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兔子尾巴长不了-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百八十四章 兔子尾巴长不了

    屋外,一群人听着屋里传来的恐怖笑声(自认为),感觉到毛骨悚然。

    “他……他们在里面没事吧……”因幡帝到现在牙齿都还在打架,要不是依靠锻炼了上千年的定力撑着,估计这会已经尿裤子了,嗯……失禁的兔耳萝莉……噗……想到了好糟糕的画面啊,那东西放出来绝对会被封杀的吧。

    “放心,他们两个能有什么事?要是换了八云紫在里面我倒是会有点担心。”永琳示意因幡帝该干啥干啥去,“风见幽香根本不屑于对受伤的和没有抵抗能力的目标动手,可是八云紫就不一样,趁他病要他命才是八云紫信奉的教条。”

    “哦……难怪她们两个关系那么差……那秦钺炀呢?”因幡帝表示自己该干的活都被风见幽香干完了,自己现在没事干,“秦钺炀不是跟她们两个关系都不错嘛,他属于哪种?”

    “他两种都是,或者说他是分场合的,一般情况下,他跟风见幽香一样对于弱小的目标没有兴趣,但是如果是在任务中,或是对方激怒了他,又或者是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让他知dào

    了,秦钺炀的思维方式转变,他的眼里就没有强弱之〖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分,只有活人和死人了。”八意永琳突然发xiàn

    自己也没事可做了,毕竟病人还在屋里躺着,干脆当一次解说员,“所以风见幽香欣赏他,八云紫也不讨厌他,他左右逢源。”

    “那你呢?你觉得他怎么样?”因幡帝一天不作死就哪都不舒服,浑身上下脑袋疼,除了有口气喘,就跟死人没两样……好像也没设么严重。

    “我?我跟他没什么交集。”不过永琳睁眼说瞎话的能力也实在太差了点,换句话说八意永琳不怎么会骗人。

    “咦……”因幡帝发出鄙夷的声音,“谁信……”

    “她们都信……诶?人呢?”永琳试图给自己找几个证人,却发xiàn

    周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只剩下因幡帝一个了,而在不远处的亭子里……

    “过。”文文敲了敲桌子。

    “我加注。”妹红拿了一摞硬币放在了桌子上。

    “有意思,我全押!”辉夜把手头所有的硬币都推上了桌子。

    “呃……我盖牌。”铃仙放qi

    了。

    “……”永琳一脸无语。

    “你的证人都打德州去了。”因幡帝捋着耳朵,“说吧,没人能来救你了。”

    “好吧,我承认,我跟他不是一点关系没有,我……是他准丈母娘。”永琳开始捯饬人物关系,“你看,秦钺炀不是跟优昙华搞上了吗,我不是优昙华的师傅吗,那我不就基本上成了秦钺炀的准丈母娘了吗。”

    “……”因幡帝差点没把自己的耳朵揪下来。

    “他是个挺特别的人,挺有研究价值,战斗力高,性格也不差,而且比八云紫的可信度高得多,不过也就这样了,你还想怎么样?”八意永琳直接拎起了因幡帝的兔子耳朵,“你不会在想什么失礼的事情吧,迷途竹林之主,‘尾大’的因幡帝‘大仁’?”

    “……我是想说,自从秦钺炀来了之后,你不绝得自己有些变化吗?”帝并没有出现永琳想看到的表现,而是吐出了这么一句,让永琳十分的惊讶,“在他来之前,你可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动作,用这种语气说话的……在那个时候,你跟人的印象就像个超凡脱俗的圣人一样,无悲无喜,无欲无求,除了寂静,你无法给人带来任何其他的感觉。”

    “……”永琳松开了握着因幡帝耳朵的手,“那现在呢?”

    “现在,你给人的感觉跟我们没什么不同,比起原来,现在的你更像是人。”因幡帝拍了拍自己的耳朵,把上面的绒毛捋顺,“我觉得这是他带给你的变化。”

    “也许你说的没错,但是……你这样让我很没面子你知dào

    吗?”永琳突然虚晃一枪,作势要抓因幡帝的耳朵,在因幡帝捂住自己耳朵的同时一把抓住了因幡帝的尾巴,虽说兔子尾巴长不了,但是想抓还是抓得住的。

    “啊啊啊啊啊!放手!给我放手你这八亿老太婆!疼死兔子了!”因幡帝尾巴可能是第一次受袭,完全没有准bèi

    的她疼得滋儿哇乱叫,“该死的八亿老太婆!你居然抓我尾巴!连秦钺炀都没抓过我尾巴!”

    “那又怎样?”然而永琳完全没有撒手的意思,“说得好像他抓比我抓疼得轻一样。”

    “不是那个意思啊!这是形容词啊!”因幡帝继xu

    挣扎,然而八意永琳的手劲何其大也,根本纹丝不动,因幡帝越是挣扎,痛苦就越发剧烈,“掉了掉了!我的尾巴要掉了!”

    “你唱错词了,应该是‘假的假的,我的头发,是假的。’。”永琳依然没有松手的意思,而且就她现在的表现来看,似乎因幡帝尾巴的手感让她觉得有点上瘾了。

    屋内。

    “啊……外面好吵啊……因幡帝又干什么了……”因幡帝的惨叫声不时传入我的耳朵,让我想好好休息都没办法,“算了……拉我起来。”

    “虚成这样了?”风见幽香伸出一只手把我从床上拉了起来,“你的生命力没低到那个程度啊?”

    “被雷劈的有点多,当时不觉得,现在全身麻酥酥的,使不上劲。”我全身的肌肉都在那种强电流打击下有些萎缩了,虽然风见幽香帮我解决了,不过后遗症还是会持续一段时间。

    “你身上不是有个什么亚空间设备嘛,为什么不直接把你的盔甲放在里面随身带着?”

    “说的容易,你没用过所以你不知dào

    ,把东西从亚空间拿到现实空间是需yào

    一个过程的,换句话说是需yào

    一点时间的,我要是真把流亡者放进去,对敌的时候还没等我把它拿出来呢,我就特么虾米了。”

    “我看的小说里的那些空间装备可没有这种限制。”风见幽香从兜里掏出一本小说,没看清名字,不过书名是四个字,而且好像有个‘武’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