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思乡之情?什么玩意儿!-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百三十二章 思乡之情?什么玩意儿!

    “呼,数量多了还真是不好对付……”文文装作精疲力尽的样子,“不过看不出来你还挺厉害的啊……早苗。”

    “呃……这个……我也没法解释……”早苗也不知dào

    该怎么形容,难道要她说自己突然觉醒了奇怪的超能力吗,不被人当成神经病才怪呢,毕竟在早苗的世界观里,人们是不相信,或者说至少是不愿意相信有人能拥有特殊能力的,因为人类常常无法接受有东西比自己强,尤其是这东西长得还跟自己差不多的时候,就像自然人跟调整者,因为自己无法进化就想办法阻止别人进化,什么玩意儿,“不过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要袭击我们?”

    “这些是机器人,因为明显是机器人,不过你要问为什么袭击我们……我怎么知dào

    。”文文坐在路边休息着,“它们是谁造的,是谁派来的,目标是我还是你,又或者是我们,这些我们都不知dào

    ,所以……过来扶我一把,刚才用力过猛,腿使不上劲了。”

    临时落脚点。

    “我回来了。”文文一脸笑意的进门。

    &nb〖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sp;“欢迎回来。”我迎了上去,“今天演得真不错,不光早苗信了,连我差点都信了。”

    “当然,我从不失手,最多偶尔失失足,那,计划怎么样了?”文文换了拖鞋,往沙发上一躺,“应该成功了吧,我看早苗对自己的能力用的挺习惯的。”

    “确实成功了,百分之七十五,不过现在还差最后一步。”最后一步,也就是最关键的一步,我没法再隐藏在幕后了,必须走上台前,“虽然早苗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能力,明白自己与众不同,但是我敢打赌,她会把今天被袭击的事情告su

    家里的两只神明,但也只会告su

    她们被袭击的事,而不会说自己有了能力的事。”

    “为什么?一般这种特殊能力觉醒会直接跟神明问清楚才对吧。”文文把腿放到了我的腿上,“帮我揉揉。”

    “没问题。”揉就揉呗,我又不吃亏,“她们三个说实话在我看来就是两个家长带一个孩子,当然这两个家长不称职,基本上什么都不干,但是无法否认她们三个人的关系就很像这种家庭模式,所以,如果你自己有了什么秘密或是疑问你会马上告su

    家长吗?反正我不会。”在沟通的选择上,家长往往是最后的选择,因为说白了,家长就因为跟孩子离得最近,又拥有最强的管制权,所以不被信任,更何况还有不少家长认为孩子是自己的私有物品,总以旧时代的眼光给孩子下定义,不被信任也是活该,“虽然早苗跟一般家庭的孩子不同,但是在这种思维方式上孩子们是有通性的。”

    “不见得吧……行,我跟你赌了,赌什么?”文文是妖怪,明显不懂人类社会的弯弯绕绕,尤其是心理方面,“说吧。”

    “咱们两个要赌,就得赌点特别的。”没办法,要是用钱当赌注,那就跟没有一样,懂啥叫夫妻共同财产不?怎么赌总量都不变,这有什么意思,“咱们……赌一口牙的。”

    “一口牙?啥意思?”

    “就是说,我要是输了,把牙都掰下来给你。”这个赌法我记得以前跟莉格露赌过,不过那次用来当赌注的是莉格露的牙。

    “你这赌法也太狠了吧!”文文下意识捂住了自己的嘴,“那我要是输了呢?”

    “那你再还给我。”对吧,反正就是一口牙的赌注,我输了给她,她输了再还给我,多公平的赌法。

    “怎么想……都是你吃亏吧……”文文伸手在我额头上碰了碰,“没发烧啊……你在外面都这么跟人赌吗?”

    “差不多,不过在外面我赌他们的牙。”我干的傻事是不少,但那不代表我是个傻子。

    “那还是别赌了。”虽然知dào

    我的牙能再长回来,文文还是狠不下心把我的牙都掰下来,所以决定算了,“对了,今天那些机器人怎么那么脆?这不像你做的啊。”文文想起几天袭击的机器人结构脆的跟江米条一样,别说她了,来两个没练过的普通人合伙都能拆掉。

    “这二十台是我最早制造的一批试验品,那个时候我可不像现在这么富裕,当时我还穷的叮当响呢,别说什么金钛合金,我手头上连钢都没多少,所以这一批从骨架到外壳全是用当时我手头上最富裕的东西做的。”当时我可真是一穷二白,跟灵梦比也好不到哪去,“而我当时最多的材料就是铝,所以……你明白了?”

    “铝?难怪……不过你这么用可浪费啊,就这么被拆了。”文文用看败家子的眼神看着我。

    “那你说怎么用不浪费?”我到想听听文文有什么高见,要是她真有办法,以后我的财政就不让西斯特姆管了。

    “卖到华夏国去,相信我,绝对受那里的女人欢迎。”文文解释,“它们是铝做的,而铝,在华夏国的拼音里写作lv,大写就是lv,这下你懂了吧,lv的哟,肯定受欢迎,她们才不在意买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她们只在意lv而已。”

    “还是算了吧,这东西可没法出口到华夏国,这东西在那里属于违禁品,连海关都过不去,要是走私……还不够油钱呢。”以前在别的星球上我也没少干过走私的事,不过那时候我的关系网全面,不像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反正现在都坏了,说也是白说。”

    “也是,那下一步你准bèi

    什么时候?”文文已经有点想回幻想乡了,别说她,我又何尝不是,但是这最后一步急不得,一点差错就可能前功尽弃。

    “我也不知dào

    ,决定这最后一步开始时间的人并不是我,而是早苗。”东风谷早苗,才是这最后一步计划的关键,跟她相比,无论是我和文文还是神奈子和诹访子,通通都只是配角,“早苗彻底理解自己的能力的时候,就是这最后一步发动的时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