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果然一到这种章节号就不想认真写东西-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百五十章 果然一到这种章节号就不想认真写东西

    人在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情的时候,时间就过得特别快,而当人感觉无聊的时候,总会觉得时间过得慢,但是不知不觉得,时间就过得比做事还快,总之,在我和文文无聊的过程中,时间很快到了和保卫者联盟所签订的协议的最后一天。

    “我来了,你还要继xu

    待下去吗?”八云紫从隙间里钻出来,手里拿着牙刷和杯具,“盥洗室在哪来着?”

    “你右边走到头。”我给她指明了方向,“我也不知dào

    是不是该继xu

    待下去了,那家伙比我想象的还沉得住气,不过,文文今天是必须跟你回去了。”

    “嘛,毕竟我是妖怪,过了协议期限就不能再待在这。”文文已经换回了在幻想乡穿的衣服。

    “呕!!!”八云紫在盥洗室里发出了巨大的干呕声。

    “我去,这一大清早的你特么是怀上了啊……”我也不打算去管八云紫到底在我的盥洗室里干什么了,反正这房子以后也没什么机会回来了。

    &nbs*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p;“呃……咳……”八云紫一脸菜色的捂着嘴从盥洗室走出来,“昨天晚上喝多了,宿醉,头疼……”

    “跟幽幽子?”我挖着耳朵,“你也敢跟她喝酒,她那无底洞的肚子……”

    “我倒是想跟你喝来着,你又不在。”八云紫把牙刷和杯具往隙间里一扔,“怎么着,你回去,还是不回去?”

    “嘛,反正也没什么发xiàn

    ,要不我也……”我正说到这里,变故就来了。

    “……而今陌生巷尾站成鬼魅,情太累,人流你推我推讥笑怒骂,心难窥……”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不可能是琦玉,因为他没钱交话费,一向都是我联系他,所以对方是谁就很明显了,冈崎梦美。

    “喂。”我接通了手机,“怎么了?”

    “出大事了,你一定要帮帮我!”冈崎梦美的语气没有一丝之前的从容,而是显得十分焦虑,“先答ying

    你会帮我!”

    “我帮你,现在能具体说说了吗?”能让冈崎梦美变成这副语气,一定不是什么小事。

    “你让我找的人,他主动联系我了!”见我同意帮忙,冈崎梦美的语气总算缓和了一点,“他绑架了我几个大学的学生,要你明天下午去郊外的废弃工厂自投罗网。”

    “知dào

    了,明天上午十点,你来在我家碰头。”我挂断了手机,心中的愤nu

    如同抽了水的马桶一般翻腾着,我以为自己已经够无耻,没想到这鳖孙儿比我更无耻,“我不能走了,我还有些事情没了结。”

    “怎么了?”八云紫看出我神情不对。

    “我那目标,比我先动手了。”我把事情如此这般的解释了一通。

    “那你打算怎么办?”八云紫皱起了眉头。

    “还用问吗?”我的想法从刚才第一时间就已经确定了,“那家伙居然触犯我的底线,把无关的人员牵扯进来,他现在一定做足了准bèi

    迎接我,我会从正面进去,踏平他的迎接,拧掉他的脑袋。”

    “这不可能!你知dào

    他为什么要把时间定在明天?他调查过了,关于我们和保卫者联盟的协议!今天是最后一天,我们不能在没有许可的情况下武力介入外界的纷争!”八云紫十分不看好我的打算。

    “你也别忘了,我是个飘荡在星际间的流亡者,我不需yào

    许可!”说完我起身走向里屋,明天会需yào

    到流亡者的力量,虽然头部坏掉了,但是别的部分还可以运行。

    “……”八云紫还试图最后再阻止我一下,“以谁的名义?”

    “以我的名义!”我回头重重的撂下一句,转身进了里屋。

    “我……”八云紫被我一句话噎住了。

    “别劝他了,你明明知dào

    你劝不住他的。”文文靠在一边说着风凉话,“别说他不需yào

    许可,就算是需yào

    ,你觉得他会改变自己现在的做法吗?我不这么觉得。”

    “再废话我就不带你回去了。”八云紫叹了口气,“虽然我知dào

    这根本吓不住你……跟秦钺炀待久了,会忽略力量的差距,忽略种族的分别,忽略……忽略一切能产生阶层的东西,走吧,这里跟我们没关系了。”

    “您说的是。”文文跟着八云紫走进隙间,回到了幻想乡。

    里屋。

    “……”我静止了很久,听见八云紫确实已经离开了,“耶!又特么装了一手好*逼!”刚才那几下别说把八云紫唬住了,连我自己都被唬住了,我真以为我变得伟光正了呢,不过刚才有句话不是装的,就是我要踏平那鳖孙儿的迎接,拧掉他的脑袋。

    “琦玉。”我把手机拨给了琦玉,“明天下午,我要在城郊废弃工厂干一票大的,你们可以封锁附近,但是不要来试图阻拦我,我知dào

    你们也不能介入人类纷争,即使那里面有个外星人,所以我不强求你们干什么,但是他们触犯到我的底线,我相信你会理解的。”

    “……你哪位?”然而,对面传来的是个年轻而冷淡的声音,“老师出门赶特卖去了,我是他的弟子,杰诺斯。”

    “……呃……你把我的话原封不动的帮我转述给你老师就行了。”尴尬了,明明是那么装*逼的话,那么装*逼的场面,却遭遇了逗*逼的意wài

    导致我直接特么装成傻*逼了,f*ck!

    “倒是可以,但是城郊的位置不归老师负责。”

    “……”尴尬了,但我绝对不能表现出来,“谁负责?”

    “战栗的龙卷,因为那里基本没人,所以基本没事,所以让最不成熟的人负责。”

    “明白了,谢谢。”我挂断了电话,“西斯特姆,调查战栗的龙卷。”

    “女,二十八岁,少女体型萝莉脸,性格跟小孩子差不多,但是不信任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妹控到无可救药的死傲娇,总的来说,会是您喜欢的类型。”西斯特姆瞬间就说出来了,怎么会这么快……搞笑……“此外,战斗属性为超能力,威胁程度……低。”

    “看来不会有什么阻碍……”威胁程度低就相当于跟琪露诺那条好9一个等级的战斗力,不足为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