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露陷-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一十九章 露陷

    “多谢配合!”铃仙却突然一笑,握住光束刺剑的手松开了,而在落地的同时,铃仙双手握紧波动战刀刺向了红美铃的肚子。

    ‘仓……’刀尖仅仅刺入了一点,刀身就被红美铃双手握住了,单凭铃仙的力qi

    ,不可能在前进哪怕一点,但是,别忘了文文还在呢。

    “红美铃!你知dào

    石雕吗?除了凿子之外,还有有锤子啊!”文文身体连续转了好几个圈,抡圆了胳膊将手上的太阳精金护盾像锤子一样砸在了波动战刀的刀柄上,波动战刀的刀身在这一击之下与红美铃的双手手掌摩擦出了不少火花和血沫,直接刺穿了红美铃的肚子。

    这一下的伤势不算致命,但也比之前的重得多,红美铃的身体当时就一僵,正好给文文提供了可乘之机,文文飞到了擂台最顶端,在结界上用力一蹬,集合了自己所能集合的全部力量,从天而降一记如来神掌……呃,串台了?算了,反正没差多远……一记盾击砸在了红美铃头上,发出‘duang~’的一声巨响。

    ……全场寂静……ing~

    〖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漂亮!”我率先打破沉默的僵局,在我的解析系统显示中,红美铃身上那些一直沸腾不已的气渐渐停止了,果然就这一点还是跟上次没变化,红美铃这个状态必须要在失去理智但又没失去意识的状态下才能使用,而文文使用太阳精金护盾的全力一击纵使红美铃当时已经皮糙肉厚到了极点也免不了被打晕的结局。

    “我来看看。”八意永琳再次跳下场中,“红美铃……失去意识,藤原妹红……失去意识……二者均无生命危险,可以宣bu

    结果了。”

    “好,那么第二场比赛的获胜者就是老公太强不能参赛组!恭喜!”姬海棠极麻利的宣bu

    了结果,话说她之前都躲到哪去了?

    “呼……吓死了吓死了……”铃仙解开外套,脱下了里面的战术护甲,在这身战术护甲的腹部,有一个凹痕,看来正是因为这身护甲,铃仙才没在第一次被打中的时候受到伤害,“好几次差点以为要跪了。”

    “你不错了,之前我的护甲被打碎的时候我差点以为自己要挂了。”文文的肚子现在还隐隐作痛,看来刚才打碎护甲的最后一下并没能完全被护甲挡住,还是给文文带来了不小的伤害,“不会影响到怀孕吧……”

    “诶?文文你已经怀孕了吗?”铃仙大吃一斤。

    “啊?哦不不不,我说着玩的,暂时还没有呢,我要真怀孕了还敢来参加这种比赛吗?”笑话,文文又不傻,怀着孕还来参赛被打了肚子可就不是疼一会儿的问题了。

    “哦,吓死我了……”铃仙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然后就感觉自己捕捉到了什么东西……“……文文……你刚才说暂时还没有……那也就意味着……你跟秦大人偷偷偷跑了对吧!”

    “诶……”文文没想到自己终日打雁却反被雁啄瞎了眼,身为清正廉明的记者,每次都是挑别人的话茬,这次居然自己不小心被抓了话柄,“呃……这个……我可以解释的……”

    “第一次什么时候啊?”铃仙背对着阳光抱着肩膀,宛如审判官一般的审问着文文。

    “呃……就在光之圣杯那次之后,就那天晚上,在浴室里,一时没忍住……”文文脸上布满了黑线。

    “谁没忍住?”铃仙追问。

    “都没忍住。”开玩笑,但凡要有一个人忍住了这事不就发生不了了吗?

    “为什么我不知dào

    ?”铃仙还在问。

    “因为没告su

    你。”文文牙齿开始打颤了。

    “……唔……好了,饶了你了。”铃仙突然在文文肩膀上一拍,把事情了结了。

    “啊?这就……完了?”被铃仙这么一弄,文文反倒有点被水淹没不知所措。

    “秦大人做出这种决定肯定有他自己的考lu

    ,他的思维超前我们几十年,我等着就是了,反正时间多的是。”铃仙的回答非常的富有哲理,听得文文一愣一愣的。

    “你还真是信任他呢。”文文也是第一次听说铃仙的心里还有这些想法。

    “当然,你不信任他吗?”铃仙看向选手席的位置,在那里,我正帮八意永琳把美铃和妹红抬到临时架设的病床上。

    “怎么可能?”文文的回答同样肯定。

    “就是这样,早在我在月之都见到秦大人的时候,我就能感觉到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我们永远都猜不到秦大人脑子里在想什么,但是我们也不需yào

    猜,就像我刚才跟你说的想法,我只跟你说过,但是我有种感觉,秦大人他已经猜到了,只不过他在等一个契机……你能感觉到吗?所有小看他的人注定被羞辱,所有想与他为敌的人注定会失败,即使……是师匠也是一样。”

    “这点我相信,他的计划每次都出问题,但却从来没有失败过。”关于铃仙的说法,文文可是有着亲身经li

    ,无论是红雾异变那次还是守矢神社那次。

    “在说什么?”我终于把两个人都搬到了病床上,太难搬了,美铃还好,晕过去之后直接睡了,跟头死驴一样,妹红的问题可就大了,也不知dào

    是梦到什么了,抱着我的胳膊死都不撒手,好容易才挣开,一回头就看见文文跟铃仙在这说悄悄话。

    “我们……在商量怎么跟你道歉呢,偷偷从你那偷了那么多东西出来。”文文睁眼说瞎话,但是对于自己人我几乎不用解析系统,当然也就没听出来……好吧我听出来了,只是装作没听出来。

    “哦,那个啊……没事没事,都是玩具。”两个人心里有秘密,既然她们现在不想说,我也懒得去问,毕竟有句话说得好,‘asecretmakesawomanwoman.(秘密让女人更有女人味)’,更何况,谁会没有点秘密呢?“话说回来肚子怎么样了?”

    “没事,有护甲挡了一部分,只是有点疼而已,你忙你的吧。”文文拉着铃仙回到了选手席休息,而我则开始满地回收我的武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