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夜-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百六十三章 夜

    过了一会儿。

    “……就是这样,我能自由的在男性身体和女性身体间转换,在女性状态下,我能获得飞行能力并且提升一定的防御能力(由头上的装饰友情提供的,主要用于防御他人的呆毛攻击),但是因为翅膀和头饰都拿不掉,伪装能力和隐藏能力就下降多了。”我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嗯,上等货色,不比寺子屋的差。

    “你身上到底还有多少秘密……”神奈子脸上的表情颇有些悲喜交加的意味,“我原以为自己已经把你看得够透彻了,没想到你还藏着这么多东西。”

    “我也不知dào

    ,我的失忆还没治好呢。”我把杯子里的茶水喝完,站起身来,“那么,既然早苗我已经送回来了,我就先撤了。”

    “走夜路小心点,别回头栽死……”诹访子还是那么口不对心,明明说的是好话,但却就是要加上些难听的。

    “借你吉言……对了早苗,你不是喜欢巨型机器人吗?附近的河童正在做,你可以去看看,报我的名字,她们会让你进去的。”我想起荷*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取那里的那些ms,这么久的时间过去了,应该已经改良好了吧。

    “诶?真的?”早苗眼睛里又开始冒星星了,“神奈子大人,我能……”

    “没事,想去就去吧,反正这里暂时没人会来。”神奈子的语气中充满了宠溺,不过似乎是在搬迁过程中耗尽了力量,神奈子如今给我的感觉就跟个凡人差不多,诹访子都比她好一点,不过我估计没有几个月的休养她们是别想恢复元气了。

    “行了,别兴奋了,这都半夜了,要去也是明天。”诹访子拍拍早苗示意她冷静,不过……为什么是拍屁股?

    “嗯?”似乎是注意到了我的视线,诹访子向我这边瞥了过来,我马上装作正在办正事的样子。

    “西斯特姆,冈崎梦美没什么动静吧?”反正是装作办正事,索性装得像一点,正好问问西斯特姆冈崎梦美有什么动作没有。

    “到目前为止一切正常,sir。”西斯特姆汇报。

    “嗯,那就好,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立kè

    通知我。”我挂断了通讯,而诹访子也没看出任何异常,把眼睛转回去了。

    “又在给八云紫打工?”神奈子听见我刚才的话,过来问了一句。

    “是啊,监视一个危险分子,本来不归我管,不过她自己有别的事情在忙活,所以我就把活揽过来了。”这没什么不能说的,虽然这个危险分子还是我带进来的。

    “你还挺宠着她的。”我不知dào

    神奈子是认真的还是在开玩笑,不过要是让八云紫听见了,估计要气死。

    “只是觉得某种程度上说她也不是什么坏人,我们暂时利害一致,由于她还没有背叛我,我不需yào

    对付她。”我跟八云紫算不上朋友,但至少还不是敌人,暂时不是。

    “朋友都是打出来的,我跟诹访子不就是吗?”神奈子觉得这种关系属于正常。

    “那倒是。”朋友确实是打出来的,比如我和八意永琳,或者我和风见幽香,“对了,早苗,这几天别光顾着玩,早点收集信仰,诹访子消失的危机还没过去呢。”

    “我知dào

    ,八云紫大人已经帮我跟天狗一族的首领联系过了。”早苗当然也知dào

    轻重。

    “不仅仅是天狗,还有玄武之泽的河童,人之里的人类,都可以作为信仰的收集对象。”如果进入幻想乡之后诹访子再消失,那我就又白干了,我可不愿意出现那样的窘境,而且,一旦神奈子和诹访子的力量恢复,幻想乡的格局将因力量分布的变化变得更加混乱,那样,我才有机会捞到好处,“嘛,就说到这,走了。”

    “您慢走。”早苗送我出了守矢神社的大门。

    “他还是那么令人生厌……”诹访子依然跟我不怎么对头,一有机会就说我的坏话。

    “但是也不得不承认,在非敌对状态下,他十分可靠。”神奈子走到了窗边看向天上的月亮,“而一旦敌对,他就太可怕了。”

    “所以还是得跟他打好关系是吧,我知dào

    ……就是觉得他那性格很让人不爽……”诹访子嘀嘀咕咕的走开了。

    而此时,并不知dào

    这些的我正飞行在前往天狗的办公大厅的路上。

    “西斯特姆,你觉得这套流亡者还有修理的价值吗?”虽然流亡者的散件都被我放在亚空间超级仓库里呆着了,但是值不值得修是个问题。

    “sir,恕我直言,新的机甲还未动工的状态下,为了保证战斗力还是修复一下比较好。”西斯特姆觉得这套流亡者还是可以抢救一下的。

    “好吧,听你的。”我关闭了通讯,脑子里却想着一会儿怎么跟灵鸠伊凛合伙折腾日罗院儚,“嗯,那是……”

    在办公大厅门口,正有一只白狼天狗在往外走,而且是熟人。

    “哟,椛椛。”落地的同时我变回了常态,“灵鸠伊凛在吗?”

    “大天狗大人在里面办公呢……”椛椛绕着我看了半天,“没想到啊秦钺炀,你还真的可以自由变性啊。”

    “上次宴会的时候你们不都已经知dào

    了吗?”蕾米莉亚开宴会那次我可是当众变身的,我记得那次椛椛和灵鸠伊凛都去了,她们怎么可能不知dào

    。

    “那次离得远,毕竟看的不是很清楚。”椛椛解释。

    “好吧,对了,听说日罗院儚被抓到了?”没错,这才是我今天的主要目的,要不是为了整人,我至于大半夜的跑过来吗?

    “是啊,天魔大人正被大天狗大人按在桌子上办公(摩擦)呢。”椛椛指着办公大厅里面。

    “行了,知dào

    了,你忙你的,我进去看看。”告别了椛椛,我推开了办公大厅的门,这里守门的天狗都认识我,所以也根本没有拦我的意思。

    “伊……伊凛……我……我快……快累死了……就不能……就不能休息一下嘛……”刚一推开门,我还没走进去呢,就听见一个虚弱的声音传了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