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日罗院儚的灾难-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百六十五章 日罗院儚的灾难

    设备的安装比想象中更容易,灵鸠伊凛重新戴上了发卡,通讯回复。

    “现在怎么着?”灵鸠伊凛询问下一步的计划。

    “现在,当然是给她创造一个有机会‘逃跑’的条件,让她先产生希望,然后当她的希望被摧毁的时候,那份绝望才足以影响她那腐败的内心。”希望之中诞生的绝望比单纯的绝望更加有效,帮梅蒂欣复仇的那个时候,那个杂碎第一步就挂了,没让我玩过瘾,这次可以好好补一补了。

    “我不可能主动离开,需yào

    你先来。”灵鸠伊凛表示如果自己突然从日罗院儚身上下来太反常了,很容易被怀疑。

    “明白,看我的。”我关闭了非常规的交流方式,接下来就要用正常的交流方式了。

    当然,在这期间,日罗院儚只会觉得灵鸠伊凛在监视她,而我在椅子上喝茶而已。

    “对了,伊凛,我突然想起来件事。”我装作突然想起来什么东西的样子*{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你还记得我上次走的时候落在你这的那玩意吗?”

    “哦……我想想……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得,我带你去拿吧。”伊凛借此机会从日罗院儚的后背上跳了下来,而我则趁机跟西斯特姆联系上了。

    “西斯特姆,按我刚才的想法,好好利用我的vr技术,没问题吧。”vr的具体操作当然要由西斯特姆进行,力求逼真。

    “放心吧sir,我已经开始了。”西斯特姆发出邪恶的笑声,她也好久没这么整过人了。

    “嗯。”在西斯特姆听来,我是在肯定她,在灵鸠伊凛耳中,我在跟她进行整人大计,而在日罗院儚眼里,我是在为她创造逃跑的机会,我感觉她现在看我的眼神都像是看着上帝一样。

    “对了,天魔大人,我很快就回来,千万别想着逃跑,明白吗?”灵鸠伊凛回头警告(提醒)日罗院儚一定不能(必须)逃跑。

    “嗯!”日罗院儚努力地绷着脸,以此来掩盖脸上的笑意,不过在我看来她的脸已经扭曲的像是红桃king一样了。

    “那就好。”灵鸠伊凛带我走向了大门处。

    就这样,我跟灵鸠伊凛离开了办公大厅,留给了日罗院儚‘充足’的逃跑机会。

    “哟西……趁这个机会开溜……对,首先要装的若无其事,骗过大厅门口的守卫。”办公大厅门口的守卫天狗是无法躲避的,不过日罗院儚也并非被限定绝对不能出办公大厅,所以想骗出去还是没问题的,“咳咳。”日罗院儚推开大门,若无其事的干咳了两声。

    “天魔大人,您这是……”守门的天狗回头询问。

    “没什么,晚上吃咸了,口渴,叫水,然后一不小心喝多了,现在开闸,放水。”日罗院儚用了自认为无懈可击的理由,成功的骗过了守卫。

    一处不起眼的草丛中。

    “为什么她处在虚拟状态还能看到守卫呢?”灵鸠伊凛不明白,如果我用虚拟的场景影响了日罗院儚的认知,她怎么还能跟现实中的天狗守卫对话。

    “我所拿出来的vr可是相当强悍的,在西斯特姆的控zhi

    下,绝对是想假的时候假,想真的时候真,真真假假,亦真亦假,这样才能骗过日罗院儚。”想让处于虚拟中的日罗院儚跟处于现实中的人毫无破绽的对话,这简直不要太简单,只要在她所处的虚拟世界中将现实中人的一切完美复刻一下就行了,也就是让虚拟场景和人物暂时变得跟现实一样。

    “厉害……她要开始跑了,她肯定不敢飞起来,那样会被人发xiàn

    ,所以她应该会从那个门出去。”灵鸠伊凛看向一个拱门。

    “她出不去。”我看着那拱门,给西斯特姆下达了计划开始的指令。

    以下是日罗院儚看到的世界。

    “呼,出来了,现在只要悄悄的离开这片天狗管辖的庭院……我记得这边没有什么人……”果然就像灵鸠伊凛所说的,日罗院儚悄悄的朝着那拱门挪了过去。

    “天魔大人?晚上好,您这是……”拱门后面突然钻出来了一只白狼天狗(拟),把日罗院儚堵了个正着。

    “见鬼!”日罗院儚暗骂一声,脸上却不露一丝痕迹的微笑着,她并不知dào

    ,自己面前的这只白狼天狗其实根本不存zài

    ,“嘛,出来散散步,散散步,你在巡逻?那你继xu

    ,我上那边转转去。”日罗院儚转身走向了另一个方向。

    “好了,现在呢?”见日罗院儚换了方向,我立kè

    询问灵鸠伊凛。

    “这边……她应该会穿过凉亭,然后从那座石桥上走。”灵鸠伊凛指向远端的亭子尖顶。

    “她不会有机会上桥的。”我自信的一笑,“西斯特姆,听见了吗?夜晚的亭子,好好利用!”

    “了解了sir!”西斯特姆立kè

    着手行事。

    “歹势歹势,居然遇上了巡逻的……没办法,我走这边。”日罗院儚直接用速度优势冲进了凉亭,然后就是一声尖叫传了出来。

    在日罗院儚眼中的亭子里,此时正有一只鸦天狗(拟)抱着一只白狼天狗(拟)亲吻着,当然,两只都是母的,而那声尖叫正来源于自认为撞破了好事的日罗院儚,当然,在日罗院儚目前的世界观里,尖叫是两声,一声是自己发出的,一声是对面的两只发出的。

    “不好意思你们继xu

    你们继xu

    。”即使是天魔,遇上这种尴尬的场景也只有落荒而逃,所以她并没有看到,那两只依然抱在一起的天狗(拟)脸上的迷之邪笑。

    在接下来的场景中,日罗院儚分别撞上了打百*合炮的,喝多了随地撒尿的,躲在墙角看黄*色*杂志的,还有因为天气回暖躺在椅子上睡觉的,总之就是看尽了人生百态。

    “为什么会这样……我到底在干什么……”日罗院儚蹲在墙角里手捂着脸,san值已经降低到了临界点,控zhi

    欲望的强dà

    能力在这时候毫无用处,“不……我必须离开……我必须离开!”

    “差不多了。”我和灵鸠伊凛默默地注视着日罗院儚,“进行最后一步,给她最后一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