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境界的两面-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百六十章 境界的两面

    仅仅几秒之后。

    “幽幽子大人。”妖梦从外面走了进来,身后一如既往的背着楼观与白楼双剑,身旁跟着白芋头麻薯,“咦?刚刚是不是还有谁在这?”

    “没,这里一直就只有我和早苗两个人哦。”幽幽子微笑着否认,“不过,真是来了个好地方呢。”

    “嗯?”妖梦歪了歪脑袋,有些不明所以,“您在说什么?”

    “似乎会很愉快呢。”妖梦不明白,但幽幽子也没打算解释。

    “您指什么?樱花树并没有开放啊……”妖梦还以为幽幽子指的是之前异变的事情,但是那明明已经被阻止了。

    “樱花?”幽幽子反而有些疑惑。

    “西行妖啊。”妖梦提醒。

    “啊……那个已经没关系了。”幽〖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幽子脸上的笑容不似作伪,但是像我们这些知dào

    内幕的人,才会知dào

    幽幽子是真的不在意,“虽然的确很想让她盛开,不过既然开不了就算了。”

    “抱歉幽幽子大人,没想到那么容易就被……”妖梦还为自己之前被魔理沙一魔炮轰飞的事情有些耿耿于怀。

    “好啦好啦,我倒是已经很享shou

    了,更何况……”幽幽子用扇子遮住了半张脸,目视着远方,“……计划已经完成,最后还能不被灵梦发xiàn

    真是太好了~”

    “这……不知dào

    您指的是什么”妖梦的表情越加迷惑了,就连白芋头麻薯上都浮现了问号出来。

    “嘛,是什么呢,哦呵呵呵……”幽幽子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不过我觉得她只是再想一会儿怎么样瞒着妖梦把我带给她的抹茶卷饼特产吃掉。

    八云之家。

    “蓝,你先带橙下去。”与幽幽子的乐观不同,八云紫此时的表情十分严肃,“秦钺炀,这真让我无所适从,我们才初尝胜利的喜悦,现在却又发生这种鸟事。(妖梦:广有射怪鸟事?那这关我鸟事……)”

    “我知dào

    你感觉奇怪,但是我倒觉得这也算正常。”我目送着蓝抱着橙离开八云紫的卧室,“你想,境界都是有两面的,有快就有慢,有远就有近,那么,对于人类与妖怪的境界来说,有妖怪,就会有个对应的人类,而你,紫,你即使在妖怪中也是十分特殊的存zài

    ,天下无二的境界妖怪,所以,我觉得,人类之中出现一个特殊的存zài

    对应你人类与妖怪境界的另一面也是可以理解的。”

    “如果你的猜测是对的,那么她……梅莉,应该就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你有什么发xiàn

    吗?”虽然我的猜测没有任何根据,但八云紫也觉得这可能是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么就有一个问题,八云紫作为妖怪是特殊的,那么作为八云紫的另一面,梅莉作为人类应该也是特殊的。

    “很遗憾,你知dào

    我对于异力很不感冒,所以说实话,我没有发xiàn

    任何有特殊性的东西,她的能量指数也只有e-,跟普通成年人差不多,在这方面,我觉得你应该比我有用,所以我的建议是,你亲自观察一段时间。”我毕竟受到不死人体质的限制,无法修liàn

    异力,对于异力的感应能力也很差劲,但八云紫不同,这可是她的强项,“如果你觉得自己没办法同时观察梅莉和监视冈崎梦美,我可以帮你解决,只不过,我要收取额外的费用。”

    “只要给够加班费,当牛做马无所谓,是吧?行,帮我盯着点冈崎梦美吧。”八云紫本来已经打算结束这次谈话了,但又突然提起来,“对了,帮我把早苗送回守矢神社。”

    “你自己不能送吗?”不是我不干,问题是要说送人隙间比什么不是都快吗,何必让我多此一举?

    “你不知dào

    ?哦,对了,你刚回来。”八云紫解释,“知dào

    日罗院儚吧。”

    “知dào

    啊,不着调的天魔。”当时在妖怪山帮灵鸠伊凛的时候,我可没少听她吐槽这位上司,“她怎么了?”

    “被灵鸠伊凛抓住了,正被按在桌子上处理事务呢。”八云紫一副幸灾乐祸的嘴脸,不过我也觉得这种不着调的领导就应该按在桌子上摩擦以儆效尤,八云紫都比她合格。

    “哦,可是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日罗院儚被怎么摩擦我不管,我就想知dào

    这跟八云紫不能用隙间送人有什么关系。

    “这不日罗院儚回来了吗,我的隙间未经同意或是非紧急事态不能在妖怪山上出现,我正在跟她协调这事不过她明显是要玩赖的。”八云紫提起这事就一肚子气。

    “不是,她跟你过不去干嘛啊?”日罗院儚跟八云紫之间没听说过有什么矛盾啊。

    “还不是因为我跟她都是当领导的,上次灵鸠伊凛教xun

    她的时候说了句什么‘八云紫都比你合格’什么的,日罗院儚就把我恨上了呗。”八云紫的膝盖平白无故中了几百箭,自己都觉得冤枉,“估计是觉得我要是当的比她还差,就没法拿去跟她比较,她就不会挨骂了呗……哎呀,这个脑子有病的人的思维我也搞不懂,不过大概……反正我觉得就是因为这个。”

    “那你这光协商有个屁用,我能帮你送一次,我还能次次帮你送啊?”我又不可能无时无刻的客串计程车司机,再说了,隙间不能用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干脆我替你去教xun

    她一顿,打到她同意为止。”

    “说得好像你一个人能打得过她一样,就凭现在的你,你的盔甲要是没坏还有机会。”的确,我现在的火力完全不足,日罗院儚保守估计也是个能量ss级的玩意,现在的我对上完全没有胜算,但是……

    “我一个人确实没戏,但是加上灵鸠伊凛呢?”一个人不够,那就两个,“我觉得灵鸠伊凛不会介yi

    帮我教xun

    一下自己不着调的上司。”

    “总之你先帮我把早苗送过去,剩下的事情……不,没有剩下的事情了,我什么都不知dào

    。”八云紫这样说无疑是默许了我的想法。

    “至少送我回白玉楼没问题吧。”我再次取出流亡者装备上,当然,头盔还是坏的,不过送个人是没什么问题了。

    “当然。”八云紫拉开了隙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