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幽幽子的反击-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零一章 幽幽子的反击

    “……呜呜呜……”铃仙趴在文文胸口那里嚎,文文则不停地把鼻涕往妹红的衣服上擦,然而妹红对此毫无反应,因为此时妹红正跟慧音两个人抱头痛哭。

    “决定了!”突然,妹红抬起了头,“慧音,我们宴会结束之后就回老家结婚吧!”

    “诶?”慧音当时脸就红了。

    “风见幽香,能给我们当证婚人吗?”妹红看来这次是要玩真的了。

    “行,不过得等等,我现在有点忙。”风见幽香正从口袋里掏出第八十三……也可能是八十四块手帕,帮梅蒂欣擦眼泪,我说你没事带这么多手帕干什么啊?

    “我说,这都第八十五块了,你没事带这么多手帕干什么啊?”八意永琳替我问出了我想问的问题,同时还告su

    我……我数错数了。

    “这不就用上了么?”风见幽香继xu

    从裙子口袋里掏手帕出来,“要我分你点不?”

    &nbs〖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p;“我又没哭。”八意永琳可不会因为一首歌就哭鼻子,就是眼圈有点红,风见幽香也差不多。

    “不是说你,是指你旁边那两个。”风见幽香拿了两条手帕扔给了八意永琳,“赶紧给她们擦擦,再不赶紧擦就要淹死了。”

    “……”永琳无奈的看着自己身边抱成一团的两小只,阿求和小铃,一脸的黑线,“我……有好几万年没照顾过孩子了……”永琳看了看手中的手帕,踌躇几许,还是递了过去,“先别哭了,能自己擦么?”

    “嗯……”阿求接过手帕,一张糊在自己脸上,一张糊在小铃脸上。

    “……”有必要这样吗?我只是唱首歌而以,为什么这好好的宴会眼看就要变成哭丧大会了?

    “秦钺炀先生……吸吸……”姬海棠极吸着鼻子,一手拿着纸巾,一手举着话筒,“有情报说您现在害的幻想乡的女孩子们纷纷哭泣不停,对此您有什么说法吗?”

    “有,虽然这话没说错,但是如果你敢这么写到报纸上发表我就真的让你哭出来。”妈了个蛋蛋,这话怎么说的我跟诚哥一样?我是种马吗?开什么玩笑!我要是种马,为啥到现在我的‘种’一个都没‘码’出来?

    “抱歉,我错了,呃……现在还能继xu

    吗?”姬海棠极知dào

    自己恶搞的有点过头了,急忙朝我道了个歉,然后回头看向骚灵乐团,“好吧……看来还不行……”

    “不……没问题。”蕾拉在脸上抹了一把,“我们没问题。”

    “没错,我们可是专业乐团,不会这么简单就被打懵了!”露娜萨也恢复了常态,至少表面上恢复了常态。

    “呼……好吧,那么现在宴会继xu

    ……最后一位登场的演唱者是……”姬海棠极正打算报幕,就被巨大的震动打断了。

    “秦钺炀!我承认你的音乐足够强悍,但是幽幽子大人也是不会被你打败的!”震动的来源正是从宴会开始就不见踪影的名义上的主办方,西行寺幽幽子,此时她正迈着沉重的步伐宛如重型坦克一般的冲过来,靠近舞台的时候在地上全力一踏,地上的泥土顿时下陷了一大截,幽幽子也借此力量飞上了半空之中,当飞到舞台正中心的时候突然停止,猛然下坠并以一个潇洒至极的姿势落在了舞台上……至少本来应该是这样,还记得上次宴会的时候,舞台的支撑柱,被我弄断了几根吗?现在就浮现效果了。

    随着‘咔’的一声脆响,舞台在幽幽子刚刚落下还未彻底掌握平衡的时候突然塌陷,变成了一边高一边低的窘境,而幽幽子也随着这一歪‘咕噜咕噜’的顺着斜坡滚了下去。

    “幽幽子大人啊!!”远处传来妖梦酱的惨叫声,“都说了让您上台之前不要吃那么多了!”

    “啰……啰嗦……”幽幽子整个身体都被埋在了破碎的木板下面,只有一只手顽强的伸了出来,看起来倒是与《生死四人组》的图标颇为相像,如果把幽幽子的大拇指去掉的话,“秦钺炀,还楞在上面干什么!还不赶快把幽幽子大人拉起来!”

    “我倒是想……我也得有空吧。”我此时依靠索德布雷加形态的双翼飞翔在半空,左手拎着露娜萨,右手拉着梅露兰,背上背着莉莉卡,而没有乐器的蕾拉则抱着我的脖子挂在我胸前,我哪里还有地方可以放幽幽子的?“姬海棠,你去,扶她一把。”

    “都说了不要扶她!”原本被风见幽香的魔炮打中臀部之后就一直扑街在场下的八云紫突然复活了,张嘴就是这么一句粗鄙之语,然后继xu

    趴下扑街装死。

    “哦……那我……不扶了?”姬海棠极表情扭曲的看着我,已经不知dào

    该听谁的了,或者说,已经分不出我和八云紫到底谁才是管事的了。

    “嗯……”我思考良久,“幽幽子哟,你也听见了,八云紫不让我们扶你,麻烦你麻利点赶紧自己爬起来,宴会这才刚开头呢。”

    “……”幽幽子钻出了破木头堆,坐在一边一言不发。

    “不是吧,生气了?”我落地把身上的四个人放下,正打算靠近,却突然感受到了危险,而危险的来源……幽幽子!“算了,既然你不想唱歌了,那就跳过吧,正好舞台也坏了,直接开始比武大会!”

    “啊?哦,好吧,那我就联系河童把擂台运过来了。”姬海棠极见我都这么说了,掏出手机打算联系河童。

    “亚美咯!”幽幽子终于坐不住了,扑过来要拦我们,“不可以就这么把幽幽子大人的戏份删掉啊!幽幽子大人会告你侵权的啊!”

    “侵权?”我单手就按住了飞扑过来的幽幽子,牙齿一闪,“在幻想乡里,我就是法律!”

    说归说,我也不可能真的删掉幽幽子的戏份,联系西斯特姆叫来了几台在场外待机的流浪者,我用他们暂时撑起了舞台,给了幽幽子第二次机会。

    “咳……虽然波折很多……不过各位似乎也借此机会把眼泪都处理干净了……那么……最后一曲,由本次的主办方西行寺幽幽子大人带来的……啥曲子来着?”姬海棠极忘了曲名,于是直接下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