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自卫队的小动作-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四十一章 自卫队的小动作

    人之里,自卫队总部,队长室。

    “呼……”作为自卫队队长的专用房间,队长室里的一切设备相比外面的都更先进和舒适,无论是现代的真皮沙发还是复古的花梨太师椅,然而自卫队首领森田弘毅仿佛这些都不存zài

    一般的盘坐在地上,而在他的头顶,悬浮着一只破碎的圣杯。

    ‘嘭嘭嘭……’敲门声连续响了三次,这是森田弘毅自己定下的规矩,代表有要紧事情汇报,“森田弘毅大人,有妖怪宴会的最新消息。”

    “嗯……”森田弘毅应了一声,头顶的圣杯慢慢虚化消失,他这才从地上站起来,坐回了正对门口的老板椅上,“进来。”

    “报gào

    。”门被前来之人推开,一个无论长相还是穿着都毫无特点的人走了进来,开始了汇报。

    “他真的把那把原型武器毁了?”森田弘毅听完了汇报之后,淡淡的问了一句。

    “是,那是我见过的最可怕的武器,一*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旦命中,大妖怪级以下的生物几乎必死无疑。”饶是这种负责刺探情报的人都是百里挑一的精英,想到这种武器的威力也禁不住两眼放光,“如果我们能得到这武器,那就……”

    “那就什么?”森田弘毅不咸不淡的反问了他一句,“你不是也说了吗,原型枪已经被他亲自毁掉了,连个零件都没剩下,我们怎么得到?”

    “原型枪的确是毁了,但是那姓秦的一定还能做出来,那东西是他发明的,就算一切从零开始他也能再做出来。”的确,等离子步枪从设计到制造再到实验都是我一手完成的,只要我愿意,就能马上让它再现,“有第一把就有第二把,有第二把,就可以量产,到那个时候……”

    “你的想法很美好,但是……完全不切实ji

    。你要怎么样才能让那姓秦的再把那武器做出来?然后还能落到我们手上?”森田弘毅给手下的妄想泼了一大盆冷水,“他本来就恨不得我们都消失,他会帮我们的概率根本就是负数,来文的肯定不行,你就是给他跪下叫爷爷都没有用,要是来武的……我们还剩下什么资本可以用来威胁他?因为他,我们手中八成的热武器都在下面那群废物手里报销了,他的那些非人类同伙也不是我们能对付的,至于跟他亲近的人类……那就更不可能。”

    “为什么?”手下原本设想的就是绑几个人好让我投鼠忌器。

    “你个白痴,首先我们原本所打着的旗号就是帮zhu

    人类反抗妖怪统治,这是我们的护身符,也是我们能站得住脚还有人加入的唯一原因,如果我们反而对人类出手,没人会在乎我们的最终目的是什么,那样我们马上就会无法在人之里立足,而一旦我们都被赶出人之里……不,不需yào

    那样,只要我们绑架人类的消息走漏,即使在人之里里面,那姓秦的会亲自过来把我们一个一个的宰,而不会有任何人反对他,就像上次那个毒人偶事件时候的倒霉鬼一样,被他处以无法逃脱的死刑。”森田弘毅一直都在关注这些事件,有这些前车之鉴,他就可以防止自己重蹈覆辙,“再退一万步说,你之前不是也说了,加岛勇和加贺川居然有那种力量,真要是出手,单凭他们两个就能把我们统统团灭,你觉得我们剩下的那几把破枪能挡住他们两个吗?最后还有,如果不是这次妖怪宴会,你会知dào

    他们两个有那种力量?人之里那么多人,你怎么就能知dào

    没有人再去隐藏着什么东西?”

    “可是森田弘毅大人,再这样下去……”手下的情绪有点激动了。

    “啊,我知dào

    你想说什么,上次妖怪宴会,去的人不过就三个,然而这一次却至少有十分之一的人都去了,那姓秦的一直在试图让妖怪与人类共存,而就因为他,敢去参加妖怪宴会的人越来越多了,再这样下去,很快我们就会不战自灭。”就在最近,森田弘毅已经接收到了不少退队申请,有些一开始被他们的教条忽悠进来的人在看到这样的对立并没有什么必要之后,已经开始脱离自卫队了,“你先下去吧,继xu

    观察,我要思考看看接下来怎么做。”

    “是。”手下退了出去,这次他们一共有三个人前去宴会中侦察,因此不用担心因为回来汇报而忽略掉什么事情。

    “……”森田弘毅再次在地上盘坐起来,光之圣杯在他的头顶上浮现,“光之圣杯,我们得赶快,只要秦钺炀还存zài

    一天,我们的目的就永远无法实现。”

    “没关系……你的能力已经被我激活……现在只要扩大你的能力的影响范围……”光之圣杯那宛如藏獒挠门的嗓音在森田弘毅脑海中响起,“我绝不会放过他的,竟敢将我伟大的光之圣杯大人的身体毁成这个样子!”

    宴会会场,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还对此毫不知情。

    “药药……”森近霖之助戴着墨镜,扛着一台录音机晃得正high,“吃个棒棒……”

    “霖之助,你歌词唱错了……”阿求倚在附近的树荫底下,一脸好笑的看着冒充dj的霖之助,“是切个闹闹。”

    “这好像是个廉洁的廉字……”朱鹭子指着书上的一个字,那是一个奇怪的字体,而且是用毛笔写的,看上去非常模糊。

    “可我怎么感觉……这是一个窮(穷的繁体)字啊……华夏国的字好难认啊……虽然霓虹字也未见得好认识到哪去……”本居小铃跟朱鹭子凑成了读书组,对着一本来自华夏国的古书研究着。

    “我是国王,叫我女王大人吧!”风见幽香把手上的签子翻了过来,上面是一个‘王’字,“三号,脱一件。”

    “怎么又是我!”已经脸黑的跟刚从乞力马扎罗山上下来的非洲提督一样的灵梦把签子往地上一摔,在过去的四局国王游戏里,每一次倒霉的都是她,“你们几个事先都串通好的是不是?怎么每次点到都是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