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约定-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百七十章 约定

    “嗝……饱了……”晌饭过后,我满足的用指甲剔着牙,“不过好像突然又没事干了。”

    “不能算没事,事实上我们现在就面临一个问题。”文文搂着铃仙的肩膀跟个老流氓似的,“铃仙睡哪?”

    “……对,床是便宜货,不够大……”这倒是个问题,我那小破床躺不下三个人。

    “不是这种问题吧。”文文拿了几块冰敷在铃仙脸上,然后不到二十秒全都化了,“你是不是忘了更深层次的东西?”

    “更深层次的……!!”原来如此,我居然忽略了这么重yào

    的东西,如果三个人在一张床上,首先,我就没法跟文文啪啪啪,其次,我还暂时不能跟铃仙啪啪啪,最后,我旁边会躺着两个妹子,而我却不能啪啪啪,这不是会很尴尬吗?“糟糕……这怎么办……”

    “对了,我记得你的心理疾病好像好得差不多了吧。”自从脱单了之后即使一个人睡我也不会再出现那种羞耻的睡姿了,这不得不承认都是文文以身喂狼的功劳。

    >

    “是啊,基本上没啥问题了应该。”但是文文这时候问这个是要做什么?

    “那不就好办了?”文文用手一指,“你,滚去沙发上睡。”

    “哦,好主意。”这确实是个好主意,至少解决了晚上睡觉时的尴尬,至于啪啪啪……又不是只能在床上,不是还有浴室吗,不是还有厨房吗,不是……还有钢琴吗?“行了,回头帮我准bèi

    一下,我先出去一趟。”我拎起了沙发上的灵梦,唉,我终究还是没能狠心把她就那个样子留在迷途竹林里冒烟,“至少先把她送回去。”

    “行,你去吧。”文文抱着铃仙又走了,我隐隐约约的听到‘我给你看个宝贝’这几个字,呃……算了,不去想象了,太特么惊悚了。

    “喂,醒醒。”我用手‘啪啪’的拍灵梦的脸,“别睡了,赶快给我起来!”

    “……”灵梦不为所动,明显是不想走路。

    “行,下不为例。”我单手拎起灵梦,转换为索德布雷加,然后一飞冲天。

    道中。

    “sir,荷取小姐正在联络。”

    “接进来。”

    “嘿,盟友,听说你出远门回来了?我下午要去雏那里,你要一起吗?没你我心里没底啊。”荷取的通讯信号是传到流亡者工厂之后再由西斯特姆转接过来的,所以即使是没有信号塔增幅也能听得很清楚。

    “雏?好啊等我……对了!荷取,记得一定等我,我有办法解除雏身上的厄运了!”我突然想起,跟原来不同,我手头已经有两大块太阳精金了,那我还有什么不能搞的?

    “真的?那太好了!我在玄武之泽恭候大驾。”荷取听见我的话非常高兴。

    “嗯,稍等一下。”我暂时切断了通信,“西斯特姆,知dào

    我要做什么吗?”

    “当然,用能克制厄运的太阳精金做点东西出来,您有什么设计要求吗?”西斯特姆已经知dào

    我想做什么了。

    “我的手臂能摧毁雏身上的厄运,那就证明我手臂这么多的太阳精金就足够,但是这种数量对于雏来说太沉重了,计算最小的使用值,然后尽量打造些小东西出来。”太阳精金能克制厄运也是要看双方数量的,悬殊差距下就很难保证效果,我并不在乎为雏投入多少太阳精金,但我的目的是消除厄运而不是用一个铁壳子把雏关起来,这就必须保证用量,多了,雏会遭受额外的负担,少了,就没法摧毁所有的厄运。

    “了解了sir,正在计算阈值……预计计算完成需yào

    两个小时。”西斯特姆汇报,“计算上打造时间大约需yào

    四个小时。”

    “我看看……现在是……十一点半。”我重新启动了通信,“荷取,我大约下午三点半的时候准bèi

    就绪,没问题吧?”

    “没问题。”荷取一口答ying

    ,“这样一来以后雏也可以参加宴会了,她知dào

    了会很高兴的。”

    “啊,是啊,那到时候见。”我挂断了通信,还有四个小时,我还能再做些事情,比如先把灵梦扔她家里去,然后去冥界串个门,顺便一提,由于上次去的时候记录了坐标,我现在也能算是可以‘自由’的进出冥界,而且最近我还发xiàn

    了一个奇怪的地方,就是我的身体似乎在进化,也就是说我的体质似乎在渐渐加强,而且对痛觉的抗性也变得越来越高,记得刚来幻想乡的时候,妹红一巴掌能拍的我一哆嗦,现在,就是风见幽香拍我一巴掌我估计都没什么反应了,而且由于体质的加强,穿梭次元的后遗症也被大大降低了,是幻想乡的功劳吗?还是……我的身体里还有什么我没发xiàn

    的东西?“说是这么说……不过昨天晚上才刚用过穿梭次元回幻想乡来,现在不还是用不了嘛……算了……对了,我干嘛要自己飞?”

    我设想着让八云紫把我送到冥界去,但是又突然想到,为什么我要自己带着飞到博丽神社,而不直接让八云紫送我过去呢?

    “八云紫,以下省略,所以,能送我过去不?”我朝天大喊,我知dào

    八云紫这时候不是在睡觉就是忙着观察梅莉,但我也知dào

    她应该能听得见。

    “你都把我当计程车了!”果不其然,我刚喊完,八云紫的声音就在我耳边响了起来,然后,我的面前出现了两道隙间,“左边的直通灵梦的床,扔进去就行了,右边的是去冥界的。”

    “谢了。”我把灵梦往左边的隙间里一扔,然后钻进了右边的隙间,“对了,冈崎梦美这两天一直在魔法森林转悠,不知dào

    在找什么。”

    “随她去吧,我最近没空理她,也许还真让你说着了,玛艾露贝莉,也就是你说的梅莉,可能确实是我对应在人类中的另一面,她的身上有跟我类似的力量,虽然还很微弱但是……我不知dào

    这是好是坏,还有她身边的那个小丫头,叫什么宇佐见莲子的,也不太对劲。”八云紫跟我分享着最近的偷窥结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