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如今又再度变得温顺了-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百六十六章 如今又再度变得温顺了

    “最后一步?怎么来?”灵鸠伊凛发问。

    “我们亲自来,装作正好从外面回来堵住她。”最后一步当然就是我们再次出现,“西斯特姆,关闭虚拟世界。”

    “已经完成,sir。”西斯特姆回复已经关闭了vr系统。

    “很好,我们行动。”我看了看日罗院儚移动的方向,“她现在所走的方向,带我去。”

    “跟我来,这边比较快,能赶在她之前。”灵鸠伊凛带我走上了一条近路,穿过小溪中铺设着鹅卵石子的浅水区域,可以直接绕到日罗院儚前面。

    而此时,日罗院儚正慌不择路的进行最后一次逃亡,然而这次她发xiàn

    一路上都没有遇到任何人。

    “没有人……真的没有人!我成功了……我终于成功了!”日罗院儚再次产生了希望,加快了脚步,就连san值都回升了一截,然而……

    &nbsp〖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所以我跟你说,放在我这绝对丢不了……”灵鸠伊凛带着我就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出现在了日罗院儚面前的路上,谈论着之前说过的我把东西落在这里的事情,“诶?天魔大人?为什么您会在这里?”

    “啊啊啊……”日罗院儚直接崩溃,san值彻底炸裂,“我工作……我工作就好了吧……不要再来了……不要再来了!我现在就回去工作!”近乎癫狂的喊着这几句,日罗院儚连滚带爬的跑回了办公大厅。

    “计划通。”我打了个响指,“就像我想的一样,估计她至少能老实一段时间了。”

    “我只希望她以后能多少了解一点,单靠玩乐就能衣食无忧的世界是不存zài

    的。”灵鸠伊凛捋了捋被风吹乱的头发,“天狗一族必须有一个天魔,必须有她,这是我无论怎么努力工作都代替和弥补不了的。”

    “我很多朋友都住在妖怪山,包括你在内。”我指指之前送给灵鸠伊凛的发卡,“所以,如果有什么难题,直接找我就行了。”

    “我觉得你已经够忙的了。”灵鸠伊凛的实力已经足以接触到很多东西,包括知dào

    我总是到处跑任务,虽然她并不知dào

    我为谁工作。

    “也许,但帮朋友摆平点鸡零狗碎的麻烦事的时间还是拿的出来的。”我计算了一下时间,发xiàn

    已经后半夜了,“太晚了,现在回家只会吵人,能给我个住的地方吗?”

    “当然。”灵鸠伊凛带我走向了一侧的屋子,看起来像是客房。

    第二天早晨。

    “咕噜咕噜咕噜……噗……”我把嘴里的漱口水连同牙膏沫子一起吐到了马桶里,然后拿起一瓶空气清新剂往嘴里喷了两下,呵了两口气,嗯,状态良好。

    “sir,八意永琳呼叫,说是有急事找您。”西斯特姆的声音响起。

    “有说是什么事吗?”此时我正把天狗给我准bèi

    的三明治往嘴里塞,八意永琳有急事找我?这可不常见。

    “没有,只说希望您尽快到永远亭看看。”西斯特姆回答。

    “知dào

    了,帮我回复她,我二十分钟内到。”三下五除二把三明治塞进嘴里嚼了两口咽下去,我转身出了房门,来到了办公大厅门口,“伊凛。”

    “啊?”灵鸠伊凛正好从办公大厅里出来,“怎么了?”

    “告辞,八意永琳找我,说是有火烧屁股的事,让我过去看看。”我往办公大厅里面瞥了一眼,“你这里没问题吧。”

    “就像你说的,应该会老实一段时间了。”灵鸠伊凛表示日罗院儚虽然之前疯狂了一阵,不过拜我所赐,如今又再度变得温顺了(笑),“所以你不用担心这里,有事就去做好了。”

    “那就好,索德布雷加……(以下省略)。”没有了流亡者,我只能靠这个形态来快速移动了,“撒。”灵鸠伊凛眨眼的功夫,我已经没影了。

    迷途竹林。

    “文文?铃仙?奇怪,都去哪了。”我回到了流亡者工厂,但却发xiàn

    这里谁都不在,“西斯特姆?”

    “sir,她们好像也已经到永远亭去了。”西斯特姆回答。

    “好吧。”我从亚空间超级仓库里把流亡者的零件都倒了出来,“西斯特姆,把这些拿去修复一下,我先去永远亭。”

    “了解了sir。”西斯特姆拿走了零件,而我则继xu

    前往永远亭。

    永远亭。

    “永琳,我来了,你找我要干……诶?这么多人?”走进永远亭之后我才发xiàn

    ,这里居然已经聚齐了一小拨人,除了本来就应该在这里的永琳、辉夜、帝之外,铃仙、文文甚至灵梦都在,对了,还多了一只绿发的女仆……等等……这种识别信号……机器人?

    “啊,你来了?来的正好,过来帮忙看看能修好吗?”永琳招呼我过去。

    “稍等一下,谁能先给我解释一下,这东西从哪冒出来的?还有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修东西可以,问题我现在一头雾水,到底发生了啥我总得知dào

    吧。

    “……”永琳看了看周围,辉夜靠着柱子打着呼噜,帝看见我之后就躲到了辉夜后面打哆嗦去了,铃仙和文文是刚来的,知dào

    的不比我多,灵梦……你指望她能好好说明?“好吧,我来说……咳咳,我有一言,请诸位静听,昔日桓帝灵帝之时,汉统衰落,宦官酿祸……”

    “停!说重点!”我来这可不是来讨论历史,更不是来听什么宦特么的官。

    “好吧,上次你走了之后,优昙华不是让你拐走……”(我重重的干咳了一声,于是永琳换了种说法。)“让你调去帮你看家了嘛,然后我就发xiàn

    人之里的药店没人看,公主大人的饮食起居也没人管了,所以打算去人之里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毕竟实在不行就只能雇人了,结果在那遇上了灵梦,在卖一堆破烂。”

    “那些可不是破烂!是有着悠久历史和价值的文物!那可是我好不容易才从仓库里淘出来的!”灵梦还在嘴硬,她的仓库里能有文物?扯淡,就那仓库,别说文物,就连个文胸都找不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