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 传教……传道授业-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六十八章 传教……传道授业

    “诶?也就是说你们两个都是……”萃香‘啪啪’的拍着文文肩膀,就她那股子力气,把文文拍的脸色铁青,浑身打哆嗦,“小天狗你很有眼光嘛。”

    “哈哈哈……多谢夸奖……”文文努力做出笑的表情,扭曲的跟虚空一样。

    “哼,眼光好个屁!就那家伙我……”灵梦依然摆着一张臭脸,她倒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而是心里不爽所以故意跟萃香唱反调。

    “你什么啊?你想说什么啊?你敢说吗?”然而在场的人里面,很可惜除了灵梦全都是我的人,这不,我还没过去呢,魔理沙已经替我开口了,“说得好像你敢对秦小哥提什么意见一样。”

    “嘿,魔理沙你哪边的啊?”灵梦没想到自己十多年的朋友说叛变就叛变了。

    “这不是我站哪边的问题,关键是……就目前来看,秦小哥不管是办事效率还是善后工作做的都比你强,你这让我怎么向着你啊?”魔理沙不知从哪掏出一颗草莓扔进了嘴里,然后突然就捂住了肚子,“靠!忘了现在不能吃冰镇草莓了〖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厕所!厕所在哪!!”

    “我去!”被魔理沙这一叫唤,神社里顿时惨叫声不绝于耳,别忘了,在场的人里除了我,咲夜和萃香,剩下的人全都憋了三天,便意这种东西,你越是注意它,它就越憋不住,“魔理沙你干什么在这时候提这个!”灵梦直接撞开了魔理沙朝着厕所狂奔而去,“这是老娘的地盘!厕所也是老娘的厕所!哈哈哈哈哈哎呦不行了要出来……”

    不一会儿,神社只剩下了咲夜,萃香还有刚刚才过来的我三个人,就连文文和铃仙也不知跑到哪解决内急拉动内需去了。

    “哇,都跑光啦。”萃香把伊吹瓢往肩膀上一扛,“那我也先走了,明天再见。”

    “您慢走。”咲夜微微欠了下身,从战士专职回女仆之后,咲夜的行为方式会发生很大变化,而像咲夜这样能自由在两种身份间转换的女仆,也就是所谓的战斗女仆,是万中无一的存在,而且这次战斗,如果没有咲夜的能力,那将会是一场苦战,远没有现在这样轻松愉♂悦(当然灵梦是不可能觉得愉♂悦了),为此,我决定教她点东西。

    “明天见。”我也跟萃香告了个别,萃香瞬间就雾化消失了,也好,这样我就能安然的教东西了,“咲夜,有件事我要跟你探讨一下。”

    “您说。”虽然不知道我要说的是什么,但从我口中的探讨二字,咲夜就能猜到不是什么坏事。

    “让爱丽丝帮忙回收飞刀的想法是很好,但是你们毕竟不能一直组队作战,总有你单人行动的时候,那样你的破坏力就会大打折扣,这点你得承认吧。”我随手夹住了一片落叶,仔细的观察着叶片的脉络,形状,大小以及细节,“那么你有没有想过另一种可能,不是你去回收飞刀,也不是其他人替你去回收飞刀,而是……让飞刀自己回来?”

    “您在开玩笑吧,这怎么可能……”咲夜刚想说这飞刀又不是鹰,哪有说让飞出去就飞出去让飞回来就飞回来的,但是只说到一般就怔住了,全神贯注的盯着一片落叶,一片刚刚被我当做飞刀飞出去的落叶。

    那片刚刚还在我手中摆弄的落叶此时已经飞了出去,在一开始的时候,这片落叶就和飞刀没有区别,直直的飞出去,沿途切断了七八片落叶,然而,就在它穿过第八片落叶之后,突然开始顺时针旋转起来,原本向前的飞行居然改为了向后,直朝我飞了回来,直到最后被我用手指再次夹住。

    “你看,我并没在开玩笑。”我刚刚这一招并非只是单纯的回收飞刀,要知道在刚才叶片开始旋转并且往回飞的时候并不是没有杀伤力的,试想一下,有人自以为躲开了飞刀,结果却被从背后自己飞回来的飞刀打穿了,那将会是多有意思的一件事?

    “这……您怎么做到的?”咲夜当时就意识到了这一招的价值,尤其是对她来说,这一招简直是量身定做的。

    “拿把飞刀给我。”虽然这招用叶片我也能用的出来,但是咲夜就没法观察,自然也就没法学了。

    “好。”咲夜二话没说,拉起裙摆就从大腿的刀带上拿了把飞刀出来……嗯,这腿给我我能玩一百年,可惜我这辈子看来是没什么机会了。

    “看好了,这一招的要点,就是在发射飞刀的时候,用巧劲做一点小小的手脚,给飞刀施加一个回旋的力道,而这种力道的触发只会在击穿物体之后。”刚才我的叶片一次射穿了八片叶子是因为落叶本身太薄太软,不足以触发这股力道,否则要是随便一点力道就能触发,那这招在树林或者竹林这种满是落叶的地方岂不是废了?,“五根指头,每一根都要用上不同的力道,而且一定要精确,力道大了,飞刀出去的同时就会开始转,力道小了,就转不起来了。”我像刚才射落叶一样将飞刀掷了出去,这次飞刀在打穿了一棵树干之后,才开始回旋,被我轻轻接住,“这种手法还有一个缺点,就是你要使用的东西必须是你绝对熟悉的,因为哪怕是有一丝不同的东西,发射时所用的力道都不会一样,这也就是为什么刚才我盯着那片破叶子看了那么半天,不过这对你倒是没什么约束,我没记错的话你所有的飞刀都是同一型号的,对吧。”

    “没错。”咲夜的飞刀其实都是自己做的,因为平时扔飞刀也要严格把控飞刀的外形和重量,所以咲夜所有的飞刀误差都是在可接受范围内的,“我来试试吧。”

    “这么快已经搞清楚发力方式了?”咲夜的飞刀功夫完全不比我差,只是套路少了一点,我因为没有她那种特殊的能力,因此只能在手段上下苦工,不能说谁好谁差,只能说是环境不同,“给。”我把飞刀还了回去,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了,“让我看看效果。”