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 强者总是不得安宁-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四十六章 强者总是不得安宁

    “真是个不错的环境,自幻想乡建立之后,好像再也没有像这样子喝过酒了。”我们坐在了风见幽香制作的草垫之上,八云紫摇晃着杯中酒液,感叹,“虽然知dào

    幻想乡的运作很重yào

    ,但有时候也想像这样放松一下啊……”

    “我早说过你的活法太累。”风见幽香小酌了一杯,“有时候,你必须放手。”

    “但是没有一种活法是不累的,如果放开一切,那还活着有什么意思呢?”就像我以前说过的,我完全可以在幻想乡颐养天年,但是,我还是更喜欢刺激一点的生活,“紫的权力,我的刺激,永琳的静谧,还有幽香你的力量,我们都有自己的追求,这些是放不开的。”八云紫需yào

    的是权力,我喜欢的是刺激,永琳寻觅静谧,幽香追求力量,归根结底,我们都是俗人,“我们的大脑可以显示所有的选择,但是只有我们自己才能决定要放qi

    什么。”

    “就是这样,在漫长的生命之中,如果不找些追求,那就真的生无可恋了。”永琳举起了杯子,“我们不是无欲无求的神,但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会坐在这,走一杯吧。”

    &nbsp〖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敬我们自己。”四只杯子在半空轻碰了一下,夜晚就此拉开序幕。

    酒过三巡,我握杯的手突然一停,感觉在过去,我也有过这样类似的场景,类似的四方小桌,类似的静谧之所,以及类似的四个人……当时我不是秦钺炀,是索德布雷加……

    ‘啪。’我手中的酒杯落在了桌面上,发出一声轻响,也唤醒了我,但是,我脑子中所出现的东西,并没有随着我的清醒而消失。

    “你怎么了?”八云紫还以为我感觉到了什么或是受了什么袭击,但是警戒四周却一无所获。

    “我……想起了些东西,永琳,还记得我曾经像你询问过的混沌之光吗?”我脑中重现的东西是一段残片,看起来与混沌之光毫无关系,但我却能感觉到,这可能正是混沌之光的起源。

    “记得,那到底是什么?”在我上次询问之后,永琳表示对此一无所知,在那之后,永琳查阅了不少典籍,但却依然一无所获,“我在任何地方都找不到对混沌之光的记载。”

    “当然不会有记载,因为没人能从混沌之光下幸存。”我新得到的记忆残片中并没有混沌之光,但有些事情,我偏偏知dào

    ,我不知dào

    我为什么知dào

    ,但我就是知dào

    ,“紫,你还记得光之圣杯吧,你曾让我想办法摧毁它。”

    “啊……我知dào

    一些,我知dào

    它免疫任何你口中的异力,所以我也对它束手无策……你的意思是……它跟混沌之光?”八云紫确实知dào

    一些,但也不多。

    “是啊,光之圣杯,就是混沌之光座下神使,这是它自己说的。”光之圣杯当时是如此的傲慢,它不可能对几个它眼中的死人说谎,所以当时它自称的神使身份应该是真的。

    “混沌之光到底是什么?你为什么这么在意?”风见幽香不理解为何我如此紧张,在她看来我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

    “混沌之光,会吞噬和同化一切,是世界最古老的两种力量之一,光之圣杯既然出现在幻想乡,那就代表混沌之光有可能来到幻想乡,如果这件事成真,我们都会完蛋,你说我为什么会在意?”混沌之光,那是比神绮还要强dà

    的……存zài

    ,即使是神绮用尽全力,也未必就能抵挡混沌之光,更何况是我们,“你们只要知dào

    一件事,混沌之光是所有生命的敌人,如果遇到混沌之光……不是我们击败它,就是我们死光……”

    “你刚刚到底想起了什么?”八云紫倒了杯酒过来,被我一口喝干,“你看到了什么?”

    “又是该死的记忆片段,可能是被我们现在这样类似的场景唤醒的。”一杯酒下肚,我感觉好了一点,开始讲述我脑内突现的远古片段,“我不知dào

    那是什么时候,也是类似的环境,我跟另外三个人就像我们现在这样对坐饮酒,然后,我对面的那个人,跟我讲述了混沌之光的起源,但是……关于那人所讲述的起源……我只想起来一部分。”

    “我也有点兴趣了,那么强dà

    的东西……”风见幽香的好战因子被我的说法激活了,但是很遗憾,即使是我这么喜欢寻求刺激的人,对于混沌之光也只有敬而远之。

    “如果你口中的混沌之光有可能影响到我们现在的生活,那我就有必要知dào

    。”幻想乡也是八意永琳好不容易找到的静谧之地,她不会允许有东西把这里破坏,更何况……混沌之光还会吞噬一切连同她和辉夜在内。

    “没错,说说吧,即使只有片段也好。”八云紫又重新帮我的杯子倒满,“就像你说的,光之圣杯很可能引来混沌之光,而我们却对它一无所知,这太……太悲惨了。”

    “那是在过去,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久到你会以为那是另外一个世界……”那人对我讲述的,是比我的存zài

    ,甚至他的存zài

    都要更加古老的事情,“曾经有一个时代,那里,神界控zhi

    着人界,就那样过去了几万年的时光……但是,当人类发xiàn

    自己的命运居然天生就被神所规划,他们愤nu

    到了极点,也因此爆fā

    了反抗,为此,当时的人类大贤者塞利耶尔,用自己的关系网联合了冥界的冥王艾萨拉斯,还有魔界的魔王梅迪西斯,集合人界,冥界和魔界三界之力,向神界,向控zhi

    人类命运的命运三女神发起了挑zhàn

    ,史称‘弑神战争’。”

    “果然够古老,这些事情我一点印象都没有,这就代表……这些事情发生在我诞生之前。”八意永琳已经是极其古老的生物,但跟我故事中的人比起来,只是小巫见大巫而已,估计在那个时候,永琳还是单细胞动物呢,“而且……神界哪里是那么好对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