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 传说中的第四人-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四十五章 传说中的第四人

    魔界,万魔殿。

    “那个……不死人秦钺炀,非常的不可思议……”梦子向神绮表达自己的感觉,“明明感受不到任何能量存zài

    ,但我总感觉,如果跟他动手,我会死。”

    “你的感觉没错,他真的……很不可思议……他绝对没有神灵级的实力,但是……如果我想销毁他……他并非毫无抵抗之力。”神绮完全理解梦子的感觉,“但是你也感觉到了,他的话都是真心的,不管是他靠近的原因还是跟我出的那些主意,他又不是我们的敌人,我们为什么要考lu

    这些,小爱现在住在幻想乡,幻想乡的实力越强反而是好事。”

    “您说的是,可是神绮大人,您打算如何……克制自己的……变态行为。”梦子想了半天,还是觉得只有我那句话是对的,神绮那行为这只是单纯的变态而已。

    “嗯……我要闭关,梦子,在我出关之前,任何事情不许打扰我,在此期间,魔界一切事务由你负责。”神绮这是要破釜沉舟的节奏,不成功,便成仁,虽然……身为魔界神的她成功了也不是人。

    〖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是。”

    而此时,我已经回到了宴会会场,找到了八云紫。

    “刚刚谁来过?”果然,一见面八云紫就问了我这个问题,“来人的实力太强,我连隙间都打不开。”

    “先回答我一个问题,除了你,还有谁知dào

    刚刚有人来了?”我必须把这个人数掌握清楚,“冈崎梦美不算,她什么都没看到,直接跑路了。”

    “感受到来人气息的只有我,毕竟我的能力特殊。”看来只有八云紫一个人发觉了,这也正常,博丽神社和魔法森林中间可离着八丈远,隔着整整一个人之里呢。

    “魔界神神绮和一个叫梦子的女仆,你知dào

    她们吗?”我有种感觉,八云紫不会对魔界一无所知,果不其然。

    “知dào

    ,以前打过交道。”八云紫没直说,但是我能猜到她口中的打交道绝对不是坐下喝茶聊天的那种,“来找爱丽丝?”

    “嗯,我答ying

    替她们保密,你也把嘴给我管严了,那种神灵级的大高手惹上了就是死路一条,我自己能不能逃跑都是未知数,更不要说救你了。”即使是神灵级我的左臂也能对抗,但是我也仅能靠这点能耐帮自己逃跑。

    “我不傻,曾经因为魔界跟幻想乡出现了连通,灵梦,魔理沙,风见幽香和另一个人一起过去了,当时神绮可是只出了不到半成力就把她们修理得鸡飞狗跳。”八云紫知dào

    神灵级有多可怕,那跟大妖怪虽然只差一级,但能力却是天差地别,ss+的风见幽香即使全力爆fā

    ,在sss-级别的对手手上也难以走出百招,这还是sss-的那位没用全力的结果,何况神绮的实力是更在sss-之上的sss级。

    “另一个人?是谁?”八云紫既然说到另一个人,那就证明那个人我没见过,但却跟灵梦,魔理沙和风见幽香都认识。

    “魅魔,种族是恶灵,你姑且可以把她看做……魔理沙的老师,魔理沙的不少符卡不是都跟风见幽香很想吗,那些都是魅魔从风见幽香那里偷走之后教给魔理沙的。”八云紫解释,“不过在那次进攻魔界之后,只有她留在了魔界没回来,估计是在那边过得乐不思蜀了吧,据风见幽香说她被神绮修理了一顿之后两个人居然化敌为友了。”

    “好吧,这话题到此为止了。”话题到这里已经可以结束,这件事就让它这么过去为好,“对了,今天见到冈崎梦美才想起来,你对梅莉……就是玛艾露贝莉-赫恩的观察如何了?”

    “啊……说到这个我就头疼……她看上去就跟你说的一样,就是个普通人类,没有任何异常,但是……我总有种感觉,那是因为她身上有某种境界把我的探测隔绝了,但是当我用我的境界去测试的时候那种感觉又不见了。”这其实已经说明梅莉不是一般人类,但是八云紫依然狗咬刺猬无处下嘴,“我也搞不清到底应该怎么算了。”

    “我觉得……有可能是她的能力还没觉醒,就像之前的早苗一样,我们只要耐心等一等,我们时间多的是,是金子总会花光的,对吧。”如果梅莉庸碌一生,那也对八云紫没什么影响,如果她觉醒了能力,她自然会来到幻想乡,也许到那个时候,她还能像蓝一样作为八云紫的代言人呢。

    “以静制动……也只有如此了。”八云紫也知dào

    我说的话是事实,但是这种无法掌控的感觉还是让她心里不爽。

    “好了好了,把那些烦心事都忘掉,这里可是宴会,是庆祝和欢乐的地方。”我环视着周围,夜幕降临,不少人都支起了烧烤架凑成了一个个小圈子,满满的和平,“走吧,赏个脸陪我喝几杯怎么样?”

    “好啊,说起来好像还没跟你一起喝过酒。”八云紫拉开了隙间,检查着里面的藏品,“昨天喝多了洋酒,今天就换换口,改喝清酒怎么样?”

    “我从来不在意喝什么酒,太次的除外,相比于酒本身,我更在意跟谁一起喝。”所谓酒不醉人人自醉,喝酒很多时候是看对象的,跟友人,那是酒逢知己千杯少,跟仇人,那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也加上我们如何?”八意永琳试图加入,而在她身后,还跟着风见幽香。

    “梅蒂欣呢?”风见幽香没跟梅蒂欣一起,这可不太正常。

    “跟红魔馆的小吸血鬼姐妹还有妖精虫子什么的凑到一起去了,你呢,不用陪你那两位小女朋友吗?”风见幽香反将我一军。

    “跟妹红和今泉影狼她们搞什么迷途竹林交流会去了。”我表示现在我也是孤家寡吊一个。

    “看来只剩我们了……”八云紫感慨着,幽幽子吃饭去了,辉夜也跟铃仙她们一起,我们四个一下子都成了独行侠,“找个好地方吧。”

    “我知dào

    有个地方。”由我领路来到了一处幽静的空地,周围是葱郁的高树矮丛,永琳摆下一张四方小桌,八云紫上酒,风见幽香则控zhi

    草地现出了四个草垫,这里无人打扰,宛如与世隔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