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蕾米莉亚的陈述-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二十八章 蕾米莉亚的陈述

    “sir,流浪者已经到位了。”西斯特姆这时传来了消息。

    “把流亡者零式改抬回去,留两台流浪者在那里,剩下的回去,不要靠近红魔馆的后面。”原本打算马上解决问题回家治疗的我突然改变了主意,我想听听蕾米莉亚的这句话到底什么意思,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有什么不知道的?“你老是说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到底指的是什么?”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蕾米莉亚瞪着大眼睛盯着我,“说出来对我又有什么好处?”

    “好吧,无所谓,你说与不说,你的败局都是注定的了。”我之前的一拳不仅破除了抱头蹲防,还让蕾米莉亚的全身都因为强力的瞬间冲击而无法用力,“我是一定要解决异变的,如果你告诉我你的目的,也许我还能帮你找找其他的解决办法,如果你不说我也不逼你,但我会一直打到你认输,或者你被打死为止。”我之前一直没想过使用零式波动发生器,是因为我本质上和红魔馆无仇无怨,我并不想真的杀死某个人,和风见幽香不同,蕾米莉亚吃上一发零式冲击必死无疑,但现在,在我必须使用左臂的情况下我无法保证我的左臂不会把蕾米莉亚真的打死,“这是你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

    “好吧……”蕾米莉亚终于松口了,“如果你真的能帮我解决问题,那我把红雾撤掉也无所谓了。”

    “说吧,我听着呢。”我抱着文文,找了个舒服的地方坐下,不是我占便宜或是当众喂狗粮什么的,关键是文文睡着了,我总不能放下吧。

    “芙兰你已经见过了,那孩子的问题,你也知道了吧。”蕾米莉亚开始了陈述,“那孩子跟其他人都不同,跟我也不同,当她出生的时候,能量和能力就超乎寻常的强大,这在当时让我们都相当欣喜,但是,很快我们就发现了恐怖的问题,芙兰那过于强大的力量压抑了她的心理发育速度,一开始只是减缓,到后来发育彻底停止了,你知道这导致了什么吗?”

    “知道,她喜欢找人玩,也只是想找人玩,但她并不明白跟人玩和把人玩坏有什么区别,更不清楚把人玩坏有什么错误,在她看来,那只是游戏的一部分,错的是那些被玩坏的人不够坚韧。”我早知道芙兰朵露有什么问题,不然也不会提前就做出对抗方案。

    “就是这样,而且还不止这样,芙兰的能力太恐怖了,幻想乡里很少有人能够不被她玩坏,有那个能力的人又根本不可能去陪她玩,随着她的症状越来越严重,她对幻想乡的破坏也越来越明显,我不得不在她彻底引起八云紫以及其他人的注意之前把她关起来,不然,一旦她的所作所为越过了八云紫的底线,等待那孩子的只有灭亡。”

    “这有跟你统治幻想乡有什么关系?八云紫的力量有多强大你不会不知道吧,你该不会觉得摒除了弱点之后的你就能跟她对抗吧。”八云紫单纯按照实力来算并不比我强大太多,但是,跟我不同的是,她一旦下了什么决心,就不会再手下留情,更不会像我一样为了防止死伤而留着超必杀不用。

    “我并不知道八云紫的全力有多少,当年的吸血鬼异变,最后打败我的并不是八云紫,她只是跟我签订了吸血鬼契约而已,那时打败我的,是因为被吸血鬼弄坏了花田而打上门来的风见幽香,那力量简直让我战栗,但根据调查,八云紫应该没有风见幽香那么强大,我不是没有机会,而只要有一丝机会,我就要去做。”蕾米莉亚自己也没有完全的把握胜利,但她还是做了,“我不想再让芙兰一个人孤独下去了,我必须要放她出来,但这么做的前提就是,她在外面搞出什么样的动静都不会给她带来威胁,所以,我必须统治幻想乡!换了你你特么会怎么做!”

    “这就是你的理由?”我切实地感受到了蕾米莉亚的无奈,但我却对她的做法不屑一顾,更无法苟同,“蕾米莉亚,你真是天底下最傻的白痴!你的脑子里都是勾的芡吗?我叫你小蝙蝠你的脑仁就真的跟蝙蝠一样大了吗?”

    “你!”蕾米莉亚难以置信的看着我,“我的确已经没有还手之力,但这不是你能侮辱我的理由!”

    “侮辱你?对不起,我没那爱好!我特么只是在阐述事实!”我的话真的没有一丁点侮辱的意思,我也从来不屑于侮辱自己的对手,那是缺乏教养的暴发户才有的行为,“你就不会哪怕用十二指肠想想吗?就算你成为了幻想乡的统治者,你也无法阻止芙兰对于其他人的破坏,到时候,人都死光了,没人再提供血液了,你们吃什么,喝什么,西北风吗?”其他地方的吸血鬼之所以会跟人类签订契约,就是因为如果没有了人类,吸血鬼也会因为没有生存资源而灭亡,而蕾米莉亚的行为无异于饮鸩止渴。

    “那我还有什么办法!我没法再让芙兰一个人呆下去了!”蕾米莉亚歇斯底里的喊叫着,全无威严,幸好我提前已经捂住了文文的耳朵,不然她一定被吵醒。

    “那你就去陪她啊!不是很简单吗!”我从一开始就觉得不对,事情本来有一个很简单的解决方法,为什么红魔馆的所有人都将问题复杂化了。

    “你说什么?”蕾米莉亚听了我的话愣住了。

    “为了防止芙兰破坏,必须把她关起来,为了让她不进一步发狂,必须有人陪她玩,这两个问题本来的交界点不就是你吗!”比起发动全员引发异变,其实蕾米莉亚自己就能解决问题,“芙兰曾经跟我说过,她从来没跟你动过手,这你承认吗?”

    “我……”

    “你也承认,对吧?那么问题来了,既然芙兰在那种心智下都不会攻击你,你为什么不每天去陪陪她?”就像我之前没有被攻击一样,蕾米莉亚比起我只会更有效,也更名正言顺,“是没有想到吗?还是下意识的不去想到,为了保持所谓的威严,不能像孩子一样玩闹的威严,而下意识的回避了这种想法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