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人造天赋-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百六十九章 人造天赋

    “退后,灵梦小姐,不然可是会受伤的。”一把光束军刀横在了灵梦面前,就在离灵梦的鼻尖只有零点三公分的位置,是留琴,而且我忘了说,因为多余的能量太多,这把光束军刀拥有跟我的双光束长矛一样巨大的出力,非常强dà

    。

    “呃……我闹着玩的……闹着玩的……”灵梦双手抱头,退了回去,留琴这才收起光束军刀。

    “对了,永琳,刚才你在弹钢琴?”局势太过紧张了,我得缓和一下气氛,转移一下话题。

    “是我。”永琳点头,“这钢琴不错。”

    “不过你似乎有些手生了?刚才的曲子里有三个音错了。”我走了过去,坐在了钢琴凳上,抚摸着键盘。

    “啊,确实,你会弹钢琴?”永琳知dào

    自己确实弹错了三个音,不过还是很惊奇为什么我能听出来。

    “不会,但我有绝对音感。”我的绝对音感跟普通人的不同,经由生化计算机的强化,我的*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绝对音感比任何人的都要更加绝对,而且不会因为听力退化导致能力下降。

    “不错的能力。”永琳这话并不是奉承,绝对音感这种能力虽然看起来只能在从事音乐行业的时候起效,但其实不然,绝对音感不仅仅指能辨认出音乐的音,而是自然界所有的声音都要能够辨认出,当然噪音除外。所以,即使在战斗中,绝对音感也有着相当大的帮zhu

    ,通过分辨声音来源,可以给自己创造很大的优势,“不过如果你不会弹钢琴,那这台钢琴就废了。”

    “那不一定。”我敲响了一个键,“如果需yào

    的话,我现在就学会它。”

    “开玩笑的吧。”永琳似乎察觉出我不是在开玩笑。

    “就像你想的一样,不是开玩笑,”我又敲响了两个音,然后是三个音,“之前因为某些原因,我想起了一件事情,我的智慧是人造的,是被人强行堆叠起来的而非天生,那就意味着,给我制造智慧的人,需yào

    我有极高的智商,极高的学习能力,极高的天赋,甚至……。”三个音之后是四个音,五个音,六个音,七个音,然后到此为止,“即使不学习,也能自行掌握。”这次,我将十个手指全部用上,弹出了一首完整的曲子,就是刚才永琳所弹奏的《夜莺》,“错了十四个音……”第二遍弹完,“错了五个音……”第三遍,“没有错误。”

    “的确没有错误,看来你已经会弹钢琴了。”永琳对我表示恭喜,“那既然如此,我就告辞了。”

    “请便。”反正留琴我已经修好了,剩下永琳要怎么使唤她,就跟我没关系了。

    “优昙华,以后记得每天过来,你的医药学还差得远呢。”永琳这么说明显就是默许铃仙住在我这了,唉,真上道,不枉我帮你那么多次。

    “是!”铃仙自然也听得出永琳的话外之意。

    就这样,永琳带着留琴和笨兔子帝离开了,但是不知为何,从刚才开始灵梦就跟掉线了一样低着头站在那里不动。

    “灵梦又怎么了?”我小声问文文。

    “我哪知dào

    ,要不你过去捅捅她?”文文拿了根棍给我。

    “我才不去呢……”我去捅?那不是跟找死一样吗?“铃仙~”我把棍递给铃仙,“过去捅她两下。”

    “诶?哦。”铃仙接过了棍,捅了灵梦两下,“她没反应……你们走那么远干什么?”在铃仙捅灵梦的时候,我和文文已经躲到了沙发后面。

    “没什么,你现在慢慢的走过来,千万别发出声音。”我直接从脑子里发消息给铃仙。

    “知dào

    了。”虽然不知dào

    我们准bèi

    干什么,铃仙还是悄悄的朝我们靠了过来,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好了,你们的枪呢?”我让文文和铃仙拿出光束步枪,“掩护我,我现在过去,如果灵梦有任何动静,直接射她。”

    “哦……可是为什么?”铃仙还是没搞懂我们想干什么。

    “你还记得上次宴会的时候吗?那次灵梦不是……”文文提醒,当然还是在脑子里。

    “记得啊,那次灵梦……不会吧!”铃仙再次想起了上次灵梦化身鬼巫女的恐怖。

    “虽然信号没那么强,但是性质差不多。”鬼知dào

    灵梦这次又是受了什么刺激,但信号性质已经很危险了,灵梦现在正处于鬼巫女出现的边缘,“好了,我过去了!”我悄悄的靠了过去。

    突然,灵梦的头动了一下,文文下意识就要开枪,但被我从脑子里拦住了。

    “不对,信号又下降了。”灵梦的信号渐渐恢复到了正常值,我正为此奇怪,灵梦却突然扑了过来。

    “为什么我就不能不学就会啊!”灵梦直接扑到了我胸口,把所有的眼泪和鼻涕连同哈喇子都抹在我衣服上了,“我也想马上学会怎么赚钱啊!我也想马上学会怎么增加参拜客然后让他们掏钱啊!我也想马上有钱啊!”

    “靠……敢情她是为了这个……有点出息行不行……”文文放下了手里的光束步枪,一脸嫌弃。

    “呃……要不要把她从秦大人身上拉开?”我的胸前已经被灵梦擦出花来了,为什么是花?因为我去他妹夫的老子这件衣服掉色!

    “你觉得我们拉得住吗?”文文对此表示怀疑。

    “你给我一边去!”我终于忍不住了,拎着灵梦的后领子就把她扔出了屋子,扔到了迷途竹林里,幸好西斯特姆刚才没关门,“你这样是要遭雷劈的知dào

    吗!”

    ‘咔!’一声巨响,灵梦浑身焦黑的躺地上抽抽了。

    “呃……我会预言了?”我看着自己的双手掌心,“意wài

    吧……应该是意wài

    吧……”我默默地转过身,西斯特姆默默地把门关上了,我们默默地把灵梦关在了门外。

    “噗……”灵梦吐出一口黑烟,两只眼睛无神的望着天空。

    有顶天。

    “你躲什么啊!你看,劈歪了吧!”永江衣玖愤nu

    的单手指着头顶,“啊?乖乖♂站好!”

    “电力太大了,太大了,减小一点,小一点懂吗?”比那名居天子一脸潮红,似乎是受刺激的过头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