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 毁灭-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百八十九章 毁灭

    “唉……一言难尽啊……”苍老无比的帝叹了口气,“其实……”

    “你现在的这幅样子是装的,对吧。”我用手在帝的脸上一抹,上面的皱纹被直接抹掉了,而我的手上多了不少化妆用的粉,“你这化妆化的还真像啊,蠢兔子。”

    “我去,你怎么发xiàn

    的?”帝本来还想说出真相吓我一跳,结果却没想到我早就已经知dào

    了。

    “我的解析系统能探测目标的状态,你的生命力没有丝毫的衰减,那就代表你不可能衰老的想你的外表一样。”我指指自己的右眼,“我的左眼虽然毁了,但是右眼还在,解析系统一只眼睛也可以用。”

    “你厉害,能让开点不,你站在垃圾上了。”因幡帝挥舞着扫把示意我站开点,“你不跟风见幽香私奔了?咋又回来了?”

    “私奔?你敢当着风见幽香的面说这话吗?”别以为我不知dào

    ,在竹林遇见风见幽香的时候你被吓成什么鸟德行,虽然我没看见,但是我猜都猜得到。

    *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

    “不敢!你能把我怎么着?”第一次见到欺软怕硬还这么理直气壮的,我也是服了。

    “行,因幡帝,我这辈子除了扶墙那就是服你了!”不再理会被罚扫地的因幡帝,我扭头走向实验室的方向,解析系统显示,永琳和铃仙都在那里。

    “sir,有件事我不知当讲不当讲。”西斯特姆欲言又止的样子,看来是有些话想说。

    “直说吧,我们之间没什么不当讲的。”西斯特姆有时候确实混蛋,但大部分情况下,她都是个相当忠诚的朋友。

    “sir,之前在您提到其他月兔的时候,您有注意到铃仙小姐的心理波动有些变化吗?”西斯特姆居然注意到了铃仙的问题,这也是我一直想解决的。

    “当然,在我提到其他月兔的时候,铃仙的心理依然出现了波动,那种波动是……恐惧,对自己可能会回到那冰冷之都的恐惧,看来月之都依然还对铃仙的心理造成着深远的影响,这种影响是即使以我和永琳所带来的安全感加在一起也无法抹消掉的。”铃仙至今依然还对月之都抱有畏惧的心理,而我必须帮她解决这一切。

    “这份恐惧非常难以根除,sir,即使铃仙小姐知dào

    了您和八意永琳所签订的协议恐怕也不会有多大帮zhu

    。”西斯特姆想起了上次我和八意永琳签订的联合战略防御协定,就是在我离开幻想乡动身去外界之前去永远亭的那一次。

    “所以我一开始就没指望这份协议。”协议确实是签订了,但也仅此而已,协议上并没有任何违约时的惩罚条例,也许八意永琳是因为铃仙的存zài

    而认定我不会违约,但是……“西斯特姆,知dào

    吗,永远不要把你的主人看做一个傻子,我是跟八意永琳签订了协议,但是同时我也有自己的计划,如果这份协议无法带来它应有的作用,那我也有更简单的办法,就是把那让铃仙感到恐惧的月之都……摧毁掉。”

    “这不可能,sir,那么多强dà

    的妖怪都没做到。”月面战争时期有无数ss级的大佬级妖怪埋骨与月之都,这点我跟西斯特姆都很清楚。

    “正面进攻当然没有机会,但是……如果月夜见死了呢?”月夜见是月之都的最高决策者,就跟八云紫在幻想乡的地位差不多,或者说更高,毕竟幻想乡里还有我和幽香永琳这些可以不给八云紫面子的人在,而在月之都里似乎没有这样的人,“如果月夜见完蛋了,月之都也就群龙无首了,最强的堡垒,往往都是被从内部攻破的。”

    “但是月夜见的实力保守估计也跟八意永琳相当,何况她又待在月之都,周围满是护卫,您要怎么解决她?”西斯特姆觉得这样的难度无异于正面突po

    月之都,因为成功率都是零。

    “在月之都当然不行,可如果是在幻想乡呢?”幻想乡相当于我的主场,如果是在这里,借助新的流亡者的战斗力,我并非没有机会,“但我需yào

    一个机会,一个让月夜见来到幻想乡的机会,八意永琳说月之都有些蠢蠢欲动,这就代表这机会并不是那么难找。”

    “但是八云紫的结界隔绝了整个幻想乡,即使是月夜见也不可能突po

    大结界来到幻想乡里的。”这件事情即使是八意永琳都不知dào

    ,但是因为我是为八云紫工作的关系,我就很清楚了,西斯特姆就更清楚。

    “前提是没有人为她们引路……”实验室到了,我正好跟西斯特姆说完,“永琳,在吗?”

    “稍等……”屋里传出了一些东西移动的声音,然后实验室的安全门就被打开了,永琳探出头来,“你回来了,进来。”

    “你们又在搞什么实验?”实验室里,铃仙正聚精会神的观察着一小块生物组织。

    “我们在研究你。”八意永琳的回答让我差点笑出声,但我马上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八意永琳说的是真的,那块生物组织……是我的,“你的种族,不死人,很奇怪,你的自然寿命是无限的,那就证明你的生命力应该非常强dà

    ,但是这样一来,你的伤口愈合应该也会变得快速,然而现实是,你受伤之后,伤口愈合速度还比不上一般的妖怪,这就很矛盾了,因为这代表着你的生命力并不会很高,我们正为此进行研究。”

    “研究出结果了吗?”我的种族为什么是这种矛盾的生命形态我也很想知dào

    ,如果我能获得接近蓬莱人的自愈能力,我还有什么不能做的?什么用钱砸死人都弱爆了,看老子用胳膊活埋人。

    “哪有那么简单,你以为你那么好研究啊?”八意永琳用看脑残的眼神看着我,“我现在唯一研究出来的,就是你的dna螺旋体上有人为接合的痕迹,但是技术上非常巧妙,几乎毫无破绽。”

    “正常,我可能是人造生物。”既然我的智慧是人造的,身体为什么就不能是人造的呢?“但是……如果有人能制造我这样的东西,他们不早就统治宇宙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