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发疯的囚徒-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五十九章 发疯的囚徒

    “完全不用担心这点,刚才我出去的时候顺手收集了很多昨天宴会剩下的空瓶子回来,就堆在门外。”咲夜这里指的门外是指我们所处的房间的屋门外,依然有结界保护的位置,“我拿了两个进来。”

    “哦,帮大忙了,你,把头转过去。”灵梦接过了瓶子,再次让我扭头,呵可笑,说得好像有什么可看的一样,就我这种随时可以跟文文玩捡栗子的人,我用得着吗?我有那功夫还不如找文文去做栗子蛋糕呢,而且话说回来,果然什么一元扫帚赶人十元笑脸相迎十万任意s什么都是骗人的,老子至今给灵梦砸了多少钱了?连特么点福利都不让看。

    “嘁。”我随手拉掉铃仙的领带绑在了眼睛上,“这下行了吧?”

    灵梦没说话,开始试图解决生理问题,宛如一个孤睾的记者一般,然而……巫女一般是当不了记者的,更何况是孤睾的记者,“咲夜?能帮个忙吗?瓶口太小,有点对不上。”

    “咲夜,听见没,叫你呢,让你过去帮忙把尿。”很明显咲夜是打算装作没听见的样子混过去,但是奈何我现在心中不爽,顺便就拿咲夜发泄了一〖三五?中文网

    m.35zww.

    n

    e

    t下,抱歉抱歉,明年清明的时候我会过去看你的,咲夜你安心的去吧。

    “……秦先生,你还是那么坏,顽皮。”咲夜没办法,我的声音传的整间屋子都在回荡,这下她根本没办法装作听不见了,“好吧,我来帮你对着,麻烦灵梦你千万别滋我一脸。”

    “哦,行,不一定啊。”灵梦的性格怎么可能好好做保证?然而咲夜有自己的办法,她的优势……就在于她自己也是女人,“喂!等等……啊……别……别拿瓶口乱碰……别……别往里捅啊……啊……”

    “没办法啊,强人所难啊,就算你这么说也没用啊。”咲夜连续反弹了三次攻击,“不把瓶口贴紧怎么能保证对的准确呢?万一没对准你滋我一脸我不是很亏本吗?忍忍吧忍忍吧……我说,赶紧尿啊,等什么呢?”咲夜也就这时候才这么精明,也得亏面对的是灵梦,要是换了威严酱……估计这会儿咲夜已经快成佛了,还会竖着大拇指留下一句‘命绝于此,无怨无悔。’什么的。

    “好吧……好吧!我保证不滋你一脸!行了吧!”灵梦本就处于青春期躁动之中,怎么可能受得了咲夜这种若有若无的挑逗,至于为什么我知道灵梦处于青春期躁动?你忘了上次她弄湿我裤子的事了?“您行行好赶紧吧,我快要憋不住了啊!”

    “行了,开闸放水吧。”成功通过阳♂物运动让灵梦签署了丧权辱国的男♂茎条约,咲夜总算是打算真正帮忙了。

    “啊……”一瞬间灵梦的表情仿佛上了天堂一般,全屏闪动着小星星,连画风都变了,直接从梦想夏乡变成幻想万华镜了,然而……生活总是这么富鱿凯……

    “灵梦,先停一下。”咲夜突然示意灵梦先把水闸关了。

    “为啥啊?”然而灵梦的水刚刚放了一半,正处于激情澎湃,生命怒放的时候,怎么可能同意,再说……这水闸是想关就能关上的吗?

    “开闸放水放得太多,瓶子不够大,容我再换一个。”咲夜心说幸好刚才拿进来两个瓶子,不然接都没的接。

    “……”然而就在灵梦痛快的享受人间极乐的时候,我正盘坐在一边眼观鼻鼻观心……哦,没有眼,蒙着呢,那就……反正就是坐着,为了对抗耳中传来的不可表述的水声,全力运转着一门特殊的口诀心法,专治***无处释放,“哲♂学三信……告诫之心……赞美之心……许容之心……睾♂射炮……基♂关枪……这个世界太**乱,吼吼吼吼全给党!啊……感受♂宁静……呼……”强烈刺激当前,我成功的依靠妖精的哲学三信洗涤并强化了自己的内心,从而撑过了这一场艰苦卓绝的战斗。

    一段时间过去了,然后,又一段时间过去了……

    “啊……好无聊……”我手里拿着一份已经看过不下二十遍的报纸,心里打算着实在不行就拿来撕着玩得了,“上次妹红说要结婚,结果到现在都没动静,该不会又要反悔吧……我随份子都准备好了。”妹红在春雪异变宴会的时候说过宴会结束就跟慧音回老家结婚,但是结果到了现在都没有动静,“来,文文,过来让我亲两口……”

    “不干。”文文连头也没回就拒绝了。

    “那就把铃仙放过来让我亲两口。”啊……好无聊啊……文文你这样抱着铃仙亲起来没完真的好吗?给你老公我留两口行不?

    “少废话,我们这是在交流感情呢,你也不希望以后你后院失火吧。”文文随便塞给我个理由,然后又转回头去亲铃仙了,至于铃仙……哦,这害羞的小兔子已经晕过去半天了。

    “啊……咲夜,过来让我亲两口怎么样?”我已经快无聊的不行了,这里既没电视,也没电脑,就连个收音机也没有,好歹让我听两段相声呢……

    “您说笑了。”咲夜看起来一点也没生气的样子,估计是威严酱平时的指令比我的更荒诞。

    “灵梦?”咲夜明显不愿意,那就只有换人。

    “你掏不起那钱。”灵梦不屑的白了我一眼,就跟窑姐看见个穷鬼嫖客一样。

    “胡说,你说多少钱我掏不起啊?”这我就不能忍了,幻想乡里谁特么敢说钱有我多?灵梦你特么刚把我钱花完就不认账了?“你说,你要多少?”

    “我要你那只左手,看起来好厉害的样子。”我去……灵梦这要价……我还真特么掏不起,不过就在这会儿我也想明白了一件事,就是这次计划中最大的漏洞,即使不愁吃喝,我们也很难在这间屋子里呆上三天,在这种状态下,我们就宛如囚徒,现在才只是第一天,我们已经变的有点不太正常,我现在只希望,在我们所有人彻底疯掉之前,先把异变解决掉,如果再拖到下一次……那这间屋子里有一半的人可能就真疯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