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 宴会杀人事件(上篇)-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三十六章 宴会杀人事件(上篇)

    “来吧,我带你们去个好地方。”我曾在博丽神社定居,这里哪的环境最好,我比灵梦还清楚。

    那一天,我们三个一直喝到凌晨,一直喝到三个人都不省人事为止(我也算是送出了我的第一次,第一次喝到不省人事),而火爆的宴会,还在继xu

    。

    第二天清晨,不少人都在朝阳的照射下从睡梦和宿醉中醒来,这也是宴会的常态,一般来说,很快宴会就会恢复如同昨天一样的盛况,不过,这一次有些不太一样,因为一声惨叫声。

    “啊啊啊!杀……杀……杀……杀人啦!!!”小恶魔惊恐不已的指着旁边的草丛,之前她醒来的时候还以为这里也躺了人,可仔细一看却发xiàn

    这里只有一只手,一只从手肘被什么东西切断,血液都已经凝固的手,“这里有一只手啊!”

    “啊!这里!这里有一条腿!”然而小恶魔没想到的是,自己这一叫,另一边也有人叫起来了,而很快的,发xiàn

    了残肢的惊叫声就此起彼伏起来,直到……

    “这里!这里〖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有颗头啊!”魔理沙还是胆子够大,居然直接把头拿了起来,“诶,这不是秦小哥吗?”

    发xiàn

    肢体的人七手八脚的把发xiàn

    的残肢集合到一起,发xiàn

    正好能拼成我。

    “不对!这里!这里也有东西!”米斯琪本来想到一个水潭边上洗洗脸,这是一个不大的水潭,水是地下水源补充的活水,水质相当不错,可是当她拨开水潭边的草丛的时候,却发xiàn

    有什么东西漂在水面上,仔细一看,居然是个人,脸朝下的趴在水面上,背上穿透了一根手臂粗的木棍,血液把原本清澈的潭水染成了一片红色,看上去相当渗人。

    “是辉夜?”风见幽香离这里最近,直接把‘尸体’捞了上来,发xiàn

    是辉夜,“谁干的呢?”

    “等等!昨天晚上……秦钺炀,公主大人是和藤原妹红一起行动的!”永琳想起了昨晚的事情,“有谁看见藤原妹红了吗?”

    “呃……是不是那个?”说话的是已经摆脱了厄运困扰,和秋姐妹一起下山过来的雏,而她手指着的,是一棵看上去足有五六人环抱的大树,在一根粗壮的树枝上,吊着一条绳子,绳子的最下端拴着一个人的脖子,正是昨夜行动的第三人,妹红。

    “先把她放下来!”八云紫这下真的火了,从来没人敢在宴会上闹事,如今却突然出了如此重大的凶杀案,受害者还一个比一个难对付,这件事要是处理不好,幻想乡的平静可能就要被打破了,“然后,我要把凶手揪出来!”

    “说什么凶手,就不能是你吗?”然而,灵梦一句话让在场的人想起了另一种可能性,就是凶手……贼喊捉贼!

    “什么?”八云紫没想到灵梦会怀疑自己,这已经不是玩笑的等级了,这是货真价实的污蔑,“你怀疑我?我还觉得是你呢!”

    “都给我停!”风见幽香突然大吼了一声,把所有人都吓住了,“凶手还没抓到,我们却在这里互相猜疑,这有用吗?先用排除法,如果是不认识他们三个的,应该可以先排除。”

    “这好办,认识秦钺炀和妹红的人不少,可是认识蓬莱山辉夜的人就没有多少了。”文文提供着情报,“我的报纸上也从没有提到过蓬莱山辉夜,所以可以说大部分人都不认识她,认识她的……就我们这些。”这样一来排除的人数就很多了,即使是雏和米斯琪她们也都是昨天第一次见到辉夜,被直接排除掉了。

    “嗯,的确,他们可以排除,然后你们两个也可以排除。”风见幽香指的是文文跟铃仙,“你们觉得呢?”

    “嗯,应该可以排除。”八意永琳也同意风见幽香的说法,“然后我觉得梅蒂欣和橙也可以排除。”

    “那个……我跟普莉兹姆利巴乐团谈论了一晚上音乐来着,我觉得她们应该是没有嫌疑的。”米斯琪壮着胆子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对啊,谁能给自己找出证人证明自己没有作案时间,不就可以排除了吗?”风见幽香突然发xiàn

    原来一群人一直骑着驴找驴。

    很快的,没有不在场证明的只剩下了三个人,分别是博丽灵梦,蕾米莉亚-斯卡雷特和……八云紫,但严格来说是因为灵梦和紫找的证人就是对方,因此都不被认可。

    “好了,我把秦钺炀的身体缝合了。”八意永琳摘掉了手套,扔到了一边的垃圾堆上,“现在怎么着?”

    “你们三个自己解释吧,想想怎么让自己摆脱嫌疑?”风见幽香做主审,即使是八云紫也不敢瞎扯蛋。

    “我没必要啊,我为什么要杀秦钺炀?杀了他我的钱去哪搞?是,我是刚拿到了一堆金块箱,不过我估计没几天就会让这紫老太婆顺走,到时候我还得找秦钺炀,杀了他我不是自掘坟墓吗?好不容易有一个愿意给我钱的。”灵梦的辩解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秦钺炀跟我签了协议,也是幻想乡的主力之一,他死了对我只有坏处,这会严重削弱幻想乡的实力,我只要不傻,就不会动手好吧?”八云紫的辩解好像也很有道理。

    “我?开什么玩笑!我高贵的吸血鬼蕾咪大人会去做这种事情吗?再说了,明知dào

    三个人这么杀根本杀不死,我就是真要杀他们也不会用这种办法吧?”蕾米莉亚的理由就更合理了,别看我们三个一个比一个惨,其实一个都没死,躺在那都是因为酒还没醒呢。

    “对啊,对啊!”风见幽香突然明白了什么(经典bgm响起),“真相只有一个!凶手就是你!小蝙蝠!”

    “我?”蕾米莉亚被风见幽香的气息锁定,全身都在打颤。

    “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喝多了?”风见幽香开始了解释,“你喝多了之后干了什么还记得吗?”

    “我……诶……我都做了什么来着?”蕾米莉亚突然发xiàn

    自己想不起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