,“一开始只是几个流浪汉不见了,因为他们本来就属于流动人口,跟我们本地人又不十分熟悉,因此虽然守城的小伙子们说没看到他们出城去,我们也没当回事,我当时还觉得也许是有人看见后忘了或是其他的什么,但是,没想到那之后的第二天,本地人也开始失踪了,先是巴特利特家的独生子乔伊,然后是费齐医生的女儿思卡莱特,再之后是霍洛维女士的小女儿诺拉,还有我的弟弟约书亚……天哪……”阿利克斯痛苦的抱着头,“我怎么会造成了这样的事情……全都是我的错……”

    “嘿,是你的错,是别人的错,谁在意呢?现在可不是抱着头在这喝酒的时候,你雇佣我来不是让我听你忏悔的吧,如果我们能尽快行动,也许失踪的人还活着。”人口失踪调查是我最喜欢接受的任务之一,因为在失踪的背后常常能引出很有意思的事情,比如人体试验,或者邪教献祭,又或者什么其他的,但归根结底,犯人把人绑走而不是就地格杀,证明那些人活着还有用,这样,我们也许就有机会把他们活着救出来。

    回到正确的时间段。

    “当时我接受了这委托,我只是觉得很有意思,我没想到最后会变成那样。”我把从胸口挖出来的子弹扔到一边,然后从亚空间超级仓库里拿出了急救箱,“阿利克斯的弟弟约书亚,是个非常聪明的小鬼,他居然在被人带走的时候留下了线索,这让我一路追查到了乌兰贝皇室的城堡,然后,我发xiàn

    了真相……”

    “皇室的人有问题?”文文用绷带帮我包好了腿上的贯穿伤口,“不然你不会那么轻易的就进行种族灭绝。”

    “没错,乌兰贝皇室的那些家伙,不知什么时候觉醒了奇怪的爱好,他们从全国各个地方抓人,然后将他们送入布满陷阱的房间,名义上是告su

    他们如果通过房间就能回去,但其实只是为了杀人取乐,陷阱房间一共有八个,很多人在前三个的时候就已经挂掉了,只有约书亚那个聪明的小鬼活着,他居然通过了前七个房间,他可真称得上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不过这也是他的极限了,当我赶到的时候,他差点被最后一个房间的陷阱干掉,不过被我救出来了。”我也自己处理好了****的伤口,“随着我的调查,一切都浮出水面,整个皇室没有一个人是干净的,全国都开始了暴乱,但那些都跟我无关,我的任务已经结束,终究我也只救出了约书亚一个人,我唯一能为那些死者做的,就是用我过去学到的那些刑罚,把皇室那些狗*娘*养*的折磨至死,让他们的身体和灵魂也体验一下那些被他们用陷阱杀死的人们的愤nu

    ,而他们一死,整个乌兰贝皇室就彻底崩盘了,没多久就被起义军取而代之,新的皇帝是个不错的家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