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国王游戏-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四十二章 国王游戏

    “抽签都是随机的,别给自己找借口啊。”魔理沙伸出双手,在灵梦胸前虚抓了两下,满脸淫笑,“灵梦,你是自己脱呢?还是让我来?”

    “滚!我自己来!”在之前的四局中,灵梦分别脱掉了左脚鞋,右脚鞋,左手袖子和右手袖子,这次她把手放到了头上的大蝴蝶结上,“老娘就不信了!厄神是不是你的锅!”灵梦连输五局,开始找邪茬了。

    “哎,你别欺负雏,信不信我抽你。”灵鸠伊凛看灵梦这个不着调的样子就不爽。

    “我还真不信,你过来抽我啊!”灵梦还真不信灵鸠伊凛敢对她动手,然后就为此付出了代价。

    “她敢不敢不知dào

    ,但是我敢。”我一拳差点没把灵梦的脑袋砸进她腔子里,“雏的厄运已经被我解了,别拿这事找茬。”

    “秦钺炀!”灵梦抽出御币就要反击。

    “嘿,还特么学会瞪眼了!”然而我是谁啊?能怕她嘛?我把眼睛一瞪,〖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大吼一声,“紫,把她的金块箱收了!”

    “对不起我错了!”灵梦的姿势瞬间由冲锋变为土下座,“我们继xu

    玩吧……”

    “这还差不多。”我摆了下手示意伊凛也坐下,然后抖了抖胸前的衣服,“呼,这还没到夏天呢,就开始变热了。”

    “你这么怕热?”八云紫拿了瓶冰镇的啤酒出来,“拿着这个吧,能让你好点。”

    “我是很怕热啊……呼……”一口气喝了小半瓶,我把瓶身贴在脸上给自己降温,“我很抗寒,但相对的就很怕热,我体温比正常人类低一些,同样的温度下我更容易出汗……好了不说这个,继xu

    吧。”

    “国王是谁~”喊出口号的同时,我们再次分别抽了签。

    “哈哈哈!这次终于是我了!”灵梦终于抽到了一次国王,“七号,给我脱!”

    “哈依……”我直接把手放到了胸口的衣料上,然后直接一掀,“呼……凉快多了……”

    “……你……”八意永琳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我,“你都不穿胸*罩的吗?”

    “蛤?”这是我听到过的最好笑的笑话,“我是男的啊!我穿什么胸*罩?我要是穿了胸*罩那我不成变态了吗?”

    “你这个样子现在更像变态……你这有伤风化你知dào

    吗?”永琳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在讲笑话,“而且你真的不在意被人看光吗?”

    “无所谓啊,这里就我一个男的。”我总不能对自己的身体发*情吧,“不过你都这么说了……好吧。”我把一副重新穿上,然后摘下帽子扔到一边,“继xu

    。”

    “国王是谁~”

    “啊嘞,是我。”爱丽丝看着手中写着‘王’字的签子,“那我就让……嗯??”爱丽丝正打算说,却听见了上海用振波所说的话:魔理沙是十三号。“十三号,脱一件吧。”

    “好吧,无所谓。”魔理沙跟我一样摘掉了帽子,“我说,这样没什么意思啊,别把指令光定义成脱一件了,改成在不超过人道尺度的情况下什么命令都可以比较好吧?”

    “好,就这么定了。”我直接拍板了,你想,如果八意永琳或者风见幽香被抽到命令跳骑马舞,那一定很好笑,“继xu

    继xu

    。”

    “国王是谁~”

    “哦,是我……”辉夜把手上的签转了过来,给我们看上面的‘王’字,“一号,表演一次对瓶吹……就黑方吧。”

    “……”蕾米莉亚看着自己签子上那个大大的‘一’,欲哭无泪,她知dào

    ,如果自己不做,那绝对是威严扫地,可就算是做了,要是再耍酒疯那也比不做好不到哪去,为今之计,只有……蕾米莉亚安安的朝咲夜使了个眼色,然后开口,“好吧,来就来,吹就吹,咲夜,拿酒来!”

    “是。”咲夜立kè

    消失,再出现的时候,手上已经多了一瓶已经开启的黑方,“请。”

    “看好了。”蕾米莉亚拿过瓶子刚要喝。

    “等一下。”就在这时,我叫停了,“把那瓶酒拿来给我看一下。”我之所以起疑,是因为这瓶黑方的瓶口位置碎了一小块,而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天上午我测试等离子步枪时喝的那瓶黑方,瓶口就在我开酒的时候被我弄碎了一小块,而那瓶酒在那之后已经被我喝完了,所以我有理由相信,这瓶酒有问题,“嗯……颜色有点浅……气味也不太对。”这瓶‘黑方’,完全没有酒味,但却有点酸味,而且颜色也比黑方要浅,“这……好像是冰红茶吧。”

    “……”蕾米莉亚的脸唰一下就白了,而咲夜则捂着脸一副不忍直视的样子。

    “啊啊,作弊……惩罚加重!”辉夜的脸上洋溢着雍容华贵令人沉醉的微笑,那微笑看的威严酱头皮发麻,“这样好了,来跳个杀马特遇上洗剪吹好了。”

    “哦哦哦,杀马特杀马特~洗剪吹洗剪吹吹吹~”不打算给蕾米莉亚任何反抗的机会,我已经开始伴奏了,“baby~你妈妈一直说我老土~我就找了村口王师傅烫头~”

    最终,在我们的压迫下,蕾米莉亚忍受着羞耻跳完了惩罚之舞。

    “国王是谁~”游戏再开。

    “是我。”这次国王的位置幸运地落到了铃仙头上,“那个……请九号讲述自己一生中最倒霉的事情。”

    “我一生中最倒霉的事?”铃仙完胜,文文却意wài

    中枪,“我最倒霉的事就是在跟他那啥之前就被他看光了!”文文指的是当时刚认识的时候被我脱**堵嘴的事情,“当时我觉得那是我一生中最大的败笔,好在……现在无所谓了。”

    “咳嗯……”魔理沙假咳了一声,“别在这秀恩爱,这可一群单身狗呢。”

    “我不是单身狗。”我举手反驳。

    “我现在也不是,等宴会结束我就跟慧音领证,风见幽香,记得帮我们证婚的事吧?”妹红紧跟着我反驳。

    “放心,答ying

    过的事我就忘不了,把你的心放肚子里。”风见幽香眼皮都没抬。

    “……”魔理沙讨了个没趣,“爱丽丝,宴会结束我们也结婚吧……哈,开玩笑的,别往心里去啊。”

    心大的魔理沙并没发xiàn

    ,在她说出刚才那句话之后爱丽丝的脸红的跟番茄酱一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