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忍耐日(憋尿有害,请勿模仿)-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五十八章 忍耐日(憋尿有害,请勿模仿)

    就在我们商议对策的时候,犯人一侧似乎也在进行着什么。

    “怎么办,紫,我的计划好像被发现了,还有……你暗中帮我的事好像也被那个奇怪的男人察觉到了。”说话的居然是一团雾气,要是放在外界绝对要吓死人,即使在幻想乡里,会说话的雾气也是珍稀物种,抓起来估计能卖出超高的价格,相信我,这钱好赚

    “我早就跟你说过,秦钺炀非常难以对付,某些程度上甚至超过了八意永琳和风见幽香,而且,可能是因为他自己提过的人造智商的原因,任何事情想瞒住他都非常困难,很多事情他只靠想象就能整理出个八九不离十,到目前为止,我只见过他暂时不想知道的事,还没有见过他想调查而查不出来的事,我们现在也是骑虎难下,只能赌一把,看看能进行到什么程度,别忘了,我帮你只是出于私人关系,从一开始我就不看好你的计划。”说话的另一方正是八云紫,就如同我猜测的,八云紫完全知道异变的犯人是谁,甚至自己也参与到了异变之中,“我唯一能向你保证的,就是时候秦钺炀绝对不会找你的麻烦,甚至可能在某些方面照顾你,但是我就惨了。”

    “知道吗,紫,我一直觉得你的存在本身就是谎言和欺骗,但*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是连你都这么说……我开始对他感兴趣了,秦钺炀……我真的很想知道他到底是多么可怕的一个人,才会让你都忌惮到这种程度。”雾气的语气与一般的阴谋者不同,显得直率而豪爽,感觉……就跟魔理沙或者妹红类似,但又有些不同。

    “我就这么跟你说吧,他曾经跟用出八成力量的风见幽香打过一场,最后两败俱伤,风见幽香你也知道,剩下的两成力量是不能用出来的,因为她自己也控制不了,所以通常计算风见幽香力量的时候就把这八成定义为全力,而在那种情况下他们居然势均力敌,虽然秦钺炀伤的更重一些,但是也顶多算是惜败,而就我所知道的,当时的秦钺炀也没用全力,而现在他已经变得更强了,你说我为什么如此忌惮他。”如果我此时站在这里一定会感到无所适从,我当时没用全力的这件事连作为我对手的风见幽香都不知道,八云紫是怎么知道的?“如果他使用全力,不计算境界之力,单在战斗力上我不是对手,八意永琳发挥到极致应该能勉强对抗,风见幽香……需要解封剩下的两成力量才有可能打倒他。”

    “你越是这么说,我就越是想跟他打一场了,我可不觉得我会输。”雾气的语气变得跃跃欲试,就仿佛看到了新奇玩具的小孩子一样。

    “你当然不会输,因为你不是他内心定义中的敌人,所以他不会出全力的,但是一旦……一旦你触及到了那条线……你可能会死。”八云紫说是‘可能’,语气却十分的坚定,仿佛自己曾经亲眼所见一般,当然我不知道的是,她真的亲眼见过,“神灵以下,触及那条线的人,很少能活着。”

    第二天清晨,也正是作战开始的第一天,天阴沉的可怕。

    “啊……呵,这天气……黑得跟特么锅底似的……”在一声炸雷之后被从睡梦中惊醒的我松开了怀里的铃仙型实体抱枕,然后又用了点巧劲拿掉了贴在我背后的文文勒着我脖子的手臂,“这种天气也不知道博丽神社会不会遭雷劈……”众所周知,博丽神社是建立在山上的,说实话这种高处的建筑物被雷劈也是很正常的,不过也可能是碍于灵梦身为博丽巫女的身份,据我所知道的,神社好像还没被雷劈过,“喂,都起来了,迎接新的一天了!爱丽丝!魔理沙!妖梦!靠……”

    “不用试图叫醒她们了,秦先生。”咲夜拎着一壶开水突然出现在我旁边,不用说,她又利用能力跑出去了,“有句话不知您听没听过,你能叫醒一个喝醉的人,但是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没有喝酒却在装醉的人。”

    “你的意思是……她们不会是想依靠维持长时间的睡眠来减少上厕所的欲望和次数吧?”对于睡眠质量好的人来说,睡着了当然就不想上厕所,但是相对的,当你睡醒的一瞬间,积压了一宿的排泄物想要脱离的欲望就会扩大几百倍,这无异于饮鸩止渴,“你已经去过厕所了?”

    “是。”咲夜放下了水壶,开始准备早餐,唉,要不是(对威严酱的)忠诚心过剩了点,本来真的是个完美的女仆(前提是不计算pad),“您如果想上厕所的话记得注意一点,厕所里没纸了,最后一点被我用掉了。”

    “对了……纸……”我突然想到了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我们来此的时候准备了食物,饮用水,甚至准备了如厕用的空瓶子,但是偏偏……没准备卫生纸,“希望灵梦这里还有纸用。”

    “放心……就算没有卫生纸,报纸也是可以用的……”灵梦迷迷糊糊的声音混合着吧唧嘴的动静一起传入了我耳朵里,“啊……想上厕所……”

    “喂,逗呢?你现在不能出去,不然你的记忆又会被重置。”即使是灵梦的实力,也无法抵抗犯人的能力,出去等于自寻死路。

    “谁说我要出去了?把脸转过去!”灵梦指着我的脸示意我转头,“这里是博丽神社,是我的地盘,老娘特么愿意在哪小便在哪特么小便!”我去?听着动静……灵梦打算在屋里尿?

    “嘿!停下!别******开玩笑,要是真让灵梦这么干了这屋里还能呆人呆三天?“自己地盘就随意小便,你是狗吗?”

    “你女朋友才是狗!”灵梦见我又把脸转回来了,思考了一下还是不打算冒让我看光的风险,不情不愿的把内*裤又提上去了。

    “……”虽然女朋友确实是狗(鸦天狗也是狗,这还特么没处说理去了……),但内心还是受到伤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