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蕾蒂-霍瓦特洛克-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百四十二章 蕾蒂-霍瓦特洛克

    幻想乡。

    “我说,出是出来了,可是……你知dào

    该从哪入手吗?”因为魔理沙的速度更快,所以现在妹红坐在了魔理沙的后半截扫把上,话说扫把没有超载一说对吧,“分析什么的我很不在行啊,这种事情果然就应该让秦钺炀去干。”

    “我也不知dào

    ,不过冬天嘛,下雪嘛,姑且就先去找琪露诺那个傻叉冰之妖精看看好了。”妹红的问题是白问了,说得好像魔理沙能有什么正经主意一样。

    “那咱们还是别去了,我记得秦钺炀跟我提过,琪露诺那只笨蛋妖精自从跟他打了一个什么赌之后就销声匿迹了,到现在都没出现过,你找了也是白找。”妹红想起以前跟我喝酒的时候我说出来的趣事。

    “哦……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魔理沙想了想,问了一句。

    “大概……第9章的时候。”妹红回忆了一下,回答。

    “那咱们现在到了多少章了?”魔理沙又问〖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

    “现在是第二百四十二章。”这次妹红想都没想就说出来了。

    “那就不找了,二百多章都没找到,就凭咱们也是够呛。”魔理沙拍板,原计划中断,执行下一目标,“决定了,换人。”

    “找谁?”

    “雪女。”

    “雪女……蕾蒂-霍瓦特洛克?”

    “啊。”

    少女加载中。

    “哟,蕾蒂,今年你呆的时间可有点长啊。”魔法森林的上空,魔理沙和妹红遭遇了蕾蒂,又或者是蕾蒂遭遇了魔理沙和妹红,谁说的清楚呢。

    “说的是,冬天不消失,我就不用离开,虽然今年没找到琪露诺让我有点无聊,你们知dào

    她去哪了么?”同样是冰雪性质的生物,蕾蒂的气质跟琪露诺有点像,但是怎么说呢……就像是成熟版的琪露诺?也不对,琪露诺成熟了之后估计也还是那副德行。

    “她……好像说是为了变强而去修liàn

    了,我朋友是这么跟我说的。”妹红知dào

    蕾蒂肯定不认识我,所以也没说我是谁。

    “啊……修liàn

    啊,那是不错,以一个冰之妖精的身份来说,现在的她还太过弱小……也许她确实是妖精这个种族中的最强之人,但是……那样她永远都只是个妖精而已。”蕾蒂听到琪露诺终于力求上进了,不禁感慨万千,老泪纵横,可喜可贺,可歌可泣……(琪露诺:老娘怎么就可气了?)

    “等等等等等等……我刚刚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你该不会是指……冰之妖精再往上还可以进化吧?”魔理沙打断了蕾蒂的妄想。

    “有什么奇怪的?毛玉都能进化成毛玉王,zun也能进化成神主,妖精能进化很难理解吗?”蕾蒂好像又不经意的爆了什么料出来,可啪,太可啪了,再这样下去可能会被封杀啊。

    “我姑且先跟你确认一下,这里现在是东方片场,不是数码宝贝神奇宝贝或者阿波特战记五九之类的片场吧。”妹红觉得不是进化难理解,而是蕾蒂的脑子难以理解。

    “这点你可以放心,我们还在秦钺炀编织的故事里,除非他消失,不然我们一直都会存zài

    。”蕾蒂随手弄出了几颗小冰块,放进嘴里咀嚼着。

    “你认识秦钺炀?不可能啊……”妹红感觉自己的时间线有点倒不过来,蕾蒂上次出现的时候,我还没来,而蕾蒂这次出现的时候,我已经去别处了,怎么想蕾蒂都不可能认识我。

    “我所说的秦钺炀,不是你知dào

    的那个,不,是你知dào

    的那个,又或者说……你所知dào

    的那个秦钺炀,是我所说的这个的一部分……你听不懂就算了。”蕾蒂把嘴里的碎冰咽了下去,“那么,找我到底是有什么事?”

    “今年冬天持续的太久了,事先跟你确认一下,不是你干的吧。”妹红还在纠结两个秦钺炀哪个是哪个的问题,所以魔理沙先问了。

    “很遗憾,虽然冬天不消失对我来说是挺好的事情,但是如果我有这种改变四季运转的力量,那我为什么以前每年都还要离开?”蕾蒂说的明显是事实,如果她有让冬天持续不断的力量,那早就该发动了,“而且看在你们告su

    我关于琪露诺消息的份上,我送你们一条情报,这次的季节异常,其实跟冬天无关,并不是冬天不走,而是……春天没来,所以,与其找我们这些冬天的产物,不如去找找那只报春的妖精。”每年冬春交替,蕾蒂和莉莉白都会碰面,所以相互也知dào

    ,“你们也知dào

    的吧,那只叫莉莉白还是莉莉怀特什么的。”

    “有道理……不过谁知dào

    她在哪啊……”幻想乡辣么大,要找一只居无定所的妖精,嘛,比从太阳花田摘向日葵之后活下来简单不了多少,对我来说可能更难,因为我在太阳花田摘多少花都没事,还记得那次跟风见幽香干架炸了一半花田的时候吗?不过让我找个妖精……算了吧,太难了,而连我都干不成的事,对于魔理沙来说就更难如登天了。

    “上面,去上面看看吧。”蕾蒂指着天上,“在云层的另一边,我不知dào

    为什么,但是在云层的另一端,我能感觉到讨厌的气息,这就代表至少在那里,春天已经到了,只有这里的春天没到,如果你们真要找她,只有那里靠谱一点了。”

    “哦,好吧,那我们去看看,谢了,对了,赶快收拾东西吧。”魔理沙骑着扫把就打算往上飞,“如果我们解决异变,冬天马上就要过去了。”

    “搞笑……”蕾蒂默默的看着魔理沙带着还在纠结的妹红飞跑,心中一阵嗤笑,“雪女哪来的什么行李需yào

    收拾……再说了,这片场来日方长,秦钺炀肯定会想办法写出能让我在冬天以外的季节出现的剧情的,对吧……”

    外界。

    “阿嚏!”我突然毫无征兆的打了个喷嚏。

    “又被人念叨了?”文文递了张纸巾过来。

    “啊,大概吧……”我用力的擤着鼻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