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大葱-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零二章 大葱

    “……”幽幽子小心翼翼的在舞台上踩了踩,满脸怀疑的回头问我,“你……确定你的这些玩具能撑得住台子吧,不会再把幽幽子大人摔下来吧!”

    “如果你不信的话,可以不上去啊,哎,那个谁,把这段掐了,联系河童送擂台过来。”反正我就算说没问题,就算我用我的姓名(我的性命贵得很呢,幽幽子你也就值个姓名了)担保,幽幽子肯定也不信我,所以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让她自己选择信不信我。

    “别!我信,我信了还不行吗?”

    “哼……早这样不就好了?”眼看着幽幽子七手八脚的爬上舞台,我不禁为自己的完美计划洋洋得yi

    ,知dào

    吗,听幽幽子的声音是种享shou

    ,我怎么可能真的把这段掐掉,“好了,我也该下去歇会儿了……”我回到了台下,落座,然后往旁边一躺,头上挨了一下。

    “你躺错人了,往你那边躺!”刚朝我脑袋上砸了一拳的八意永琳把我推向了另一边。

    “哦,抱歉。”我顺着永琳的力道躺向另一*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边,抱住了一个软乎乎的身体,嗯,这次没抱错……才怪了……

    “你是打算自己起来呢?还是让我帮你起来?”喂,风见幽香,你说这话的时候你的爪子已经抓到我头上了你知dào

    吗?你有给我选择的余地吗?你当我愿意抱你啊!再说了,抱一下又不会怀孕!你当是爆一下啊!放手!我叫你放手你听见没有!“说话啊!”

    “……”我这不一直说着话……哦,嘴被按在一对奇怪的突起物上了,张不开,别说说话了,喘气都喘不上,头还被按着抬不起来,不过无所谓,我不用呼吸也能生存,我的头盖骨是常人的几十倍硬度,我的脸压着的是你的欧派,我看谁耗得过谁。

    “喂,仔细看一下……你好像压着他的头呢,这让他怎么说话?”然而很快八意永琳就发xiàn

    了不对,有多快呢?我还没睡着呢,你说快不快。

    “哦……这样啊。”风见幽香的爪子松开了,但是我的头还是没抬起来,笑话,说让我起来我就起来,我不是很没面子吗?“……他怎么还没动静?”

    “可能趴你那趴上瘾了,也有可能睡着了,你看着办吧。”只要我愿意,我可以停止呼吸,停止心跳,停止除大脑之外身体的一切机能而不影响活动,即使是八意永琳,在这种状态下也无法分辨我的状况。

    “……他女朋友呢?”风见幽香倒是想直接把我扔出去,但是梅蒂欣肯定不干。

    “优昙华去照顾公主大人了,刚才公主大人情绪大起大落好像有点要猝死的样子。”八意永琳看了看周围,发xiàn

    没找到文文,“至于射命丸文……不知dào

    ,可能又跑到哪取材去了。”

    “……”风见幽香感觉今天自己无语的次数比过去一千年的次数还多,“那现在这里跟他关系最近的人是谁?”

    “是我。”妹红举手,“不过我要结婚了,你不是答ying

    给我们当证婚人了?”

    “……除了你之外呢?”风见幽香肯定不能把我扔到一准新郎(满月的时候是准新娘)的手里,不然这算什么?证婚人帮新郎找小三?

    “不就是你吗?”八意永琳指着风见幽香的鼻子,“你不一直是他老板吗,那这里跟他关系最近的就是你了。”

    “别指我!别指我!”风见幽香非常特别以及极其的想一巴掌把八意永琳的手指头拍下去,但是奈何她现在双手做任何动作都有可能会导致我扑街在地,而在一旁,梅蒂欣正虎视眈眈呢,唉,不得不说梅蒂欣真是风见幽香的克星,就像小千代纸一直克制我一样。

    “那个……台上的大姐姐脸色很恐怖的样子啊……”小千代纸天真的提醒了一句。

    “呃?”风见幽香看向台上,发xiàn

    此时的幽幽子脸色黑得跟锅底一样,“你不要唱歌吗?唱啊。”

    “我唱个鸡毛啊!你们一个个在下面闹了吧唧闹了吧唧的!”如果不是打不过,幽幽子早就过来骑脸了,“我本来还打算赶紧唱完装个逼就去吃碗饭放松一下的!”幽幽子在全身摸索着,最后掏出了……一根大葱?“有能耐你们就再闹一句试试!信不信我用葱插你哦!”

    “据说用大葱插入菊花可以治疗感冒。”我突然抬起了头,如此科普,“不过这实ji

    上是没有科学根据的,所以……幽幽子,你现在可以开始了。”

    “哼……”幽幽子不满地哼了一声,“就算如此人们也丑陋的生存着

    对此我觉得那是如此的美丽

    记忆之音色随风而动飞舞于空

    没有暴雨摧残的自由舞蹈歌颂着短暂的人生

    轮回轮回不得报(祈祷、祈祷、愿不能实现)

    编织未来的我等子孙啊(奔跑、奔跑、却从未达到)

    这故事乘着风(救赎、救赎、罪没有消除)

    总有一天将埋葬于天空(徘徊、徘徊、看不见终点)

    脚步声向着所有的结束而开始

    即使这样人们也依然走向此方

    诅咒扭曲的世界不甘得追求着

    但却仍然一无所得

    即使被踢被打

    即使崩溃的泪水如雨下

    即使干渴的撕叫亦无欲战斗

    即使被掠夺被支配

    即使血依旧循环往复的流逝着

    我孑然独立一遍又一遍呼喊着追求着

    歌唱歌唱不得报(祈祷、祈祷、愿不能实现)

    走在路上的我等子孙啊(奔跑、奔跑、却从未达到)

    这故事与风说(攀登、攀登、手血肉模糊)

    总有一天将献祭于天空(战斗、战斗、留不愈之伤)

    所有相聚是向着离别而开始

    即使这样人们也想在某人的身边生活

    即使被背叛被侮辱

    即使被践踏的心灵破碎

    撕心裂肺得喊叫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即使被否定“生”的事实

    即使几度确定了死的决心

    在这之上我一遍又一遍呼喊着祈祷着……”

    “感觉……幽幽子换了风格?”上次宴会的时候,幽幽子走的是悲情风,这次却变成了有点类似病娇风,但是不管怎么说……幽幽子不当偶像真是屈才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