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摆脱束缚的芙兰和意外收获的影像-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三十章 摆脱束缚的芙兰和意外收获的影像

    “姐姐大人……”芙兰朵露已经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芙兰,是时候把一切都告诉你了,秦钺炀说的没错,你才是最有资格知道一切的人。”蕾米莉亚放开了芙兰朵露,走到床边疲惫的坐下,刚才的动作耗尽了她刚刚恢复的全部力气,“至今为止,我所做的一切,我以为全都是为了你……但是现在我才明白,过度的保护只会适得其反而已。我原本觉得,只要我能统治幻想乡,幻想乡就是我们的东西了,那样的话,你就能随意的在外面玩了,我把你关起来只是为了防止你伤人,但我却忘记了当我在你身边的时候你根本不会伤到人……秦钺炀,他说我把一切都变得复杂了,现在看来确实如此,我一直以来都在……!!”

    “没关系的,姐姐大人……”芙兰主动抱住了蕾米莉亚,让蕾米莉亚把原本要说的话咽了回去,“在芙兰上次遇到了大哥哥之后,大哥哥告诉芙兰以前被芙兰玩坏的人承受不了芙兰的游戏,因为人跟人天生就不一样,结果变成那样,错的人是芙兰。”

    “芙兰你……”对于芙兰朵露能说出这么理智的话蕾米莉亚表示自己是非常的震惊,夭寿了,芙兰朵露的思维正常化了!“你怎么想到这些的?”

    “大哥哥说被玩坏的人没有错,芙兰觉得大哥哥不会骗芙兰的。”芙兰朵露依然一脸天真无邪的样子,怎么都不像是拥有了成人思维的样子。

    “为什么?”蕾米莉亚记得自己以前也因为芙兰朵露的行为而说教过芙兰朵露,但最终结果却是姐妹二人不欢而散,因为那时的芙兰朵露根本不相信自己有错,蕾米莉亚实在无法想象为什么芙兰朵露会相信我的话。

    “因为大哥哥一直在陪芙兰玩啊。”芙兰给出了在她自己看来有理有据,令人信服的理由。

    “……”蕾米莉亚没想到原因这么简单,或者说她自己根本没想过这种可能,然而事实是,小孩子最容易相信陪伴自己游戏的人,或者说让自己感到快乐的人,而自认为是大人的蕾米莉亚是不会有,也无法理解这种思维的。

    “姐姐大人?”芙兰朵露无法理解蕾米莉亚的无语,在她看来,自己的理由太正常了,这就是代沟,俗话说五年隔一代,即是说年龄相差五年的人就很难把思维控制在一条水平线上了。

    “没什么,我只是庆幸,幸好这次来的是他,不然我的愚蠢只会让我们走上绝路。”蕾米莉亚的体力再次恢复了一些,她挣扎着下地,拉起了芙兰朵露的手,“走吧,我带你离开地下室,再也不回来了。”

    “嗯!”芙兰朵露开心的点着头,离开了一直关押着自己的鸟笼。

    一天过去了。

    “呃……呼……”我从医疗舱里爬出来,我身上的洞已经消失不见了,我感觉自己的状态重回了巅峰,而这时,文文依然还没睡醒,她太久没有全力作战了,以至于脱力的症状会持续很久,就好像久不运动的人乍一剧烈运动会导致连续数日的肌肉酸痛,而经常运动的人则不会一样。

    “sir,请您来地下室一下,我在回收的面甲中发现了您可能感兴趣的东西。”

    “面甲?居然还没坏?”我记得当时面甲连同头盔一起被蕾米莉亚一下子打飞出去了,怎么可能还有有价值的东西。

    “事实上,sir,这能保留下来简直是奇迹,根据我的分析,面甲由于是被强行打飞出去的,能量供应没有切断,导致面甲中还有一部分能量残留,而且在被击中后面甲所有的功能全部报废,只剩下了消耗最低的摄像功能正常,这才导致了面甲被打飞之后还在忠实地执行摄像功能。”

    “我马上过来。”我换上一身新的衣服,走进了地下室。

    “sir,我开始了。”西斯特姆说了一声,然后开始播放面甲所记录的画面。

    播放出的影像中显示的正是文文那近乎暴走般的攻击以及蕾米莉亚被一击打飞时的样子。

    “sir,我不知道您怎么想,但就我所能想到的,至少文文小姐把您看的比新闻重要。”

    “这不是废话吗?”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接触,我的地位要是还不如新闻,我还活着干啥,浪费空气吗。

    “sir,我的意思是,和铃仙小姐那种把感情写在脸上的人不同,文文小姐很擅长隐藏自己的想法。”

    “又是废话,不会隐藏感情的人当个鸡毛的记者,美国有个贾维斯你知道吗,智能不知道比你高到哪里去了,我和他谈笑风生啊。”

    “sir,恕我直言,您从没去过美国,更不认识钢铁侠,不然您不会不知道贾维斯已经融合成幻视了,还有,我其实是想说,文文小姐这么强烈的表达感情的影像记录是很珍贵的。”西斯特姆老是拆我的台这点跟我老是拆别人的台一样,所以我不生气,不生气……不生气……对!我特么的一点都不生这****人工智能的气!不过有句话她说得对,这影响太稀有了,所以……

    “把这段影像清除掉。”我下达了指令,“不要留下任何痕迹的清除掉。”

    “sir?”西斯特姆又觉得自己智商不够用了。

    “我知道文文怎么想的,我也知道我自己是怎么想的,这就够了,我跟文文的未来是无限的,不需要搞什么回忆过去。”回忆是心有迷茫的人才干的事,我不会迷茫,不会动摇,我知道自己要干什么,我不需要回忆。

    “不理解,但我会清除的,sir。”

    “流亡者零式改不要修理了,坏成那样与其大修还不如重新制造一台,西斯特姆,回收还能用的组件,但先不要动工,我要出去一趟,等我回来再开始。”流亡者零式改在之前的战斗中又暴露出了新的问题,这一切都要整合到新的机体上,“还有,想办法解决机体组件在高温下发生熔毁的问题,多实验几次,我不想再出同样的问题。”

    “我会去做的,si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