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莲子和梅莉-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百五十五章 莲子和梅莉

    “梅莉?那我也就这么叫了,老是叫你的全名各位看官肯定以为我在凑字数。”我偶尔是会凑点字数,但是绝对不是毫无疑义的字数,比如蕾米莉亚-威严酱-抱头蹲防-斯卡雷特那样的。

    “可以,哦,对了。”梅莉突然又朝我鞠了一躬,“感谢您以身犯险救我们出来。”

    “不,那并不是……”我正要说出事实,却被冈崎梦美的行为打断了。

    “哼,每次都不长记性。”冈崎梦美把已经快被打成宇佐见胖子(因为脸被打肿了)的莲子拎过来往我脚下一扔,“还不赶紧给我道谢,人家可是冒着枪林弹雨去为了我们逃跑吸引火力去了。”冈崎梦美又转头看我,“盔甲怎么还穿着呢?该不会……你身上被开洞了?怕我们看见?”

    “那倒没有。”梅莉听了冈崎梦美的话之后看我的眼神都不对了,就跟看着救命恩人一样,我哪有那么伟大,“解除武装。”我的身上当然不可能被开洞,不过因为龙卷酱的攻击,腿断了一条,而且之前被鳖孙儿按在水里,衣服都湿了。

    &n*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bsp;“喂喂喂,你这可比身上开洞好不了多少吧,你的腿都扭曲成奇怪的形状了。”冈崎梦美指着我的腿,我也形容不好那是一种什么形状,我只知dào

    现在我有点长短腿。

    “初次见面,我是宇佐见莲子,十分感谢您救我们出来!”即使是大大咧咧的莲子也没法直视我的腿骨了,但是这样一来我不就更难开口了吗,关于为什么她们会被绑架……诶,难道冈崎梦美是故yi

    在帮我隐瞒?

    “嘛,其实不用在意。”我看了看冈崎梦美,她的表情有些不自然,我就知dào

    自己猜对了,“其实我应该先道歉,对不起。”

    “诶?”莲子跟梅莉都有点搞不清形势了。

    “我道歉,是因为你们被绑架的根本原因……是我,如果不是他想把我引到陷阱里,如果我能早些发xiàn

    他,如果我当年就把他们一族都灭绝,你们就不会被绑架了,跟你们造成恶劣不好的回忆,抱歉。”如果以上的三条任意一条改变,都不会造成如今的场面,可惜……世界上没有如果。

    “这……没什么吧,又不是您的错,您的腿也变成这样了而且……这本来就是绑架我们的人单方面的不对,您不需yào

    为此负任何责任。”梅莉如是说。

    “就是啊,您也说了那家伙是想把您引到陷阱里,才绑架我们的不是?这种卑鄙的玩意……您根本不需yào

    为他的行为买单。”莲子也是一样的看法,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嘛,毕竟是冈崎梦美的学生,怎么可能是正常人。

    “你心里是不是又在骂我?”冈崎梦美的感觉越来越敏锐了,到底怎么回事?以后还能不能愉快地暗中损人了?

    “想你?美得你,我在想我的腿呢。”幸好我身上正好有能用来转移注意力的东西。

    “还真的,你的腿不疼吗?”冈崎梦美看着我的腿自己都觉得瘆人,但看我的样子就跟没事一样。

    “嘛,我对疼痛的耐受力相当的高,高到几乎跟没有痛觉一样的程度,不过其实痛觉我还是有的,比如头疼的时候或是被开水烫到的时候。”我现在越来越觉得我这能力相当变态,这能力让我不会因任何外伤而出现退缩和恐惧,当然,受力之后的僵直还是有的,要是能解决这点……对了,红美铃!我突然想起来红美铃的一张符卡,气符【猛虎内劲】,我记得这张符卡的效果是利用内劲强化自身并以此提高战斗力并获得霸体效果,而理论上我是有可能也掌握这招的,因为用这招时需yào

    的不是妖力魔力之类的异力,而是内劲,内劲,我也会,虽然没有红美铃那么强,但是……

    “喂……喂!你想什么呢!”冈崎梦美的声音把我从想象中拉回到了现实,“我刚才问你的话你听见没?”

    “没,我刚刚想到了点有趣的事情,没注意听,你问的啥?”内劲符卡,看来回去幻想乡之后我要去跟红美铃研究研究了。

    “我问,那家伙不会再造成什么麻烦了吧?”冈崎梦美重复了一遍问题,“我可不想再有下次了你知dào

    吗?你以为是武侠小说啊躲子弹那么容易?”说着冈崎梦美把我之前给她的防弹衣扔了过来,“看看我中了几枪。”

    “不就中了七枪嘛,我这盔甲上可中了不下七百枪了。”我随手把防弹衣扔掉,反正是量产货,都坏成这样了也没有留着的价值。

    “那要不下次我们换换?你知dào

    挨上七枪有多特么疼吗?”冈崎梦美被我无所谓的态度惹毛了。

    “无所谓,我一点都不怕疼,你就是把我胸口打穿了我也不在乎。”我不说那鳖孙儿的现状是怕吓到小孩子,不过就这个情况看来我再不说冈崎梦美就要跳楼了,“不过你们都不用担心那家伙再出来惹麻烦了。”

    “为什么?你解决掉他了?怎么证明?”冈崎梦美想从气势上压倒我。

    “小心碰头。”我从身后拎出一个还滴着血的布袋子,往地上一抖,里面的东西滚了出来,正是那鳖孙儿的头。

    “呕!!!”在场除我之外的三个人都吐了。

    “这没问题吧……就算呕……就算他们是绑架犯……可是就这么杀了他们呕……会……会不会有麻烦啊……”冈崎梦美一边吐一边关心我,嘛,我倒是很受用,而且看莲子和梅莉的表情也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放心,我打过招呼了,没有任何人会来调查一座废弃工厂里死了几十个雇佣兵这种事情。”龙卷酱怎么可能会进行后续调查,最多也就是跟保卫者联盟说一声,而事情的始末我早已告su

    了杰诺斯,不会有什么麻烦的。

    “那你能不能呕……能不能先把这头呕……这头拿走!”看来如果我不把这颗人头拿开,她们的呕吐是停不下来了,但这又不是我的错,是冈崎梦美非要让我证明的,对吧。

    “行,你说了算。”我一脚把头颅踩成了一滩浆糊,结果三个人吐得更厉害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