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新宴会-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百九十五章 新宴会

    距离跟因幡帝的闹剧,已经过去几天了,我的蛋蛋早已痊愈,因幡帝和她的灯笼裤也被我送回了永远亭,当然,**我就扣下了,就当做她给我找麻烦的赔礼,当然这些事情我们按下不表,要问为什么,因为今天又是宴会的日子,没错,白玉楼主办(老子出钱)举办的宴会就在今天开始。

    “文文,好了没?”我少有的换了一身战斗装,纯战斗装,就是在废弃洋馆对付光之圣杯那次穿的那种,因为我还在后怕上次宴会的结局,要不是幽幽子和妖梦,我估计现在已经去奈何桥喝汤了,而在我的手里,还拎着一个袋子,里面是我早就准bèi

    好的一样东西。

    “好了。”文文跟铃仙从里屋出来,“走吧。”

    道中。

    “哟,妹红,挺精神的。”从我家到人之里跟从妹红家到人之里有一段路是重合的,今天正好就碰上了,“换短袖了?纹身不错,挺漂亮的,不过……这纹的是啥?带鱼还是皮皮虾?”

    “你什么眼神啊……这是龙。”妹红不爽的瞪了我一眼,〖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胳膊这种地方也只能纹点这种长条的玩意了,我倒是想纹个慧音来着,慧音不让。”

    “……有点意思……”我转过头,“要不咱们三个也去纹点什么?”

    “行是行……你有图案吗?”文文反问我。

    “纹身……疼吗?”这是铃仙的第一反应。

    “不知dào

    ……我也没纹过呢……”文文又问我,“秦钺炀,纹身疼吗?”

    “你觉得疼不疼对我来说有区别吗?我怎么可能知dào

    ……”我一拍妹红,“让专业的来讲吧。”

    “呃……其实……我当时睡着了,啥都不知dào

    。”妹红是由人类转化成的蓬莱人,理论上痛觉应该跟常人一样,但是,妹红在悠久的时间里不停地受伤又再生,长时间的重复导致她对痛觉的感应比常人要来的迟钝一些,当然肯定没有我这种程度,但是依然无法拿来参考。

    “那算了,回头再说吧。”既然如此,纹身的事情就先放到一边,“现在怎么样?”

    “我得去人之里接慧音她们,你要一起吗?”妹红看了看我们这边的阵容,“她们里有人不会飞,有你们在就轻松多了。”

    “不会飞,那还真少见,谁啊?”在幻想乡里,飞行才是常识,稍微有点力量的人就很少有不会飞的,即使是见多识广的文文也对此感到惊奇。

    “我不知dào

    你认不认识,但是秦钺炀肯定认识。”妹红伸出两根指头,“稗田阿求,还有本居小铃。”

    “啊,她们啊,也是有些日子没有见到了。”我转换为索德布雷加,“那事不宜迟,飞过去吧。”

    人之里,寺子屋。

    “哟,慧音,我带了帮手过来。”我们一行四人降落到地上,而慧音早已在地面等候。

    “吼,这个可真厉害呢秦钺炀,上次都没有见到。”阿求突然冒了出来,这次是穿着传统的和服,不是水手服和机关枪的搭配让我欣慰不已,不过……“居然真的是货真价实的欧派呢……”

    “……说归说……别捏我的胸。”我拍掉阿求在我胸口肆虐的小手,“真亏你还能出来,你的身体已经差的跟快死一样了。”

    “不是还能用吗,再说了,我也快想通了。”阿求的声音只有我能听见,就像我刚才那句话说的也只有她能听见一样,“你有机会哦。”

    “前提是你不会死的更快。”快想通了是好事,但是阿求快挂了也是事实,就看哪个先哪个后了,“小铃,怎么样?能力练习的如何?”

    “呃……不怎么样……”小铃的面相有点尴尬,“除了一部分最为弱小的妖魔我能阻止出现之外,剩下的大部分还是会被我直接放出来。”

    “啊,没事没事,这就是一种进步啊。”小铃自己可能不觉得,不过从发xiàn

    她的能力到现在,一共才过去几个月,小铃能做到这种程度说实话已经足以让我惊讶了,“相信我,总有一天你能控zhi

    的,不然我吞粪自尽。”

    “呃……我明白你的信心不过这说得有点恶心……”慧音过来打断了我们的亲密交谈,“先去神社吧。”

    “行,我跟文文的速度最快,文文你打算带谁?”小铃跟阿求不会飞,当然就得让我们两个带。

    “小铃吧,阿求……我怕控zhi

    不好。”文文的飞行速度比我更快,但是在稳定性上就是我更优势,而阿求的身体就需yào

    这种稳定性,她再也受不起任何大风浪了。

    博丽神社。

    “秦大人,下面。”铃仙指着正走过鸟居的四个人,“普莉兹姆利巴乐团。”

    “还真的。铃仙,帮我带一下阿求,我下去打个招呼。”我把阿求交给铃仙,在这么近的距离下已经没问题了,“任务结束!”

    ‘duang~’我直接落到了地上,吓了四人一跳,“哟,变成四人组了?最近过得怎么样?”

    “啊,秦先生,早上好。”大姐露娜萨朝我行了个礼,“托您的福,我们的乐队又完整了。”

    “是啊,一切都跟回到过去了一样,除了光之圣杯……”蕾拉的手上没有任何的乐器,果然是主唱吧,不过今天这种情况下,她大概会负责和声。

    “光之圣杯不会再给你造成任何麻烦了,我会一直注意它的,只要它出来就必死无疑。”光之圣杯,我怎么可能让它从我手中溜掉,有种它就一辈子不要出现。

    “说起来……您这次还会唱歌是吧?”梅露兰突然问了我一句,“呃……虽然有些失礼,不过可以请您这次不要放毒吗?”

    “呃……”在场除了我和蕾拉之外的人都后退三步,而莉莉卡已经一屁股坐到地上了。

    “有这么可怕吗?”上次宴会我是放了毒来着,不过……我觉得还挺不错的呢,震撼灵魂啊,“好吧,我这次就……尽量不放毒,稍微来点正常向的吧。”

    “感……感谢您的理解……”莉莉卡捂着屁股从地上爬起来,好在她的乐器是自动悬浮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