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抱头蹲防与幕后黑手-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二十六章 抱头蹲防与幕后黑手

    “你真的很难对付,如果不是帕琪她们削弱了你的实力输的可能就是我了。”蕾米莉亚看着我掉到地上,反手从自己的胸口拔出波动战刀,但却失败了,“为什么要把刀刃做的这么长”好吧,因为她手太短了,没办法握着刀柄把刀拔出来,身高一米二的悲哀,“不过现在,幻想乡就是属于我”

    轰一巨大的风刃直接在蕾米莉亚的身上爆开,蕾米莉亚被这一下炸飞出好远,不过好消息是波动战刀也被从蕾米莉亚的身上炸出来了。

    “咳什么啊”原本就在与我的战斗中消耗了大量能量的蕾米莉亚面对这种攻击完全吃不消,她四处搜索,终于现了出攻击的正主。

    “你也要与我为敌吗鸦天狗仔?”蕾米莉亚明显也是知道文文的,倒不如说某种程度上在幻想乡里文文比八云紫还出名。

    “你都干了些什么你都干了些什么!”文文的相机扔到了一边,这在以前简直难以想象,她的手中紧紧握着天狗扇,全身都在颤抖,“还给我把他还给我把秦钺炀还给我!”

    “!!”蕾米莉亚的脸上突兀的挨了一拳,将完全没看到攻击的蕾米莉亚直接打到了红魔馆的钟楼上,大钟在冲击之下四分五裂,蕾米莉亚下意识的想起飞,但还没来得及动作,又有一拳打在了她的肚子上,蕾米莉亚的身体顿时像煮熟的虾子一样弯了下去,钟楼被彻底打穿,蕾米莉亚弓着的身体穿过钟楼落在了红魔馆的后墙外。

    “突符天狗的rbrs天狗的巨暴流!”文文是想过情况可能比预想的要糟糕,但却从没想过会变成这幅光景,文文只觉得自己已经完全失去了思维,她现在只想让蕾米莉亚的身体彻底消失在风暴之中,然后没有然后了,“鸦符暗夜的r暗夜昼魇!”

    “红魔sr11绯红色的恶魔!”处于风暴中心的蕾米莉亚勉强打出了自己的符卡,但却在文文近乎疯狂的符卡攻击之下被完全吞没。

    “他说过吸血鬼能自我再生如果我把你切成碎块,你还能再生吗?你还能再生吗!”文文的身影突兀的出现在了风暴中心,她的手上,拎着之前落在地上的波动战刀,“给我消失吧,小蝙蝠!”要是我能听见,我一定会很欣慰,文文最后这句小蝙蝠的语气几乎跟我的语气一模一样。

    “别太小看我了!”蕾米莉亚挣扎着站起来,原地蹲下,然后用双手抱住了头顶,动了斯卡雷特家族绝学抱头蹲防,与此同时文文一刀斩下。

    巨大的金铁交击之声传出,文文被反震之力震得倒退了十几步,蕾米莉亚脚下的土地再次下陷了一大截,但却毫无伤。

    “怎么可能”文文呆住了,刚才的一斩她已经用出了自己全部的洪荒之力,“骗人的骗人的骗人的!”文文再次上前一刀接着一刀的劈砍在保持着抱头蹲防的蕾米莉亚头上,蕾米莉亚身下的坑在不断加大加深,这场拉锯战必须有一方倒下才会结束,但现在无论是蕾米莉亚的头还是文文手上的波动战刀都没有一丝要崩坏的迹象。

    八云之家。

    八云紫的面前开着隙间,静静地看着红魔馆所生的一切。

    “油咖喱大人?油咖喱大人!”蓝叫了八云紫两声,“您有想过这种可能性吗?”

    “什么可能性?”八云紫的脸上一直保持着淡淡的笑容,“蓝,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什么?油咖喱大人,秦钺炀大人被干掉了啊。”蓝指着隙间里面,正在地上躺尸的我。

    “你在说什么啊蓝?谁说秦钺炀被干掉了?”八云紫一副完全不明白自己的式神在说什么的样子,看上去跟真的一样,不过如果我看见,我绝对能看出来她只是在恶趣味的装蒜。

    “秦大人的胸口开了个洞诶!”正处于情绪不稳之中的蓝当然看不出来,让我们先为她默哀一下,谁让她摊上八云紫这么个主子呢,“您不会告诉我受了这样的伤之后他也能一点影响都没有吧!”

    “啊,你说这个啊,这点小伤而已,影响肯定是有一点的,不过想要他的命还差的远呢,他可是我默认的幻想乡第一祸害,比雾雨魔理沙还强大的祸害,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干掉,祸害可是要遗千年的啊。”八云紫打开折扇遮住自己的脸,但谁都能猜到她此时一定在窃笑。

    “您真的没在开玩笑嘛油咖喱大人?您真的觉得是这点小伤?”蓝已经完全看不懂自家大人了,虽然她原来也没看懂过。

    “你还记得秦钺炀自己说过什么吗?”八云紫终于不打算再继续卖关子逗式神了,“他曾经说过,虽然他是不死人,但如果在他头上来一枪还是会让他上西天。”

    “这我知道,但是油咖喱大人这句话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蓝知道我说过这句话,但她完全不能理解这句话跟我现在的生死有什么关系。

    “你不理解,是因为他还有一句没说出来,但我却知道。”八云紫表示蓝还是图样图森破我:行,我们图样图森破,就你老,紫老太太,行了吧。,“他没说出来的这一句是:如果不打坏不死人的脑子,即使失去大部分的脏器甚至是血液流干,不死人也能存活最少三天,失去进食所需器官的不死人会在三天后因为缺水而渴死,而没有失去进食能力的不死人则可以最多存活一个星期。”

    “那秦大人现在这是”蓝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如同一介长老一般的我,头上冒出了大量的问号。

    “只是休克了而已,受了那种伤休个克不算过分吧。”八云紫摆摆手,“等着看吧,以他的意志力,应该快醒了嗯,就是现在。”

    红魔馆。

    “呼”我呼出了一口气,睁开了眼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