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牙签-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六十章 牙签

    “啊!算了!老子要出去待着!”实在无聊透顶的情况下,恐怕只有修炼才能让我的心平静下来了,然而我要进行的这项修炼,需要很大的空间,屋子里明显不可能,“练完了我会自己回屋里来,不用叫我。”

    “我才懒得叫你。”灵梦躺在榻榻米上翻了个身,“从外面把门带上。”

    屋外。

    “呼……”我站在院子中,闭上眼睛呼了一口气,感受着周围风的流向,“老了……”

    “又不是废了,sir。”西斯特姆,这时候也只有她能陪我说两句话了,“您的心态并未退化,只是暂时休眠了而已。”

    “希望如此。”放在过去,我是不会无聊这么简单的原因就导致心态变得急躁的,希望这真的像西斯特姆所说的那样是暂时的休眠,而不是其他的什么原因,“嗯,今天的风不错,很适合这种修炼。”虽然是夏天,但是博丽神社所处的位置依然有阵阵的凉风吹拂着,而周围的树木可以完美遮挡阳光,非常适合避暑,但是,我可不是来避暑的,虽然我确实很〖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怕热,“我看看放到哪去了……”我伸手在亚空间超级仓库里摸索着,很快找到了我想要的……一竹筒牙签,就是我以前自己削的那些,我抽出了一根,夹在了右手的食指与中指之间,再次闭上了眼睛。

    柔和的风从我的脸上和手上滑过,带动着周围的树叶哗啦哗啦的响,再加上一刻不停的蝉鸣,宛如自然的乐曲一般,而随着这乐曲飘落的,是无数的叶子,藉由意识的感应,虽然我闭着眼睛,但我却能感觉到每一片叶子的飞舞,飘摇,以及它们下一秒所要去的方向。

    “开始。”西斯特姆在我的脑海中默念了一句,就在下一秒,我的双眼睁开,与此同时指间的那根牙签也被我飞了出去,牙签不偏不倚的穿过一片落叶的正中,然后钉到了后面的树干上,这一下是热身,就像我以前跟冈崎梦美说过的狙击手的冷射一样,是在试靶,这一下正中,才有资格真正开始这项修炼。

    “呼……”再次吐出一口气,经过冷射之后,我的心才真正变得古井无波,就像以前那样,我再次抽取牙签,这一次是十根,一只手五根牙签,“要来真格的了……”我喃喃自语着,闭上了双眼,感受着周围的一切,在这种状态下,即使我不看,不听,不闻,我也能感觉到周围的一切,这也是我为什么我能活到现在,“来了……”十根牙签瞬间脱手,然后就是十声几乎同时发出的轻响,那是牙签刺入树干所发出的声音,跟刚才的冷射一样,十根牙签,十片叶子,以不同的角度钉在树干上,“可以来点好玩的了……”我抓住了装牙签的竹筒,直接扔上了半空,当竹筒在天空中倒过来的时候,所有的牙签在重力的作用下有先有后的开始下落,“只需听着我的声音!”闭上眼睛的同时我随手在半空中捞了一把,嗯,入手牙签十一根,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将它们按照规划好的角度飞出去,“让你的思维放松!”右手发射牙签的时候左手捕捞空中下落的牙签,再次发射,“任凭你的思绪蔓延漂流!”左手发射的时候右手重复捕捞,“让不好的记忆消散!”右手发射的时候就再用左手捕捞,“感受平静!”……“安宁!”当我将冰冷的森林念到最后一句,空中已经没有牙签,而地上也同样没有一根牙签,在我对面的几棵树干上,整整一盒牙签每一根都穿透了一片落叶然后钉在那里,“哼……还不错……”伸脚把地上的竹筒踢了起来,我打算上前回收下牙签,“怎么样,看出什么来了?”

    “如果是我,我做不到这么精准的感应和如此犀利的手法,最后那一下,即使我能阻止所有的牙签坠地,我也无法保证每一根牙签都能穿透一片落叶,更何况是落叶的正中心。”在屋子门口,妖梦抚摸着半灵俏生生的站在那里,早在我进行冷射的时候,她就已经在那了,之前也说过,灵梦的结界覆盖了屋子以及屋子以外的一小圈,所以妖梦所呆的位置是安全的,“说来惭愧,上次的切磋之后我曾经还鼠目寸光的以为已经看到了您的极限,没想到您的能力远远高于那个水平,那种对力量的操控……就跟完美的一样。”

    “没什么是完美的,如果你想,你也能做得到,只是时间问题而已。”这种事情看着挺唬人,但是说白了练得久了就不会觉得诧异,任何东西练得久了都是这样,假如说武术界有一个人,他练了四百年功夫,就算练得不是什么著名武功练的是胸口碎大石,你看看等他练完四百年整个武术界谁是他的对手?“不过在那之前,你得先削一盒牙签出来。”削牙签是基础中的基础,如果你的专注力和力量操控连一盒牙签都削不出来,那就更不要想着飞牙签打落叶什么的了。

    “可是……恕我失礼,我……并不是很喜欢用暗器。”妖梦这么说还算是给我留面子了,作为遵循武士道的传统武士,妖梦可以说几乎完全视暗器之道为下三滥之术,这也正是武士和忍者之前的一个区别,忍者就不会对暗器有任何的排斥,只要那暗器有用,忍者就会去用。

    “并不是让你用,而是……你觉得天下第一暗器高手会害怕别人对他使用暗器吗?”我也不喜欢用暗器伤人,那样太无趣了,但是,这不代表别人不喜欢用暗器伤我,不是有句话说的好嘛,我把你们一个个都当兄弟,而你们呢?却想上(伤)我!

    “我明白了,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妖梦很快理解我的意思,天下第一按期高手当然不怕别人的暗器,在他眼里那都是小儿科,并不是自己主动去用,而是太了解暗器,所以对暗器的攻击有本能的防备能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