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近代化改修-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百六十八章 近代化改修

    “阿嚏!”此时正在魔法森林搜集材料的冈崎梦美一个喷嚏连鼻血都喷出来了,“谁啊!这么思念我!”

    “不行不行,在这里没办法解决,永琳,帮我把留琴抬到我家去,给我三个小时,我还你一个崭新的。”留琴的做工实在太粗糙了,凭借手头的资源我不可能完成对她的现代化改修,更别提那之后的一改和二改,而且最关键的是,运回去之后我就可以偷偷懒,把一部分工程扔给西斯特姆了,“行就行,不行我就无能为力。”

    “你给我说不行的机会了吗?”永琳单手就提起了留琴,“走吧。”

    “你打算就把辉夜一个人扔在这?”走什么走啊,这的人都走了辉夜还在屋里躺着呢。

    “公主大人没有七八个小时睡不醒的。”永琳表示无所谓,“还有问题吗?”

    “没了,走。”

    流亡者工厂。

    &nbs*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p;“这就是你家?可啪。”灵梦是第一次来我家,这里的一切都让她觉得不明嚼栗。

    “不害pà

    ……我不害pà

    ……我不害pà

    ……”因幡帝拉着铃仙的裙角躲在她身后,看样子那次留下的阴影还没治好呢,我这时候是不是应该让灵梦求个阴影面积什么的?

    “怎么说呢,你这里的东西……比月之都的那些破烂强多了。”永琳倒是来过,可那次是被我直接拉过来帮风见幽香恢复体型的,根本没机会细看。

    “你跟我说也没用,我倒是可能去过月之都,不过早就忘了。”铃仙说我去过月之都,那我应该就是去过,不过我可不记得上面是什么样子,“跟我过来吧,对了,别哆嗦了笨兔子,没有枪会打你的,还有,灵梦,别被我发xiàn

    你在我这顺走了什么东西,不然以后别指望我给你一分钱。”

    “咳!我……我才不会拿你东西呢!”灵梦慌慌张张的把手收回来,我敢打赌她刚才是想偷我放在架子上的小金人。

    “我就当你说的是真的。”我接过留琴,“我先去干活,你们自便,不过尽量别乱闯。”

    工作中,请勿打扰。

    “钢琴?”永琳看到了文文新整回来的钢琴,“我不记得你会弹这东西吧,优昙华?”

    “是,我不会,这是文文拿回来的。”铃仙解释。

    “是我拿回来的没错,不过我也没学过这东西,口琴我倒是会。”文文端了些零食过来,“谁要是会弹可以弹着玩玩,这台钢琴调音是已经调好了的。”

    “我不会,见都没见过这玩意。”帝摆手拒绝。

    “你?你说你会也得有人信啊,你够得着键盘吗你?”文文一箭射穿了因幡帝的膝盖。

    “我不会,也懒得学,不过钢琴可不只是用来弹的,知dào

    吗?”灵梦掀开键盘盖子,“我看过本漫画,上面说钢琴键盘上面大大的好用。”

    “哦,是吗?”文文若有所思的样子,“下次跟秦钺炀试试好了。”

    “你们两个污妖王给我一边去。”永琳把灵梦轰到一边,手指抚摸在了琴键上,“唉……自从来到地球之后,就再也没碰过这东西了……”

    工作间。

    “……《夜莺》?谁在弹钢琴?”我正努力的把留琴脑子里的量子波动铁丝网彻底整合,耳中却听到了悠扬的钢琴声,“西斯特姆?”

    “是八意永琳,sir。”西斯特姆回答。

    “啊,她啊……她会钢琴不稀奇。”八意永琳可是月之都的八亿大贤者,不会点乐器好意思出门吗?“不过看来她有好久没碰过钢琴了,而且,少了其他的乐器,少了些味道。”

    “sir,需yào

    我把其他乐器拿过去吗?”《夜莺》这首曲子所需的乐器我这里原来就只差一台钢琴,现在全都有了。

    “就算你拿过去,也没人会吧。”我屋里现在在的人里可没几个有艺术细菌的。

    三个小时转眼间过去,工程结束。

    “好了,启动!”我激活了留琴的程序,“喂,能听见我说话吗?”

    “听得见,谢谢把我修好。”,不仅仅是修复,留琴感觉自己全身都像是脱胎换骨了一样。

    “不用客气,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在你的记忆体里加入些新的东西,能识别吗?”就像我之前说的,为了把新的晶耀石能量核心多余的输出使用掉,我在留琴的身上增加了一些武器装备,而这些武器的使用方式和使用条件我已经输入到留琴的记忆体里去了。

    “正在读取中……数据识别完成,数据解析完成,新的数据已经完成加载,开始校验战斗武装。”留琴拔开了扫把柄的顶端,激活,“光束军刀,就绪。”接着,留琴收起了光束军刀,激活了背后的推进器,“飞行系统,正常。”检验完成之后,留琴稳稳的落地,“新模块检测完成,感谢您的慷慨,秦钺炀大人。”

    “你知dào

    我?”这可有趣了,我没记得我告su

    过留琴名字。

    “sir,我在她的记忆体力加入了所有已知的幻想乡的人员名单,防止以后出现问题。”西斯特姆解释。

    “干得漂亮,我都把这件事忘了。”西斯特姆总算干了一件好事,让留琴多认识些人只有好处,毕竟她是女仆,见什么人说什么话比较好,“走吧,留琴,该让她们看看你了。”

    客厅。

    “这就修好了?看上去没什么不同的嘛……”灵梦在留琴身边绕着圈子,想看出留琴到底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我一直都是我,灵梦小姐,所以……再看我就把你藏起来的金子全都拿走,反正我知dào

    它们藏在哪。”留琴的表情笑眯眯的,说出的话却让灵梦好似一盆凉水浇头怀里抱着冰。

    “嗯,看起来确实不错。”但是这种说话方式却让永琳很是欣赏,“不错,以后公主大人的饮食起居和人之里的药店就都归你照顾了。”

    “谢谢您的夸奖,永琳大人,我能胜任这份工作的,秦钺炀大人给我更换的能量足够我活动到世界尽头。”留琴向着永琳低头表示服从。

    “靠!为什么只有对我的语气不一样!”灵梦朝着我的脖子就掐了过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