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 秦钺炀的蛋蛋等于索德布雷加的什么-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百九十四章 秦钺炀的蛋蛋等于索德布雷加的什么

    “就这样……清正廉明的记者射命丸文大人,用一包烟成功地阻止了一场即将发生在迷途竹林的大灾难……”敲下最后一个字,文文停了手,“好了,明天的新闻有了。”

    “啊……”我此时正用力的想办法把我头上的帝帽子摘下来,“给我下来你这蠢兔子!既然睡醒了就给我下来!”

    “才不要,感觉在你头上趴着之后整个人都进化了,之前的不对劲也没了,我才不要下来!”因幡帝死死地抱着我的脑袋,就是不愿意下来。

    “你把我的头当成太太口服液了?”我拉住了因幡帝的那对毛茸茸的耳朵,开始往下拉,“都说好给你找个漂亮又胸大的女朋友了!赶紧给我下来!”

    “我才不要莫名其妙还不知dào

    疗效的女朋友!我现在这样就挺好!”因幡帝的双手在力量上完全无法对抗我的臂力,索性两条小短腿一夹,直接勒住了我的脖子,嗯,真的好软啊,当宠物养其实也不错……不好!差点就中计了!幸好我反应快,不然一定中了幻术……“文文,赶紧过来帮忙,骑在我头上就能治疗更年期什么的这种没有科学根据的事情我才不会认同〖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呢!”

    “不……我倒觉得其实是有可能的,不过仅仅是针对因幡帝而已。”文文伸了个懒腰,从椅子上起来,“因幡帝的更年期归根结底是源自于对你的畏惧,而让她骑在你头上,能让她产生满足感,从而抵消了你原本带给她的恐惧感,理论上,这是可行的。”

    “哦,这样啊……那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原本即将松开的手又重新抓了回去,这次瞄准的不再是因幡帝的耳朵,而是……嘿嘿嘿,既然你不想下来,那我就只能让你不得不下来了,“因幡帝,最后通牒,下来!”

    “打死你我也不干!”因幡帝不为所动。

    “那可对不起了!老子在幻想乡里干任何事情都是没人敢管的!”我直接把双手伸进了因幡帝的裙子里,然后把她的灯笼裤脱了下来扔到了一边,“现在你还嘴硬吗?”

    “我知dào

    你想干什么!三年起步最高死刑你知dào

    吗!”我去,因幡帝不光没下来,还抱得越来越紧了!老子的头发!你知dào

    对于我这种常年脱发的人来说头发有多特么宝贝吗!

    “你自找的!”我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既然你这么坚持,那么你的**就归我了!“看我秘技!急速【超级无di

    霹雳闪电快的看不见脱裤手】!”

    “啊!”因幡帝突然觉得屁股凉嗖嗖的,估计是没想到我真把事情做得这么绝,脸瞬间红的跟猴屁股一样,哦,好可爱……不行不行,绝对不能中幻术!

    “哼哼哼……”我把手里的**潇洒地往裤兜里一塞,嘴角一翘,牙齿被光线一照猛地闪耀了一下,嗯,完美,“现在呢?打算下来了吗?”再不下来我可能就要出问题了,因为现在因幡帝正骑在我肩膀上呢,还不明白吗?某个不可描述的地方正跟我的后颈亲密接触啊!这个触感……比文文的还要软啊!果然因为是萝莉吗!

    “总感觉……你是不是在想什么奇怪的而又非常失礼的事情……诶?秦钺炀?你在想什么啊!”文文指着我的下半身,“你特么的小伙伴都起来了!”

    “我才没想什么奇怪的东西!这是不可抗力!”冷静……冷静……这种时候就应该唱歌转移注意力,“再见了,地球哟,出航的舰船,宇宙战舰大和号,向着宇宙的彼方……”

    “……站得更厉害了……你非得在这种时候唱这么激昂的曲子吗?”人在激动的时候会全身充血,自然也包括那个啥的海绵体,“还是让我来吧。”‘嘭!’文文一脚踢在了我的小伙伴上,然后‘啪。’的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碎了的样子,“喂,你听到了吗?”

    “啊……好像有什么东西碎了。”我也听见了,毕竟是那么明显的破碎声。

    “啊……是节操吧。”文文头上亮起了灯泡,“据说节操瓶子碎了都是这个动静。”

    “是吗?可是我感觉……”我抽空伸手检查了一下我的小伙伴,“我好像只剩一个蛋蛋了?”

    “……噗……哈哈哈哈哈!”因幡帝‘咣咣咣’的用拳头砸着我的脑袋笑个没完,“遭报应了吧你这没种(蛋蛋)的男人!”

    “闭嘴,你以为我会为此动摇吗?遗憾,早在过去的一百多年里我的蛋蛋不知dào

    碎了多少次了!”我现在根本不担心我的蛋蛋能不能治好的问题,因为绝对能好,我关心的是另一件事,“文文,我的索德布雷加形态跟本体共同承shou伤害,一种形态收到的伤害也会忠实的体现在另一种形态上,那么现在我的蛋蛋碎了一个,索德布雷加形态会是伤在哪?”

    “……这问题也太无聊了……盆腔吗?”文文打了个呵欠,“很晚了,麻烦赶紧结束吧,你们两个闹腾了好几个小时了……”

    “好吧,马上好。”默念言灵,我转换为索德布雷加形态,然后发xiàn

    ……翅膀断了一个!“靠!原来蛋蛋等于翅膀的吗?我一直都在依靠自己的蛋蛋飞行啊!这算什么?污(舞)空术吗?”

    “啊!好痛好痛!”我头上的因幡帝突然惨叫起来,然后就头着地掉到了地上,裙子下面该看的不该看的全被我看到了,并且……我用解析系统拍下来了,“你头上那什么东西……啊啊啊啊!”因幡帝说到一半突然按住了裙子,“你没看到对吧!”

    “当然,你看我的小伙伴都没反应。”笑话,有反应才有鬼,你也碎个蛋蛋试试?你站得起来嘛你,“早知dào

    你这么容易下来,我早该选择这个形态的。”

    “呜……你个变*态!”因幡帝是被我头上那对羽翼一样的装饰品防御呆毛戳下来的,然后就被我大饱了眼福,看来她今天确实运气不好。

    “告你诽谤哦,我这么绅士的人……”我不屑的一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