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蕾米莉亚?威严酱?抱头蹲防?斯卡雷特-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二十四章 蕾米莉亚?威严酱?抱头蹲防?斯卡雷特

    红魔馆很大,而王座之间又在最顶上的位置,但是,既然是楼梯,总有走完的时候,当我和文文踏上最后一级台阶的时候,蕾米莉亚正背对着我们看向血红色的玻璃窗外。

    “让自己的手下和朋友在下面拼死拼活的,自己却在这看风景,这就是你的行事之道嘛,小蝙蝠?”我不知道蕾米莉亚是怎么想的,不过如果是我,我会待在红美铃那个位置。

    “原本我还在想,来的不是博丽的巫女真是幸运,现在看来,好像事与愿违了。”蕾米莉亚静静的回过头,看起来级有威严的样子,不过我很清楚,她只是在燃烧未来三千年的威严而已,今天一过,她就一点威严都不剩了。

    “虽然最终目的是一样的,不过我可是和灵梦有本质上的不同,她解决异变只因为她是博丽的巫女而被动的解决异变,我却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主动来此,人的意志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他的强度,所以,虽然其实谁来都是一样的,不过遇上我算你倒霉。”原本灵梦还有可能为了解决异变后八云紫的那点补贴而工作,但现在,在被我接济之后,灵梦一跃成为了三分钟富人,这就让她变得更没动力了。

    “我不想搞清楚你们有什么不同的本质,但有句话你说对了,你们谁来都是一样的,反正赢的都会是我,那么再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这红魔馆之主,高贵的吸血鬼,蕾米莉亚斯卡雷特。”蕾米莉亚的言辞之中透着浓浓的自信。

    “这么有信心?小心一会儿被打脸。”蕾米莉亚实在太萌了,搞得我现在真恨不得把她举起来。

    “你完全不明白啊你也知道我们吸血鬼的弱点是太阳光吧,这个红色的雾是用来遮挡太阳光的,现在,太阳光已经完全照射不到这幻想乡,没错,就是说这个幻想乡已经等同于落入我的手中了,只要红雾不散,天时地利就还站在我这边,秦钺炀啊,只要打倒了你,人和也将属于我!”蕾米莉亚居然也懂得天时地利人和,真是让我惊讶,明明只不过是只吉祥物而已。

    “也就是说,你不打算像其他人那样先听完我的嘴炮了是吧。”蕾米莉亚是摆明了不会跟我好好谈谈了,“真可惜,不过这样一来我也没得选择,对付坏孩子,就该打屁股。”

    “哈哈哈哈哈真有意思,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来决战吧!胜者所能得到的,便是这整个幻想乡,还有这幻想乡大地上的一切!”蕾米莉亚的身后开始浮现出弹幕。

    “你还没搞清楚?幻想乡的归属什么的关我屁事!那是八云紫该头疼的问题,我只是为了拿到本就该属于我的东西而来!”我的三联装高能光束炮开始蓄力,“对于其他人,也许我会手下留情,但对于你这个主谋,我会拿出这机体全部的能量来解决你。”

    “真是可笑的主从之分!她们也是自愿的!”蕾米莉亚的弹幕宛如无数流星一般向我飞来。

    “是吗?”我将左臂横向挥动的同时射了三束光炮,光炮由于我的摆动在空中画出一条弧线,引爆了所有弹幕,“那么芙兰朵露呢!”

    “你说什么?”蕾米莉亚被我的话吓了一跳,但随即就反应了过来,“那天潜入地下室的是你?”

    “当然是我,我原本只是来调查,却现了那样的情景,到底是什么样的姐姐才会把自己的妹妹一个人关在那种鬼地方,啊?”如果说我的主从之分是个笑话,那么如果蕾米莉亚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我真的会把她的小屁股打开花。

    “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还在那里大放厥词!”然而蕾米莉亚的反应比我想象中的要激烈太多,仅仅眨眼之间铺天盖地的弹幕就将我完全包裹在其中,巨大的爆炸力将红魔馆的屋顶都炸飞了。

    蕾米莉亚,我和文文穿过露天的屋顶来到半空之中。

    “我什么都不知道?说得好听!”芙兰朵露的心理年龄还不到十岁,她受到这种连成人都会疯的待遇,让我从心底觉得恶心,“我倒想听听你有什么高见,吸血鬼蕾米莉亚?虽然我自己根本想不出任何可以这么做的理由,但我也不介意在把你打趴下之前听听你的雄辩!”

    “闭嘴!闭嘴!你这区区不死人给我闭嘴!”原本在我的假象之中已经把蕾米莉亚定义为了坏孩子,但就现在看来似乎并非如此,或许蕾米莉亚真有什么难言之隐?不过无论她有什么样的理由,她把芙兰一个人关起来都是事实,“红符不夜城红色不夜城!”

    事实上,在失去了死神射炮之后,我很难对付大批量的弹幕,但相对的,即使失去了大部分防御手段,这种低等级符卡也根本伤不到我的外装甲,最多让我视线受阻。

    “这对我没用!”我早已装填了新的能量板,对着蕾米莉亚的方向射了一击三束光炮,但却什么都没打中。

    “你打错方向了!”蕾米莉亚突兀的出现在我的右侧,我没想到她竟有这么快的度,而右边正是我现在防御力最薄弱的地点,我的右手手筋可还是断的呢,“神枪spnr冈格尼尔之枪!”巨大的红色神枪出现在蕾米莉亚的手中,其长度比她身高的两倍还长,从中散出的能量让我的面甲数值狂跳,然而她却并没直接投掷神枪,而是握着神枪向我冲了过来。

    我拿出光束刺剑掷向蕾米莉亚,蕾米莉亚随手用神枪一挡,光束刺剑的剑柄在接触到神枪时瞬间蒸,但也因为蕾米莉亚的这一下格挡,她的度慢了一拍,被我拔出了波动战刀,几乎就在我的刀锋就位的同时,蕾米莉亚的枪尖突刺了过来。

    仓的一声,神枪枪尖刺在了战刀刀锋之上,我和蕾米莉亚的身体同时一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